今天

鄧亮洪的人生起伏

16/04/09

作者/来源: 同路人 http://www.sameway.com.au

鄧亮洪,一位年逾古稀的老人,當他笑容可掬地走在博士山(Box Hill)街頭時,你絕對無法想像他就是曾經名噪一時的新加坡反對黨人士;他曾是反英時代的熱血青年、新加坡為數不多的中文大律師,更是曾與李光耀幾度交鋒的風雲人物。而今日,他又可以在墨爾本寧靜的氣氛中,安享晚年,閒暇之餘回憶一下他的跌宕人生。

鄧亮洪給人的第一印象是樂觀開朗,已經73歲的他仍然非常健談,而且言語睿智而風趣。鄧亮洪出過一本書,書名叫做《與李光耀較量》,事實上,說鄧亮洪就不能不提李光耀。1935年,鄧亮洪生於新加坡,那一年李光耀13歲,剛剛進入英語學校萊佛士書院初中部就讀。從鄧亮洪懂事開始,新加坡已經處在日本人的統治之下,他至今還記得,當時經過日軍崗哨,必須停下來鞠躬,否則後果嚴重,有一次他企圖悄悄溜過崗哨,結果被日本兵狠狠地一腳踹在屁股上,「這大概是我人生第一次因『政治問題』受到打擊吧。」鄧亮洪笑稱。

由於家境貧寒,兼且受到日本佔據的影響,鄧亮洪比一般的孩子晚了4年才上學,不過幸好他領悟力強,很快縮短了功課上的差距。學生時代留給鄧亮洪印象最深的是一輛自行車——「哈哈!別以為父母有錢買給我的,那是我自己找尋遭人丟棄的自行車,把能用的部件拆下來,自己再組裝而成的,騎著騎著就會壞,不過在同學面前已經很有面子了。」

曾與李光耀並肩爭取獨立

早在1945年,鄧亮洪10歲時,日軍向盟軍投降,太平洋戰爭結束,但是抗日時代的種種情形留在他心中的鬥爭火種,卻沒有因此而熄滅;中學時代的他,和許多當年的左翼青年一起,走上了反對英國殖民統治、追求新加坡獨立的道路,當時的李光耀,就和他們站在一起,並擔任學生們的辯護律師,也由此踏上政壇。

在華僑中學讀書的日子裏,鄧亮洪加入了「全新中學生聯合會」,也結識了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已經逝世的新加坡前總統王鼎昌,就曾和鄧亮洪一起參加過歌舞劇的義演。鄧亮洪說:「當時青年們的熱情是很難想像的,50年代為了一次集會,我和同學們要洗2000人的衣服,一點怨言也沒有,放在現在可能嗎?」

二戰後的新加坡,很快結束了英國的殖民統治,加入了馬來亞聯邦。1959年,36歲的李光耀出任當時的新加坡自治邦政府總理,並且在1965年新加坡正式獨立之後,繼續擔任總理。而直到1963年,鄧亮洪才進入新加坡大學學習法律。新加坡大學是一所以英語為教學語言的大學,但鄧亮洪卻是從中文授課的華僑中學畢業的,所以對他來說,學習英語和專業課一樣重要。在鄧亮洪的回憶裏,那沒有影印機的年代,去圖書館借書可以用「搶書」來形容,如果不幸沒有搶到,就只好等同學抄錄完了之後再做二次拷貝。不過,鄧亮洪始終認為,自己進入新加坡大學是李光耀「櫥窗計劃」的一部分,是為了讓沒有機會,或者沒有能力接受英語教育的華語人士,覺得自己沒有被政府拋棄。這是鄧亮洪和李光耀之間的一個重大分歧所在——李光耀在新加坡執政多年,全力貫徹英語教育,而鄧亮洪則堅持認為,新加坡四分之三人口是華人,應該給華語教育更高的地位,並且應該成為行政語言之一。

1968年,鄧亮洪正式成為一名執業律師,由於李光耀大力推行英語精英教育,新加坡能說流利華語的律師,便成了鳳毛麟角,鄧亮洪因為能說三種在新加坡常用的華語方言,而受到了華語人士的歡迎。由1968年至1997年的31年來,鄧亮洪作為一個成功的律師,事業蒸蒸日上;而李光耀則擔任新加坡總理直到 1990年,然後引退就位內閣資政,他帶領國家經濟起飛,事業更是如日中天。在這段時間裏,除了鄧亮洪曾撰文要求政府提高學校華語授課的比例外,兩人原本不會有正面「較量」的可能,但一次偶然的機會讓鄧亮洪走到政治舞臺的中央。

97年大選輸了給李光耀

1997年新加坡國會大選前夕,一宗牽扯到李光耀家族的商業案件,被新加坡媒體熱烈討論,新加坡國會還為此專門召開了調查聽證會。作為資深大律師,鄧亮洪對媒體表示了自己的專業意見:「商業案件應該交由司法部門調查,不應由國會討論。」不料這句話經媒體翻炒之後,卻引起了政府的強烈反彈,李光耀甚至要起訴鄧亮洪誹謗,這令鄧亮洪名聲鵲起,反對黨也因此找上門來,建議鄧亮洪「有話不妨到國會去說」,於是鄧亮洪決定代表反對黨參加1997年大選。該年12月,鄧亮洪與有「新加坡政治老人」之稱的惹耶勒南(Joshua Benjamin Jeyaretnam)等人組隊,代表新加坡工人黨參加靜山集選區的選舉。鄧亮洪的參選,頓時讓靜山集選區選舉成為當時輿論關注的焦點,李光耀親自出馬,向媒體表示「行動黨若輸掉靜山集選區,將是整個新加坡的大失敗!」總理吳作棟也宣稱「靜山是總理對鄧之戰」。

選舉結果,鄧亮洪和他的團隊雖然以45.2%的得票率輸了(在98000張選票中獲得44000張,低於事前外界估計的55000張),不過鄧亮洪堅持認為,自己應該得到超過6成的支持,選舉的公正性非常值得懷疑。選後,鄧亮洪更遭到李光耀等11名政府成員狀訴「誹謗」,連帶鄧太也被牽連進官司。官司最終毫無懸念地以李光耀勝訴終結,鄧氏夫婦被勒令破產,鄧亮洪只得來到澳洲尋求政治庇護,而鄧太由於不能適應澳洲的氣候而不能跟隨同來,至今仍生活在新加坡,和子女同住,生活也算是其樂融融,唯一的不便之處是身份成了新加坡特有的「窮人」,而且就算難得與子女一起前來澳洲探望鄧亮洪,還要先獲得新加坡政府的批准。來到澳洲之後的鄧亮洪,繼續受到媒體的關注,多家中英文媒體採訪報導了他,中文報紙《大洋報》還連續3個月刊登了他的長篇訪問錄,這些報導的內容大多已經收錄進了《與李光耀較量》一書。

堅持中華文化具「包容性」

今年已經73歲的鄧亮洪,剛剛取得澳洲國籍,居住在墨爾本華人眾多的博士山區一處旺中帶靜的公寓中。對於自己獲得澳洲的庇護,鄧亮洪幽默地覺得那是「禮尚往來」,因為當他還是個孩子的時候,曾經給在新加坡服苦役的澳軍戰俘提供食物,現在輪到澳洲人為他提供庇護了。遠離了政治舞臺的喧囂,鄧亮洪可以潛心於他對中華文化的研究,一直以來,鄧亮洪都以自己是傳承中華文化的使者而驕傲。當他還在新加坡的時候,已經多次前往中國大陸,拍攝了大型紀錄影片《大哉,孔子》,雖然影片的效果不能令鄧亮洪滿意,不過總算是為宣傳傳統中華文化出了一分力。

在文化層面上,鄧亮洪和李光耀的分歧便是「中華文化是否有包容性」,李光耀反對「大漢族沙文主義」(即把漢族看成中華民族的唯一代表,把漢族文化淩駕於其他文化之上,這也是李光耀批評鄧亮洪的主要觀點之一),一直全力宣導新加坡多元文化共生共融,並把這一成果視為西式教育的產物,而鄧亮洪則堅持認為「包容性」是中華文化固有的組成部分,正是因為中華文化具有強大的「包容性」,李光耀的西式教育和多元文化政策才能被新加坡人民接受。著名的臺灣作家、《醜陋的中國人》一書的作者柏楊曾經造訪新加坡,對新加坡的多元文化氛圍大加讚賞,並稱這是摒棄中國「醬缸文化」的成果,鄧亮洪對此非常氣憤,多次撰文提出反對意見,表示中國人喜愛的「西瓜」、「二胡」等都是對外來文化相容並蓄的產物,怎麼能說擯棄中國文化才能實現共融呢?鄧亮洪還談到,自己非常重視傳統家庭的觀念,把維持家庭的溫馨作為人生的重要目標。鄧亮洪的太太與他結婚之後,便一直呆在家裏照顧他和子女,這是鄧亮洪欣賞的方式,他覺得:「孩子的教育不能放任自流,父母雙方中的一個進行全職教育是非常應該的,這樣做孩子才會親近父母,信任父母,避免產生挫折感,這些是幼稚園無法代替的。」鄧亮洪反感「妖魔化」中國傳統家庭觀念的做法,他說:「我曾有一個心願,是同巴金先生坐下來探討一下,他在早年的著作《家、春、秋》當中把家比作『籠罩下的豬』,不知道他在百歲之年是不是還這麼認為,可惜沒有實現。」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人物_biogph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