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兼任黨主席是要實現胡馬會?

16/04/09

作者/来源: 富权 http://www.waou.com.mo

馬英九盡管曾經批評過陳水扁「總統」兼任黨主席是「黨政不分」,並曾在自己競選「總統」時信誓旦旦地聲稱當選後絕對不會兼任黨主席,但現在看來他要兼任黨主席之議,已是勢在必行。只要能穩住現任主席吳伯雄,及不會影響縣市長提名作業,還有不會干擾即將進行的第三次「陳江會談」,在六月間新一屆黨主席選舉程序開始時,形勢就將會明朗化。而且,只要他前往中央黨部領取參選黨主席的表格,包括吳伯雄在內,將無人跳出來與他競爭,亦即不會重演他四年前首次參選黨主席時,有王金平等重頭人物要與他一較高下的一幕。總之一句話,馬英九的中國國民黨第十八屆黨主席,是當定了。

就此,不少政治觀察家的評論切入點,已從馬英九是否會兼任黨主席,及他近來的一系列「推動政務暢順」言論、動作是意欲為何,轉移到馬英九兼任黨主席的利弊兩相權衡方面來。關心台灣內部政治態勢發展演變的,多將關注焦點集中在馬英九黨政一把抓,是否具有足夠的魄力及決斷力,及是否會成為民進黨的「獵物」之上。而關心兩岸關係和平發展前景的人,則從「國共平台」的角度出發,關注到馬英九兼任黨主席後,是否能如其前任連戰、吳伯雄那樣,頻密地前往大陸進行「和平之旅」,並與中共總書記胡錦濤會晤。--畢竟,他的主要職務是「中華民國總統」,而這個身份是與中共的「一個中國」定位有抵觸的。因而他的登陸,就不如只是頂著一個「中國國民黨主席」頭銜的連戰、吳伯雄那麼單純。既然有此政治障礙,馬英九若堅持要兼任黨主席,就極有可能會使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關鍵動力——國共兩黨最高領導人的會晤,出現「斷層」。

正因為如此,馬英九在兼任黨主席後能否訪問大陸並與胡錦濤會晤的問題,也就成了台灣記者昨早在國台辦新聞發佈會上提問的問題。這可是一個政策性極強的問題,並非國台辦發言人李維一可以即時回答,或是有關權責部門尚未授權李維一回答。因此,李維一只能是以「這是一個假設性的問題」來應對之。

但也正因為如此,有人卻以逆反思維來思考馬英九堅持要兼任黨主席的主要用意,是否他要以中國國民黨主席的名義,登陸作「和平之旅」並與胡錦濤會晤,不讓連戰、吳伯雄專美?當然,也是要為自己建立歷史地位著想。倘確如此,其具體做法是,他在登陸時,刻意隱去「中華民國總統」的身份,必要時連「台灣領導人」也不提,而專以中國國民黨主席的身份登陸並與中共總書記胡錦濤會晤,繼「胡連會」、「胡吳會」之後,再譜「胡馬會」之歌。

實際上,在兩岸關係發展史上,「胡連會」、「胡吳會」佔有極為重要的一頁。不但是為民族振興和台海和平,而且也是為個人功業,都寫下濃重一筆。詭譎的是,連戰當年「登陸」之時,民進黨曾糾集一群政治流氓到機場以「武鬥」攔截;吳伯雄「登陸」時也曾被幾個「獨派」小醜用「文鬥」方式叫罵了幾句。但在這些政治流氓跳完罵過之後,民進黨人終也無可奈何,任由連戰、吳伯雄的「和平之旅」繼續絡繹於途。畢竟,緩和及發展兩岸關係是大多數台灣民眾的心愿,馬英九所獲七百多萬張選票就是為其積極進取的兩岸關係政策「背書」,而海峽兩會協商的成果也讓台灣民眾嘗到了發展兩岸關係的甜頭,更使兩岸關係和平發展前景大勢所趨,勢不可擋。就此「規律」,馬英九要「登陸」,盡管在開始時也必然要冒一定的政治風險,但最終都必春風化雨,雨過天青。而所獲的個人榮譽,卻是至高無上。兩相平衡,風險成本就相對較低,政治效益卻可擴張至最大,這盤「政治投資」做得過。

據年前台灣政壇上傳揣,以馬英九對國家統一大業的抱負,他一定會訪問大陸。但將不會在其首任「總統」期間,因為他擔心會刺激淺綠選民,從而影響自已的連任。在當選選並就任第二任「總統」後,他已再無爭取連任的負擔,就應是「豁出去」的時侯了。然而,此時已是二零一二年五月,而胡錦濤的中共總書記任期,是到二零一二年十月的中共「十八大」閉幕之時,留給「胡馬會」的時間機會就將是極為短促。除非是中央突破只能連任一次的「慣例」,或是修改「黨章」,恢復「八大」的「主席--總書記」體制,胡錦濤趁勢轉任黨主席。面對這種「稍縱即逝」的時機背景,如果抓不住或雖然有抓但卻被突發意外干擾,馬英九就將失去「胡馬會」的難得機遇。因此,有意「提前」進行「胡馬會」,以中國國民黨主席的身份訪問大陸 並與中共總書記胡錦濤會晤。而兼任黨主席,推動政務暢順當然是極為正當的表面理由,但何嘗又不是要為自己「登陸」創造條件?

其實,別看馬英九的「統獨」表現有所曖昧,以至被「急統」人士批評為「馬式台獨」,但其「一個中國」理念還是挺強的,極力主張終極統一--盡管他並不贊成統一的方式是「一國兩制」。因此,早在前年馬英九投入「總統」選舉時,台灣政壇上就傳出,馬英九無論是否當選,都有意以中華奧委會榮譽會長,或「中華台北代表團」名譽團長的名義,出席北京奧運的開幕式,並伺機與北京領導人接觸、會晤。而中華奧委會的前任及現任負責人,都與馬英九有一定交情,作出聘請他出任榮譽會長的決定,易如反掌,相信也樂於促成馬英九以此方式「登陸」。當時甚至還有傳說,馬英九已委託友人就此進行研究評估。但後來可能是馬英九當選並就「總統」後政務運作並不暢順,而且兩岸間亦曾為台灣體育代表團以何名義參賽發生了誤會,再加上有關的評估也認為他此時「登陸」是弊大於利,於是曾風傳長盛的馬英九將以「榮譽會長」或「名譽團長」名義出席北京奧運開幕禮之議,也就不了了之。

既之,我們就不能輕忽馬英九要兼任黨主席背後或有的他要以此名義訪問大陸並與胡錦濤會晤的隱潛動機。

---

分类题材: 地缘政治_g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