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香港金融競爭力衰敗

14/04/09

 
作者/来源: 東方日報 http://news.sina.com.hk

國家領導人評論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說了重話、真話、虛話。重話,是引用中國「不進則退」的俗語,警誡港府的懈惰;真話,是挑明金融中心地位,不靠政府確定靠市場競爭;虛話,就是幾年前曾說過的,香港優勢的老調。解讀這番話,三方面不可或缺,則可以讀出香港面臨危局的現實及警誡的深刻含義。

這番說話,語境是針對上海建立國際金融中心,對香港產生的影響提出的。毫無疑問,一番警誡與其說是問題的答案,不如說是結論引出的問題,正正因為香港不進而退,因為競爭力衰落,因為老本不斷虧空,一句話,香港因為不爭氣難以倚重,造成上海加快建立國際金融中心的必要性。香港不可替代,根本是過時的空話,只有愚不可及的官僚會信。

不進則退,是香港回歸以來揮不去的危機。香港一直就是處於「不進」之中,創新成果欠奉,老本愈剩愈少,航運中心、旅遊中心這類「舊電池」,在不進中陷於衰敗,要靠國家出招力挺、扶持,才可以維持苟延殘喘。港府避輕就重地妄說,靠金融中心一瓣養活香港,暴露對現實無奈的承認。「不進則退」其實已不是警告,而更是經濟現實寫照。

金融中心地位不靠政府確定,這是經濟發展史證明了的真理。官員再庸劣也不會無知到不明其奧,由領導人點題說出,真諦在於指明港滬相爭的前景,意味着國家已無意以政策偏幫,來扶持香港保住對上海的優勢。事實上,香港不只面對同上海競爭,也面對國際競爭,同新加坡的競爭就落於下風地位。中央扶持香港恐到了極限,對香港「怒其不爭」,不想再縱容依賴的態度已顯現。

在上述背景下,香港的所謂區位優勢、金融歷史、廣泛渠道、完備法制、眾多人才等等「老本」,不進則退的速度,相比力謀崛起、進步神速的新興經濟體,香港正正是逆勢而行,距離正被追近。上海乘金融危機四出網羅人才,在改善市場的關鍵上押下重注,趕超香港的意態十分明顯。何況這些被稱為「軟實力」的優勢,並不足以抵銷「硬實力」的低落。

現代金融中心擁有的龐大經濟規模、強大的生產力、滲透國際的貨幣。這些都成為國際金融中心的主要條件,看看倫敦、紐約、東京,哪個不是在上述特徵基礎上發展起來的。比照香港,不要說同上面三大金融中心比,即在當年亞洲四小龍範疇比較,香港不進則退相當明顯,日漸落於四小龍尾巴,拖累香港金融地位的鞏固。

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前景,同上海也將難以比較。從上海面對的腹地、依傍的經濟規模來看,是壓倒香港的;從生產力的提升,由產業部類同市場聯繫擁有的潛力,也壓倒香港;從貨幣的國際地位,人民幣國際化成為上海提升地位的動力,這是港元作本幣不能企及的。從簡單的比較可見,上海潛力很大,而香港邊緣化危機不斷加深。條件逆反背馳,資金和人才離棄邊緣化市場,向具潛力市場流動,港滬將會因而此消彼長恐無異數。

港府十餘年治港失敗,使金融中心地位陷於日益空洞化、邊緣化之中。香港無法找到新的經濟增長點,單靠地產業支撐,金融業已劣質化,不是業務惡性競爭,就是有賴近乎賭博的高風險衍生產品,金融市場風險升高、波動增大,香港同成熟市場危機同源同病,卻無成熟市場的吸資潛力。人民幣加快國際化,上海加速「搶位」,留給香港逃出生天的時空大大收窄,人民幣結算業務能否有助香港提升,還要看政府能否有效作為。

---

分类题材: 地缘政治_g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