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中國海外并購勢頭助燃威脅論

10/04/09

作者/来源: 王榮 中文BBC http://news.bbc.co.uk

他認為商界對中國比較瞭解,因為跨國公司在中國幾乎都有合資企業,而且都是跟中國的國企合資。相對而言,中國公司在海外投資,持股比例現在還很小。

孫來祥教授認為,對中國企業的海外並購、投資的牴觸,嚴格說來原因也不完全在行業。很多人的擔心不見得說是國家安全,更多是本國能源供應安全。

但中國有一個深層次的“缺陷“,他說,就是日本屬於民主政體國家,意識形態不是障礙,而中國在西方眼裡政治不民主,中國國有企業的海外投資幾乎等於“共產黨要來控制我們的資產“。

日本富士通綜合研究所首席研究員柯隆認為,中國是不是民主政體,是否共產黨一黨執政,跟中國企業海外投資遭抵制沒有本質聯繫。

他說,從世界整體來看,每個國家都要分一杯羹,而中國這麼大的國家崛起如此迅速,必然令其他國家緊張,即使中國是民主政體也一樣無法避免國家利益衝突,而現在的意識形態和政治體制不過給西方的憂慮、戒備和反對提供了更多理由。

每個國家在涉及戰略性行業的問題上都要保護國家利益,保護的對面就是“威脅“。

他說,日本當年在美國的大規模採購,沒有涉足能源領域,主要在房地產和媒體行業,跟中國現在不同。但引起的反應有相似之處,比如政界反對派在議會發難,媒體跟進,民眾愛國情緒高漲,事情變得很情緒化。

雖然對中國企業海外投資的反感中,這些企業的國有性質在輿論上是個重要原因,但學者認為根源還在於政治體制。比如新加坡的國家控股的企業就很少遭到姓“國“還是姓“民“的責問﹔日本三菱公司也沒有因為跟政府的各種聯繫在海外經營活動中受阻。

財大氣粗還需“大智慧“、“大視野”

孫來祥教授認為,西方知識界和政界擔心的是中國國企受共產黨政府控制,而這種控制通過入股西方重要企業延伸到西方。

對中國企業來說,可以作而目前很欠缺的是讓外界瞭解自己,提高透明度。對中國政府來說,需要通過推進政治民主和改善人權狀況來改善自己的國際形像,從而減輕中國企業海外投資受到的牴觸。

日本的柯隆認為,國家利益始終存在。各國對能源的稀缺性有充分認識的今天,如何在矛盾中取得平衡,需要“智慧“,還需要具體的行動。

他說,國企還是民企並非關鍵,關鍵在於進入國際體制的中國企業是否遵循共同的遊戲規則參加博弈。

加入WTO、OECD等國際組織,遵守共同的遊戲規則(包括潛規則),提高透明度,這樣自然能減少別人對你的猜疑和戒備。

他認為,從機制上說,中國還有很多補缺工作。

比如,針對發達國家認為中國一黨專政的體制意味著政策制定過程不透明,所以中國國有企業的海外投資活動很可能是一種威脅的觀點,中國政府可以通過“確保(收購所需)資金來源的透明度,履行說明義務“等方法來應對西方的反對聲和憂慮,證明自己的“清白“。中鋁也可以通過說明入股力拓後打算如何策劃其經營活動來盡可能打消外界的疑慮。

透明度還體現在企業的經營管理,組織人事,行為準則,董事會的構成等等。

另外,現在政治改革既有必要也有可能,為什麼不?

在倫敦20國集團峰會前後,作為媒體聚焦點之一的中國是涉及世界今日和未來的話題中的一個主角。圍繞中國在國際上的地位、話語權、義務和責任等問題,積極熱情的官方態度之外,也有輿論反映西方政界和民間對中國的擔憂和戒備。

比如:中國企業在澳大利亞投資入股該國採礦業受阻及民意牴觸﹔英國情報部門宣稱中國華為技術有限公司通過向英國最大的電信集團BT提供設備而具備“癱瘓英國“的能力﹔還有,四年前中海油在美國收購優尼克石油公司因美國方面以國家利益恐受威脅極力反對而告失敗。

有學者認為,這是多年來時強時弱的“中國威脅論“的最新體現﹔對中國來說,企業國際化的成敗不光需要一流的溝通技巧、理順政企關係,還需要調整心態和視角。

增加透明度、避免情緒化言行、遵守國際遊戲規則和潛規則,或有助於化解西方對中國企業海外並購的牴觸。

“中國威脅論“恐再起?

日本富士通綜合研究所首席研究員柯隆日前在日本《東洋經濟》周刊上發表文章指出,中國企業在海外資源領域並購日趨活躍,可能會重新引發“中國威脅論“。

澳大利亞最新的一項民意調查顯示,超過半數的人認為應該抵制中國收購澳大利亞的礦業資產。

中國企業入股澳大利亞礦業公司,主要反對聲音來自該國的反對黨和部分民眾。中鋁斥巨資增持力拓公司股份的交易,以及隨後中國五礦集團收購Oz礦業交易,審批環節受阻,也成為選民指斥政府的原因之一。

除了針對礦業領域的收購交易,反對黨還指責總理陸克文跟中共高層關係過於密切,親華親到在這次20國集團峰會上大力推銷的不是本國利益而是中國利益。

BBC中文部駐澳大利亞特約記者王佳報道說,執政黨反擊稱反對黨的目的在於挑起人們對“黃禍“的恐懼,媒體則起了推波助瀾作用。

愚人消息引發情緒宣洩

四月一日愚人節,傳統上西方媒體會參與“惡作劇“,發愚人節消息搞笑。但據報今年澳大利亞維多利亞的《先驅太陽報》網站上一則愚人節消息引發網民的強烈反應,被認為是澳洲民眾真實情緒的宣洩。

這則“消息“說,中國最大的公司之一,“湄公產業“(Mekong Industries)買下了墨爾本板球場的命名權,並提交了金額達數萬元的重建計劃,還要把球場名稱改為“湄公板球場“。

數百條讀者留言中,有許多人表示知道這是愚人節玩笑,但更多人借此機會一吐為快,指政府“敗家子“,賣家底,出賣國家和民族利益,也有人指“亞洲人“在侵食世界而“我們“袖手旁觀或視而不見。

不過,據王佳觀察,澳大利亞國內媒體對“中國威脅“話題的熱衷程度似乎開始降溫。比如,最新的民調結果電視未做報道,當地的媒體在其網站上有的未發消息,有的則放在商業新聞欄目內,反而是海外媒體給了更大篇幅的報道。

此前,中國駐澳大利亞大使張均賽在該國全國性的報紙《澳大利亞人》上發表文章,強調說中國在澳大利亞是投資,不是尋求控制。

“事關國家安全”

西方一個較普遍的看法是,中國政府通過自己控制的企業通過海外並購,擴大自己的影響和勢力,從而威脅到有關國家的國家利益和安全。

這方面,更直接的譴責來自英國情報部門,指中國通訊技術公司華為技術有限公司為英國電信(BT)提供網絡設備,因此中國可以通過切斷英國的通訊、水電供應和食品供應等公用事業使英國陷入癱瘓。

《星期日泰晤士報》網站上,十幾名讀者的反饋大部分是對英國國家安全受到中國威脅表示憤怒﹔比較中立的也只是說英國政府無能,根本不需要中國人,自己就能讓英國癱瘓了。

只有一位自稱在中國蘇州,署名Bill的讀者人明確表示這種“威脅論“荒誕不經,猶如過去說伊拉克薩達姆政府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

華為稍後在中文媒體上批評英國媒體的報道“不負責任“。

中國國有企業在海外收購、投資日趨活躍﹔此時恰逢全球金融危機,資產價格低迷,發達國家經濟深陷困境,又給中國實現能源戰略和總體發展戰略提供了良機。

從另一個角度看,西方面對的是一個前所未有的現象:一個不久前還很落後的共產黨一黨專政的國家,經濟迅速崛起,其國家控制的企業現在開始在國外積極收購、參股、投資,而且涉及能源、電信等戰略性行業。

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倫敦大學亞非學院國際金融與管理系教授孫來祥說,恐懼、疑慮、牴觸,這些是西方社會心理受衝擊後的自然反應,六、七十年代日本在美國大量購買資產時也引發過類似情緒。

---

分类题材: 全球政经_gpoleco,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