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立法打击假新闻恐成言论审查

16/12/19

作者/来源:莫乃光 立场新闻 https://www.thestandnews.com

推动立法规管假新闻的目的十分明显,就是箝制香港人的网上表达自由,朝着老大哥般的控制和审查。这种对言论自由的直接威胁,我们必须警惕。

近几个月反修例运动期间,网上充斥大量谣言,不时有似是而非的假消息、假新闻的内容在社交网络病毒式散播,令市民难以辨别真伪。两大社交网站 Twitter 及 Facebook 今年 8 月宣布,已移除及暂停逾 20 万个账户,指相信有关账户获中国政府支持散播歪曲、捏造和抹黑香港反修例示威活动的假资讯。

与此同时,政府和建制派却恶人先告状,炒作假新闻议题为藉口,为输入大陆言论审查的恶法铺路。

创新及科技局昨日答覆许智峯议员的立法会质询时透露,警方今年截至 11 月 30 日,共向社交平台要求 621 次移除帖子,比 2018 年的 32 次急增18倍,次数为 10 个部门之首,另要求网站移除内容 34 次。当局表示,在过去数月网上或社交媒体流传「大量针对警队的假新闻和没有确实证据的指控」,指「製造社会恐慌」及破坏警民关係。

《基本法》第 27 条保障香港居民享有言论、新闻、出版的自由,《香港人权法桉》第 16 条亦保障市民有意见和发表的自由。警方毋须经过任何机制便可以决定什麽是「没有确实证据的指控」,警方进行「网上巡逻」不应变成清除批评警队的言论,侵犯市民对警队表达不满的自由。

网上言论须得政府许可

政府作出「製造社会恐慌」这类指控,犹如说网上出现的言论须得政府许可。无独有偶,特首、警务处处长、建制派喉舌最近开始不约而同地炒作「假新闻」问题,政府新闻处更在 11 月底开始铺天盖地播放主题为「消息睇真啲」的宣传片,着市民不要把不实消息传播,更以「后果可大可小」作结,带有半点恐吓意味。

更加令人关注的是,在社会未经过充分讨论之际,立法会内已有建制派议员引用德国和法国等西方民主国家立法规管社交媒体言论为依据,急不及待要求政府立法打击在网上发布所谓「虚假及危害公共安全」的讯息,要对网络言论採以严刑峻法。

笔者 11 月底访问德国和出席互联网管治论坛期间,曾与德国国会议员讨论这个议题,他们指出立法针对的是部分本来已经是触犯法例的言论,不在于主观禁止任何言论;而言论自由亦是受德国基本法保障的权利,而为了保障这项自由,匿名都是受保护的权利。

必须留意欧洲国家对人民基本表达自由的重视程度、订立规管假新闻法例的背景都和香港不同。若漠视外地不同法制和社会文化,便倡议全套照搬一些打击网络自由的严苛法例,无异于断送香港作为言论自由桥头堡和互联网枢纽的未来,亦必定影响国际传媒和社交平台。

真假由当权者判断

法国本身就有反假新闻的相关法律,当地的《新闻自由法》历史悠久,并早有防止仇恨言论和假新闻的条文,禁止种族诽谤与煽动种族仇恨的言论。此外,法国和德国在立法过程中均引发大量争议,特别是立法可能引致自我审查的风险,对新闻言论自由与人权保障的潜在威胁不容忽视。

新加坡今年立法打击假新闻,授予官员权力去判断、封锁和移除网上假消息。新加坡《反网上假消息及操弄保护法》在 10 月生效,发布所谓「违反公共利益」假新闻会被监禁最高 5 年及罚款最多约 284 万港元,而透过假账户或自动程式发布假新闻,更可罚款超过 500 万港元和最高监禁 10 年,罚则十分严苛。

新加坡政府 11 月首次引用法例指反对党「新加坡前进党」成员鲍耶(Brad Bowyer)在脸书发放「虚假和误导性」的陈述,指控政府影响国有投资机构澹马锡控股公司及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的决策,鲍耶最后须应政府要求贴出更正讯息。赋予政府过多权力的后果是让当权者决定什麽是真假,令人容易误堕法网。

由政府判断言论,肯定会严重阻碍传媒和公民监督政府。从种种迹象显示,香港政府和警方近来已经对「谣言」开始作出攻击甚至要求取缔,犹如照搬中国打击不同政见的方式。要求社交媒体取缔政权声称的「错误批评」,已是权力不受制约的警号。推动立法规管假新闻的目的十分明显,就是箝制香港人的网上表达自由,朝着老大哥般的控制和审查。这种对言论自由的直接威胁,我们必须警惕。

原刊于 12 月 13 日《信报》
作者 Facebook 莫乃光立法会议员(资讯科技界),专业议政成员,香港互联网协会创会会长,公共专业联盟副主席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亚洲政经_gpasia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