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天下独家李光耀专访回顾

15/12/19

作者/来源:殷允芃 (2015-03-23)天下杂志
https://www.cw.com.tw

天下独家专访回顾 李光耀:我最骄傲的,是维持一个廉洁的体制

天下杂志曾3次独家专访李光耀先生,他畅谈对领导人的看法,对新加坡的提醒,对台湾的建议,对青年人的期许。

李光耀先生生前曾前后三次接受天下杂志的独家专访,专访的地点都在同一个明亮而又简洁的现代化办公室。

在他最常坐的沙发椅旁,引人注目的是一尊朱铭的木刻孔子像。而他书桌背后的矮柜上总是摆满了书。

他畅谈对领导人的看法,对新加坡的提醒,对台湾的建议,对青年人的期许,也罕见的提出了对自己的分析。以下是专访部份摘要:

问:你认为在未来20年,领导人最重要的素质是什麽?他们应具备什麽最重要的特质?

领导人的特质不会变

答:领导人的特质并不会因时代的改变而变。一个好的领导人应该能提出一个可启发鼓舞人民的目标,他激励他们朝共同的目标、共同的远景迈进。这是不会因时空不同而改变的。

现在这个时代比较特别的是,世界从未像今天这样密切的相互关联、互为依存。我们清晰地感觉到彼此的存在,我们其实像是邻居。透过电视的实况转播,你可以在瞬秒间就立即看到戈巴契夫主席和雷根总统、布希副总统会面的情况。你听得到他们的声音。你也可以天天看到像亚美尼亚的地震或汉城街头暴动的镜头。

现在的时代有一种立即的急迫感,今天的领导人需要有更快的反应,与当年仍靠帆船来往于各国政府间的领导人反应速度当然不同。换言之,你的反应必须敏捷快速而有弹性。但领导的本质,并没有随时间而变。

问:50年后,你希望大家记得你是位什麽样的领导人?

答:我没想过这个问题。我有任务在身,我要好好地去做,去保障人民的生存、福利,如果可能甚至富裕。如果我能做到这些,我就很满足了。

如果我的人民知道我已经尽我最大的能力去做了,那就够了。

(以上摘自1989年《天下杂志》92期专访〈李光耀就是新加坡〉)

问:资源贫乏的东亚国家该如何保持未来的竞争力?以新加坡为例,国家应该设定什麽目标与策略、有什麽共同的愿景来面对未来的挑战?

答:要持续成长与繁荣,首先必须要有开放的世界经济,就像我们过去一样。换句话说,就是要有自由的贸易,能够引进原料、进入市场。

国家小,不能全面竞争

建立这样的环境后,就要寻找自己的特长、最适合自己发展的地方。我们必须找出一条路,将现在所有的发展推到极限。因此,我们的方法就是寻找适合自己发展的特长。

因为我们国家小,所以不可能全面性的竞争。就像参加奥运会一样,如果你没有足够的人才,又要参加每一项竞赛,当然会输。要选择自己有能力、有潜力的领域竞争。譬如我们相信新加坡有能力成为区域性的服务中心。因为我们居于有利的地理位置,也有完善的基础建设。

新加坡共同的愿景就是使得我们的人民,虽然数目少,但却受过良好的教育,可塑性高,可以接受再训练,能够从一个行业转到另一个行业,所以可以发展任何适合我们的行业。

一个理想的社会是每个人都能吃得饱、有房子住、有医疗照顾,以及能让孩子接受良好的教育、有美好的未来。必须有强有力而廉洁的政府才能建立这样的社会。强有力的政府要公平、诚实、不分人民的种族和性别,都有均等的机会。所以,每个人都可以做出自己最大的贡献,获得最大的回馈。

不管新加坡多麽繁荣进步,如果我走在新加坡的路上,看到几百个人在街上乞讨、拉小提琴或假装拉小提琴来要钱,我会很不快乐。这表示我们社会出了某些问题,这些人没有得到适当的机会。在有秩序的情况下,必须儘量给大家个人自由,但个人自由的极限是不能侵犯他人的自由。

要有高的道德标准,才有好社会

要达到这样的目标,需要有道德水准高尚的统治者、参与治理的人,以及道德水准高尚的人民。这样,人民可以遵循法律所规范的适当行为,什麽是对的,什麽是错的,必须分清楚。

如果有高的道德标准,就会有好的社会,做个好公民是值得的。

(以上摘自《天下杂志》1995年专访〈亚洲如何突破领导危机〉)

问︰全球化的浪潮席捲全球,对像台湾或新加坡这样小型经济体有什麽冲击?小型经济体该如何因应?

答:关键不在规模大小,而在于所处的位置,与是否可以快速调整反应。

面对全球化的真正的关键在于所处的是有利的位置,还是不利的位置。新加坡就是处于不利的位置。我必须让新加坡人学会的第一件事就是,如果新加坡不改变,就将遭受残酷的冲击。

新加坡非常小,而且是完全开放的经济体。新加坡的贸易总额是GDP的三倍半,表示新加坡经济靠的是全球市场,而不是国内需求。换句话说,世界决定了我们的命运,我们毫无选择馀地,我们必须改变。

台湾不像新加坡那样高度依赖全球市场。台湾的贸易总额与GDP相当,对世界冲击的抵抗力好一点。但台湾也必须改变。如果台湾不改变,不面对中国竞争的现实,台湾将会输掉这场竞争。

台湾跟新加坡一样 命运不由一己决定

在未来的五年、十年或是五十年,不论台湾是「台湾」,还是「中华民国」,并无法由台湾一己决定,而是取决于中国的情况与美国的情况。

新加坡是有自己的国防武力没错,但是新加坡是否可以和平的生存在东南亚,不是由新加坡自己决定,而是取决于国际权力的平衡,让国际规则能发挥作用。新加坡的生存取决于联合国安理会、美国、日本及其他强权。而现在,又多了中国有兴趣参与东南亚地区。

新加坡的命运将由国际局势来决定,台湾的生存也一样决定于国际局势。台湾应该专心致力让台湾人的生活变得更好。

我们要如何调整呢?每一个国家都要决定,下一步要往哪裡走。在机会与失败之间,我们必须尝试、创造更多的机会,否则只有失败一途,没有第三条路。

要有优秀的人挺身从政

问:但是如果政府效能不彰,人民该如何改变?

答:那就必须投票选出新政府来改变政府政策。

这就谈到选择。选择有个关键,选择并不是由政客来决定,而是取决于那些愿意挺身参与的人。假如没有优秀的人参与,不论投票是选A、B或C,都会面临同样的麻烦。台湾必须要有优秀的新选择。

问:在这个快速变迁的世界,优秀的领导人必须要具备什麽样的特质?

答:不管世界变化快还是慢,领导人就是领导人。领导人必须有坚定的信念,对于什麽有益社会有基本的观念,了解政府是如何运作。而且,领导人要善于沟通,要能够说服人民跟随他。领导人也许有不错的想法,但如果他无法以有说服力的方式清楚表达,再好的想法也无法执行,领导就不会成功。领导人必须要带着大家一起走。

领导人是由社会内孕育而生的,每个社会都有属于自己的领导人。不可能把布莱尔搬到美国当总统,也不可能把布希放到英国担任首相。

领导人必须体现那个社会中的人的想法、情感与渴望。不过社会中一定有很多人有不同的意见、对于现况有不同的看法。这时,领导人就必须要站出来,大声说,「你们看!这条才是更好的路。」

问:你走访亚洲,根据你的观察,你认为什麽才是适当的两岸关係?

答:维持海峡两岸的和平与稳定,不要有冲突。没有人要加速统一,中国已经明确地表达没有统一时间表。

如果我是台湾人,我会去中国投资,但不会只在中国。日本与韩国在中国有很大的投资,但他们同时也投资东协国家、澳洲、纽西兰、欧洲与美国。台湾也可以这样做,才符合台湾的利益。
台湾不能被动。假如台湾被动,就会输。台湾必须接受中国崛起的事实。

中国是青出于蓝。中国人聪明、也学得快。但话说回来,我们也不笨,因为我们认识到他们聪明、学得快。如果我们不知道这个事实,那我们就是笨。知己知彼,才能进步。

年轻人要不断学习新东西

问:你对新加坡与台湾的年轻人有什麽建议?

答:我给两地年轻人的建议,就和我给我孙儿、孙女的一样。

第一,在一个快速变迁的世界,一生之中可能会换不只一次的工作或职业。年轻人很重要的是培养自己持续学习的能力,而且要不断学习新发展的领域。

不论出现什麽新领域,资讯、通讯、生物或生命科学,都要有广泛的学习兴趣,不能只懂科学或是人文艺术。今天,新发展都是跨领域的,所以要具备广泛多元的知识基础。

第二,你必须要认清一个事实,现在所学的东西,在五到十年内就会过时,所以必须要不断学习。还要记得,科技可能骤变,你可能就要跟着转方向,然后就要再重新学习。
今天的年轻人至少必须会两种语言。对新加坡人,我建议他们学英文与学中文。对台湾人,我建议学中文与学英文。

我的建议是,你必须要精通一种语言,并且必须努力擅长第二种语言,这样就可以和全世界沟通了。

除此之外,强健平衡的人格是当然的必要条件。如果不能明辨是非,没有荣誉感,就不值得信赖,不论有多优秀,也将成就不了大事。必须要先得人信赖,大家才会与你合作。

问:回顾过去,你满意你的成就吗?有什麽样的事情你希望重来一次?什麽事情让您最感到骄傲?

答:空閒下来的时候,心裡偶尔会浮现一些事情。

我回想我们的命运,其实我们自己改变不了任何事。在每一个关头、每一个关键叉路口,我做了我的决定,一旦决定了,就不能回头再决定一次。你必须接受自己的决定。

我在做决定之前,非常仔细考虑每一个选择,选出我认为最好的决定,然后就接受选择的结果。每个人都有机会成功 是为政最大的骄傲。

我年轻的时候在英国居住了四年,成为一名律师,这段经历改变了我的一生。我看到英国人在二次大战前如何治理新加坡,也看到日本在二次大战期间如何治理新加坡,又看到了英国人如何治理英国。我当时下定决心,新加坡人应该自己治理新加坡,因为我们比任何人都更关心新加坡的福祉。从此我投身政治,改变了我的一生。

这是我做的选择,我也竭尽所能,在一个两百万人的小岛上,建立一个国家。

今天,新加坡依然屹立,安居乐业,持续进步,还不错!我尽我的全力了。也许我可以做得更好。

对新加坡,我觉得最骄傲的,就是我们可以维持一个廉洁的体制。

不论你是华人、马来人、还是印度人,都是以努力得到教育、以努力得到工作、以努力获得升迁。这并不是说新加坡完全没有歧视,华人还是比较喜欢雇用华人员工,马来人也比较喜欢聘请马来人,但政府不会差别待遇。我们希望在未来华人雇主可以平等聘雇所有人,这需要很长时间的进步。

最重要的是,每个人在我们的体制下都有机会,不论是富有还是贫穷,每个人都得到良好的教育、有健康的生活,而且每个人都有机会成功。

(以上摘自 《天下杂志》2006年专访〈李光耀 舵手的愿景〉)

---

分类题材: 人物_biogphy , 政治_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