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国际金融中心如何危中寻机

04/04/09

作者/来源: 解放日报 http://finance.sina.com.cn

美国次贷危机,全球起寒流。纽约、伦敦、东京、新加坡、中国香港,五大国际金融中心都受到影响,他们将如何危中寻机,渡过难关?

  纽约:加大基建投资

  纽约官方估计,今明两年,整个纽约将有16.5万人被裁下岗,除了3.5万人来自金融服务行业,各行各业的纽约人都可能面临失业危机。难怪喜欢每天和纽约市民一起挤地铁上下班的市长布隆伯格说,金融危机造成的痛苦正大幅向外蔓延,威力堪比“9·11”恐怖袭击。布隆伯格正准备从政府开刀,为纽约市再节省出一点钱来。日前,他已经命令所有政府机关立即减少开支5亿美元,在2010财政年度减少开支10亿美元。

  纽约市从去年开始先后推出了两套规模救市方案:一次是去年10月30日,宣布一项应对金融危机的计划,旨在通过加大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和增加就业等措施,帮助纽约市民渡过经济难关;另外一次是今年2月18日,宣布了11项应对金融危机的措施,包括纽约市政府将设立专项资金,为创业人员提供风险投资,以帮助金融业失业人员重新就业。布隆伯格表示希望尽快筹措到3000万美元,以向更多创业人员每人提供2万至25万美元不等的启动资金。

  此外,纽约市政府还承诺为纽约市学校和医院增加几十亿美元的开支,为小型企业和贫困家庭提供帮助,并确保儿童得到充足的营养和医疗保障。纽约市政府将为个人创业人员提供租金比较低廉的办公场所,并为创业人员提供一些基本的办公设备以及相关服务。与此同时,为拯救金融业,纽约市政府将采取措施,吸引印度等国金融机构进驻纽约。

  伦敦:以实业金融为基调

  “伦敦金融时报100指数急转直下,在过去一年里跌落了35%;三家知名的英国银行诺森罗克、HBOS和 Bradford&Bingley纷纷陷入困境。裁员、在职人员红利的缩水以及节省开支,这些都将会影响到房价和人们的消费习惯:时髦餐馆、标价过高的咖啡馆、昂贵的旅行计划、华贵的定做西装、香薰疗法这些事物都要受到牵连。”这是《时代》去年底对伦敦金融城的预见。

  但是,据上月英国《金融时报》报道,尽管全球金融危机令世界各大金融中心遭受重创,但伦敦以781分超越纽约,高居全球金融中心指数排行榜榜首,仍是世界各大金融中心中当之无愧的“大哥”。

  与纽约华尔街不同,长久以来,伦敦金融业以实业金融为基调,以银行为主要业态,伦敦银行同业拆借利率至今仍是欧洲短期资金贷款利率的基础。“伦敦的经济从来都不是单独依靠金融服务业的。”伦敦市市长鲍瑞斯·约翰逊说,铸就伦敦“大哥”地位的,是其在保险、专业服务和资产管理方面的领先优势。

  另外一个最主要因素是监管机构对事件的反应。由于美国政府在金融监管方面的明显失误,纽约本次排名中在政府和监管职能方面败走麦城。

  东京:利用机会东山再起

  日本央行公告预计2009财年日本经济的实际增长率将为负2.0%,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更悲观,认为日本2009年经济增长率为负2.6%。日本两大支柱产业———汽车与电器业在金融风暴中受到巨大冲击:日产汽车将2008财年净利润预期下调至亏损2650亿日元,丰田、马自达、三菱汽车、富士重工也预计2008财年将出现净亏损,5家公司的亏损总额预计将达7070亿日元;日本9大电器厂商除三菱电机有可能保持盈利外,日立、松下、索尼、东芝、富士通、夏普、三洋电机和日本电气公司等8大厂商均将出现亏损,合计亏损额预计高达2万亿日元。其中,日立、松下和日本电气公司将分别以亏损7000 亿日元、3800亿日元和2900亿日元位列前三位,而其他厂商预计亏损额也大多在千亿日元以上。

  随之而来的则是可能进一步加剧的裁员风潮。日本野村证券预计2009年第三季度非正式员工人数同比将再减少90.3万人。

  去年以来,日本先后分3次出台总额75万亿日元的经济刺激方案,以期扩大内需,推动严重依赖海外市场的经济早日走出低谷,但目前看来收效甚微。对此有消息称,日本首相麻生太郎正准备一项规模达到20万亿日元的经济刺激计划。为此,政府可能需要更多举债来支撑额外支出,而这将增加公共债务。目前日本公共债务占GDP比例已超过170%,为世界最高。与全球其他央行一样,日本央行也将基准利率降至“无法再降”的水平,同时还采取了一系列政策来刺激银行放贷,刺激经济活动。

  与受到重创的制造业相比,日本的金融市场和信贷市场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因此,当欧美纷纷陷入动荡时,日本金融界就极力呼吁政府利用这个机会将东京打造成国际金融中心。日本经济专家表示,要破解日元升值和日本经济受影响的冲突,日本解决的办法只有东京成为国际金融中心,这需要作为国家战略明确提出。整个东京都可以作为特区,就像伦敦金融城,脱离日本管制的框架,在税收方面对外国人实行优惠。

  事实上,东京也已经行动起来,东京证券交易所几个月前曾准备建立一个CDS产品结算中心,以期在危机解决中获得更大主动。

  新加坡:推出经济刺激计划

  作为亚洲最为开放的经济体之一,新加坡也正蒙受着国际金融危机的阴影。

  在这个深深依赖外部市场的国家,外贸额是GDP的3.5倍至4倍。专家称,美国市场收缩5%,新加坡就会收缩20%。失业现象也在蔓延中,新加坡星展银行最新研究报告预计,新加坡今明两年的失业率可能继续上升,其中今年可能达到4.8%,而明年则会升至5%。 新加坡政府不得不一再调低经济增长预测,在不到3周的时间里,从最初的“-2%至1%”调到“-2%至-5%”,达到历史最低点。

  新加坡政府年初宣布了该国历史上最大的经济刺激计划,总额205亿新元。其中首次动用了国家储备金49亿新元,这也是新加坡政府第一次向总统提出并获得许可动用不是在本届政府任期内所累积的国家储备金。新加坡媒体认为,长年的审慎理财,使得新加坡这些年所积累的国家储备金不仅在危机时刻能够派上用场,也避免了对外举债给国民造成额外的财政负担。

  新加坡205亿新元分配如下:保就业,51亿;保企业(特别风险分担计划,鼓励银行贷款给企业,政府担保达80%),58亿;保企业,增加企业现金周转和提高竞争力,26亿;援助个人和家庭,26亿;加强基础设施,增加教育和保健开支,44亿。这份倾向于经济救助的方案,主要的内容是:企业发工资,实施政府补贴;培训,政府掏钱;企业、个人缺钱,政府帮忙———205亿新元的投资,大部分用于保就业、保民生、保企业。

  中国香港:依靠内地渡难关

  金融海啸使港股大幅下挫、楼市步入“冰河期”、银行收紧信贷、企业缺乏资金周转、个别运作经年的企业出现倒闭,不断传出的减薪裁员消息则让市民消费信心受到打击。

  去年年底,中央政府进一步推动内地与香港加强金融合作,加快涉港基础设施建设,促进粤港经济合作,帮助港资中小企业缓解经营困难,确保食品水、电、天然气等安全稳定供应,增加内地居民赴港旅游试点,扩大内地服务业对香港开放等7个方面共14项措施,以支持香港应对国际金融危机。

  在香港和内地金融合作方面包括:允许符合资格的企业在香港以人民币进行贸易支付;同意中国人民银行与香港金管局签订货币互换协议,有需要时为香港提供资金支持等。在加快涉港基础建设方面:中央政府将协助港珠澳大桥主体尽快动工;推动香港深圳机场(6.40,-0.12,-1.84%)铁路、广深港高速铁路、皇岗及文锦渡边境口岸改造的工程项目。

  香港特区政府也采取一系列措施。去年12月12日,香港特区立法会通过一项特别计划,提高特区政府总担保额至1000亿港元,放宽贷款用途的限制,并容许更多的企业申请。在特别信贷保证计划下,特区政府会为贷款机构所批的贷款提供70%的信贷保证。每家企业可获得最高600万港元的贷款额,预期约有4万家公司可受惠于这一计划。 特区政府还宣布,将通过加快大小基建工程、招聘公务员和开设临时职位,今年提供超过6万个职位。特区政府还大力推动旅游业的发展,以带动本地零售、饮食及酒店等行业,创造更多就业机会。

  国际评级机构穆迪依然保持对香港特区政府债券的Aa2评级。穆迪表示,这反映出香港拥有极高的经济承受力和很强的政府财政实力。此外,香港的银行体系整体上稳健,是全球最强大的银行体系之一。穆迪相信香港的经济实力可抵御大部分的外来冲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期,香港今年经济增长率将降至约 2%,中期基本增长率可达5%左右。

---

分类题材: 全球政经_gpoleco,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