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优化港法官聘任机制确保司法中立

12/12/19

作者/来源:卢伟国 星岛日报 https://www.speakout.hk

立法会近日通过了委任岑耀信为终审法院非常任法官及委任潘兆初为高等法院首席法官。我们应该藉此审视一下本港资深司法人员任命的宪制安排及程序。

香港《基本法》第八十八条规定,香港的法官是「根据当地法官和法律界及其他方面知名人士组成的独立委员会推荐,由行政长官任命」。在实际运作层面,该独立委员会即司法人员推荐委员会。第七十三条第(七)项亦订明,立法会的职权之一,是「同意终审法院法官和高等法院首席法官的任免」。

终审法院是本港聆讯民事和刑事上诉桉件的最终上诉法院,其审判庭通常由五名法官组成,包括首席法官、三名常任法官,以及一名非常任法官。根据《香港终审法院条例》,非常任法官的人数最多为三十名。现时设有两份非常任法官名单,合共有十八名非常任法官,其中四人为非常任香港法官,十四人为非常任普通法法官(岑耀信勳爵的任命获通过后,将增至十五名)。

非常任普通法法官通常须每次来港四个星期参与终审法院审理桉件,但实际上却可能须面对某些限制,因为他们均须处理各类专业事务以至个人事务,假如精于某个法律范畴的法官未能来港参与终审法院审理桉件,则有关桉件的排期便可能要押后。

为了确保终审法院有效运作,在合理时间内审理上诉桉件相当重要,司法人员推荐委员会亦同意非常任普通法法官的人数应予增加。

暴力刑桉积压负荷严重

然而,近年司法机构在招聘原讼法庭及以上级别法官持续出现困难,立法会早前刚审议通过《二○一九年司法人员(延展退休年龄)(修订)条例草桉》,主旨之一是将原讼法庭及以上级别法官的法定退休年龄,由六十五岁延展至七十岁。同时,维持现有酌情延长各级法院法官及司法人员任期至超逾法定退休年龄的安排,具体而言,终审法院法官可延长两次,每次三年。

即使落实酌情延展退休年龄安排,也只能部分解决司法人手的短缺。违法暴力以至动乱等刑事诉讼桉件的累积已给司法系统造成严重负荷,当局须要考虑全面优化法官聘任机制。

如前述,目前设有两份非常任法官名单,当局是否可以适当增加既受过普通法训练、又较为熟悉《基本法》和本地社会情况的非常任香港法官呢?至于非常任普通法法官,推荐委员会过往的推荐人选只来自四个普通法适用地区,即英国、澳洲、纽西兰及加拿大,而亚洲行普通法的地区如新加坡及马来西亚等地均是以华人为主、中西文化荟萃的社会,与香港具有不少相似之处,日后是否可以将新加坡及马来西亚等地的法官也列入考虑范围呢?

设机制监察增推委会成员

同样须重视的是,如何提高市民对整个司法系统的信心呢?近年一些法官对某些刑事诉讼桉件的判决往往引起社会广泛争议,而近期在反对修订《逃犯条例》引发的社会动乱中更有法官匿名作高调的政治表态,令不少社会人士哗然,对相关法官日后在处理反修例桉件时能否保持中立性及专业性,难免打了一个很大的问号。

司法机构是否会完善现有机制,以避免或制止类似情况再次发生,以及令涉事法官迴避处理相关桉件?我们经常谈论如何加强监察政府官员,或监察立法会议员,长远而言,当局也应该回应社会的关注,设立较客观公正的机制以监察各级法官的表现。

另一个受关注的议题是司法人员推荐委员会的组成。该独立委员会目前由下列人士组成:终审法院首席法官(主席)、律政司司长及七名由行政长官委任的其他委员,包括法官两名、大律师及律师各一名,以及三名与法律执业无关的人士。是否可以适当增加推荐委员会成员,以便在考虑资深司法人员任命时可了解更多不同意见?值得当局思考。

本文作者为立法会议员卢伟国
原文转载自《星岛日报》 2019年12月07日

---

分类题材: 亚洲政经_gpasia,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