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正本清源剔除南大历史垃圾 五下

07/12/19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李光耀新书发布会的新闻报道:《南洋大学关係新加坡生存》浓缩了《我一生的挑战――新加坡双语之路》对南洋大学论述的主要内容思想。

根据新闻报道的论述逻辑顺序,李光耀的南大历史观概述为:

1、东南亚各国把以华文为主要教学媒介语的南大看成是一个鼓吹华人至上的第三中国,是中国共产党在东南亚的先锋队。因此,南洋大学作为东南亚的第一所华文大学,它一开始就注定失败,因为它与历史洪流背道而驰。

2、南大是一所全讲华语的大学,为团结华人大力宣扬华族文化。大学还把东南亚各国的华校生集中起来,所以这所华文大学的存在,正与新加坡的安全、稳定和人民的生计有了牴触。

3、冷战高峰期英美全力反中反共。南洋大学既是一所培养东南亚亲中亲共的年轻人的大学,为中国提供了渗透东南亚的机会,所以英美不能让这所大学存在。他们即便自己不出手,也会鼓励马来亚政府想办法。

4、人民行动党自立党以来促使新加坡多种族融合为一体,不希望南洋大学是一所隔开其他种族子弟的教育机构。南大有“排外主义的中国认同感”,南大分化社会。对马来人来说,南大的活力干劲和能力,是在嘲笑马来人没有能力建立一所马来文大学。

5、南洋大学时代的终结后,《马来西亚前锋报》如释重负地说,这将自动切除中国人的认同。新加坡论者也表示没有必要再背着这麽一个包袱。

6、于1959年首次以总理身份到南大演讲时,已经要求学生不要忘记新加坡是东南亚的一部份,必须认同马来亚而不是认同中国,南大应该是一所具有马来亚意识的大学而不是一所外国大学。

7、南大开办的首4年,在马来人和印度人假日如开斋节和哈芝节及屠妖节却照样敲钟上课。这种偏重中国习俗的假期安排形成隔离的藩篱。这种把自己孤立起来的情景,如何不引起他们的反感和猜疑呢?

8、在任何情况下,南大都不应当被认为是华人大学或华文大学。这只会刺激马来人的种族主义。最终的宗旨,必须是一所马来亚人的大学,以照顾所有马来亚人,不论是华人还是非华人。

9、一所以华文为唯一教学媒介的大学,不管有否灌输马来亚意识,在非华人看来,总认为是一所种族大学。南大的问题是南大毕业生是否只会说华语。假如不能找到与非华人的共同点,不论他们有多聪明,别人也将无法瞭解他。

10、如果因为使用某种语言,排除了社会上其他人参与大学的机会,它是一所种族大学。如果这所大学着重灌输马来亚意识,接受所有马来亚人做学生,那麽,非华人与华人,均会一致认为南大是一所马来亚大学。

11、南大理事会还是坚持以华文为唯一媒介语。它唯一的让步是在1960年8月,放宽华文入学规定,让非华人较容易进入大学。他们可以免考华文语文和文学试卷,只需要通过华语口试就算合格。

12、南大在50年代末和60年代初成为共产党活动的温床,成为一个马来亚共产党(简称马共)招收成员、灌输共产思想和进行煽动的新舞台。

13、首届南大生于1959年毕业不久后,陈六使便开始鼓励南大校友参加政治活动,资助一些人加入社阵,在1963年9月的大选同人民行动党候选人对抗。南大不是陈六使的私人财产,不应该把南大捲入政治。他这样一意孤行,可说把南大的前途孤注一掷。

14、大选的结果是人民行动党赢得51个席位中的37席,社阵获得13席。芳林一席则由人民统一党候选人王永元胜出。同1959年相比,人民行动党的总得票率下跌7.2%至46.9%,这显示了南大和华文课题对选民情绪的影响程度。

综合李光耀十四个论点的一句话就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十四个论点中唯有11是南大历史,13与14 与南大教学没有关系,剩下的都是李光耀个人或者假借他人对南洋大学的政治评议。政治评议与历史事实是两码事,不能鱼目混珠混为一谈。因此,严格来说,除了第11之外的十三个论点都是南大历史的垃圾,不能将之等同南大历史事实。

值得关注的是,这些南大历史垃圾的属性要不是指鹿为马,移花接木,就是诽谤与谎言。可见,李光耀心目中的南大确实是一无是处。然而,历史真相并非如此。华校培育了建国一代;文化上,要不是有华校的存在大部分新加坡居民必定是没有机会接受教育的文盲。新加坡中小企业的核心是华校生,是本土经济的支柱,为人民就业与社会稳定做出巨大的贡献。华校生更是中新经商贸易交往的最重要桥梁。这些都是李光耀刻意选择性视而不见的历史事实。

李光耀何以如此心态?关键是,《我一生的挑战――新加坡双语之路》是李光耀为自己对打击华人文化教育的所作所为进行历史辩护。基于此,必然的,一切的所有历史犯错都是华人社会与华人文化教育的责任。唯有如此,李光耀才能摆脱消灭华人文教与关闭南大的历史责任,免于被后人谴责为数典忘祖的民族罪人。

南大历史事实与李光耀南大历史观的根本矛盾在于,前者是南洋华人社会在逆境中薪火相传的历史事实记述,而后者却是消灭华人文教之历史过程的政治辩护。明显的,正真的南大历史是华人民族母语文化在离乡背井的异国故乡求生存的奋斗历史,绝对不是李光耀对南大的种种非议与诽谤。李光耀南大历史观唯有颠倒是非,倒因为果,才能为种种的胡作非为自圆其说。

实质上,真实南大历史与李光耀南大历史评述,却正是创造与毁灭之两个截然不同的历史过程,一部是创造南洋大学的历史,另一部则是摧毁南洋大学的历史。毫无疑问,李光耀南大历史观绝对不能,也无法取代南洋大学历史。任何以假乱真的企图必然是徒劳的。

其实,只要对马来亚历史有所认识,并且能够持有公正开明的心态,是不难理解李光耀南大历史论述的严重谬误。如何理解?可以有多个不同层面的切入点,不过,只要选择最根本性的三个论述点就足以粉粹李光耀历史观的谬论。

其一、英国殖民统治的分而治之策略塑造了新加坡殖民社会的文明生态。这一个英国人设计的必然制度结果是种族隔离与社会分化。英国人规定各族人民在规划的社区生活。英国人只提供英校教育与马来学校,被歧视与被排挤的华人教育唯有自力更生自成体系。

这段历史清楚说明了,种族隔离与社会分化是英国殖民统治的劣质政治遗产。李光耀罔顾事实的反而指责作为制度受害者的南大是种族主义与分化社会。这种把不是南大的历史责任转嫁成是南大的社会问题,无疑是对南大的双重伤害。李光耀恶意陷害南洋大学历史名誉的意图明显。

其二、南大历史过程跨越殖民地,半殖民的自治邦,半独立的马来西亚州政府,独立共和国的四个时代。任何一个正常的国家政体,在后殖民时代必然是要发展在地民族的母语人文教育。但是,李光耀却反而是与时代潮流背道而行,延续而不是放弃英国人的殖民统治思维与教育政策指导原则。

在文化独立自主的正常政体环境下,南洋大学是理所当然的国家人民大学。按这一个正常政治规律来看,共和国的正确教育方针是把殖民地大学改造为在地民族大学。换言之,以南洋大学模式改组马来亚大学。

由此来看,与历史洪流背道而驰的是马来亚大学而不是南洋大学。这段历史也清楚说明了,关闭南洋大学的历史责任完完全全是李光耀的历史责任。毫无疑问,李光耀欲图转嫁历史责任的企图是徒然的。

其三、中国外交部解密档案提供了李光耀与中国共产党秘密交往的历史过程。就新加坡华文教育与南洋大学历史而言,如今有了确凿证据证实李光耀对华校与南洋大学是共产党温床的指责纯粹是子虚乌有的胡说八道。

另一方面,就新加坡政治历史而言,李光耀持之有恒的共产党威胁论的彻底破产,也就质疑了李光耀政治历史观点的正确性。

整体来看,这不就正是李光耀著述立论之欲盖弥彰的尴尬?

---

分类题材: 南洋大学史实_ntah , 政治_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