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大马政府承认统考 是梦吗?

02/12/19

作者/来源:庄国文 东方日报 https://www.orientaldaily.com.my

第14届全国大选时,希盟的竞选宣言里很明确地表明“希望联盟将承认统考文凭,让独中生可以统考成绩申请进入本地国立大专学府”(承诺50,第76页),引来国阵也以大马教育文凭(SPM)历史科为附带条件地承认统考。两者皆攻受中文教育华裔选民票箱。

去年509马来西亚实现了61年来第一次政党轮替执政,霎间举国欢腾。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夸下海口,承诺在2018年底前必定兑现承认统考宣言,华社为统考40几年来守得云开见月明,亢奋到离地。殊不知,梦终归是梦,去年教长马智礼三番四次地以国家教育政策和承认统考会影响国家族群和谐,“善意”警告华社勿急于一时。面对教长玩弄“白色恐吓”,绝大部分华社破口大骂;但同时也有“进步”分子为希盟和教长护航。

信息严重不协调

去年十月,教育部成立了由邱武英为首的独中统考特别委员会(PPDUEC),另两位成员为董总副主席陈友信和大马伊斯兰青年运动主席莫哈末莱米(Mohamad Raimi Ab Rahim)。独中统考特委会这一年来做了一些利益相关者调查访谈等,报告理应于10月初呈交到教育部,但一直迟迟未出炉。

莫哈末莱米在11月8日接受《自由今日大马》访问时清楚指出统考特委会已经完成报告并向教育部和内阁提出明确的建议。但教长马智礼在11月26日亲临国会回答乌鲁登嘉楼国会议员洛索瓦希的提问,以统考特委会因人力资源有限未能如期完成最终报告。接著马智礼在国会里更提及承认统考可能违宪,因为会影响联邦宪法、国家教育哲学、1963/1967国语法令,更提到承认统考影响社会契约,所以必须慎重周详考虑。

马智礼的言论已明显透露了政策倾向,虽然他未指这是否源自于统考特委会的报告发现。另一边厢,行动党主席陈国伟向公众保证希盟政府绝对会在5年任期内落实承认统考,并希望在明年内落实。

这一年来,轻而易见几出戏码:首要的是,希盟政府带出的信息严重不协调。第二,行动党改不了夸下海口的咖啡店政治站台模式,一而再,再而三忽悠选民。第三,莫哈末莱米和马智礼的言论极大出入,身为统考特委会主席的邱武英和成员陈友信必须出面厘清。第四,统考特委会的权力和公信力值得探讨。

教育宏愿现矛盾

这个不对国会问责的委员会能否让选民信服?教育部和内阁会公开特委会的报告吗?教育部和内阁会全盘接纳特委会的建议还是只作参考意见?教长每每面对承认统考一事时,必定以违宪违国家政策加上影响社会契约回答。那敢问人才济济的希盟为何在竞选宣言里写出如执政立即承认统考之承诺?身为学术人员出身的马智礼为何在选前对承认统考一事只字不提其顾虑?再来,若马智礼所说的属实,希盟有意愿为承认统考铺下修宪之路吗?

2013-2025国家教育大蓝图提及马来西亚的教育正朝著开放式民主式多元式发展。马智礼在上任教长后也无数次为这宏愿背书。吊诡的是,承认统考一事暴露了教育大蓝图所谓的开放式民主式多元式教育宏愿是违宪的,那么教长岂不是自相矛盾?

建议设机构执行统考

台湾香港和新加坡各大学的认可,证明了统考的学术水平是不容置疑的。我们应以其学术水平作为鉴定考量,当然可以要求学生考大马教育文凭马来文和历史科作为附带条件。在这前提下,大马教育文凭历史课程必须如实符合马来西亚和世界观而非蓄意筛选和偏重某些特定族群。

笔者也建议教育部要求董总成立一个如剑桥大学国际考试局(Cambridge Assessment International Education)的专业学术鉴定机构来执行统考,并有马来西亚考试局的技术官僚参与,展现公开的学术自由,撇开一切不必要猜度。届时,政府大可也把这统考模式推介到周边国家。同时,我们以统考这扇窗为其他在马来西亚不同源流学校和考试机制作为鉴定模式。这方符合国家教育大蓝图里的开放式民主式多元式教育。

基于大部分社会意识仍将教育和政治捆绑在一起,笔者认同承认统考不能急于一时,但同时也要求希盟政府为其民粹式竞选宣言道歉并积极改善各冲突事故,为落实宣言铺路。教育是身教,如果连教长都不肯以身作则虚心认错改进,教育部如何落实教改?

---

分类题材: 大马时事_msia,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