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处后李光耀时代新国行动党硬战

15/11/19

作者/来源:东方日报 https://www.orientaldaily.com.my

(新加坡12日讯)新加坡来届大选很有可能在明年预算案公布后不久举行,受访政治观察家认为,执政党人民行动党处于后李光耀时代的关键节点,这场被形容为“硬仗”的大选,可说是新加坡人评估第四代领导团队的一场全民公决。

人民行动党秘书长李显龙总理本月10日在该党大会上,以“关系重大”、“不是玩家家酒”等措辞来形容这场最迟须在2021年4月举行的全国大选。

政治观察家德里克库尼亚博士在面子书贴文指出,2015年大选中,近10%的选票向执政党倾斜,很大程度上归因于“李光耀效应”。

随著这个效应不再那么显著,人民行动党的得票率很可能从2015年69.9%的高点往下移。对于该党在来届大选须稳住多少选票,才算是获得人民强有力的委托,政治观察家看法不一。

新加坡管理学院全球教育兼职讲师陈添金博士认为,高于2011年的60%得票率已足够,但新加坡管理大学法律系副教授陈庆文觉得,至少要达到65%。

陈庆文分析,这是第四代领导人预计在2022年或2023年接棒前的一场大选,因此可被视为新加坡人评估他们表现的一场全民公决。

“若得票率下跌超过5%,表示新加坡人对人民行动党的总体支持减弱,大家希望有更强大的反对党势力……若得票率下降10%,对于计划在两三年内接棒的第四代领导人将是重挫。”

陈添金指出,使得来届大选尤其关键的因素还包括,反对党似乎正获得更多支持,特别是来自年轻和受教育程度较高的选民。

他举电动踏板车人行道禁令为例说,可能会有越来越多选民,因生计受近期政策影响而感到不满,他感叹:“行动党正处在后李光耀时代的十字路口”。

新加坡国立大学政治系副教授比维尔星认为,来届大选重复2015年的得票率几乎是不可能的。只要取得介于60%至63%的得票率,就应被视为是人民行动党的胜利。

“它(人民行动党)也必须减少反对党所赢得的席位,尤其是在阿裕尼之外的其他集选区。”

比维尔星也认为,无论阿裕尼—后港市镇理事会官司的结果如何,工人党仍是新加坡最强大的反对党,没有什么能阻碍该党进一步发展”。

“实际上,人民行动党越是攻击它,它就变得越强大,所形成的一股力量,背后汇集了反人民行动党声浪”。

大选预计4月至5月

政治观察家普遍认为,新加坡大选将在明年政府财政预算案出炉后不久举行,即4月至5月间。

陈庆文认为,预算案声明里的政策和开支宣布,将构成人民行动党竞选纲领的主要内容。随著4名潜在候选人在人民行动党大会上亮相,预料该党将在未来几周介绍其他潜在候选人。

新加坡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王瑞杰前天宣布,他将在明年预算案中公布消费税援助配套的细节,但强调配套不是“大选红包”,因为它只会在下一政府任期提高消费税时才发放。

尽管如此,陈添金不排除,新加坡政府仍会在明年预算案中,推出某种金钱奖励。陈庆文也说,这可能是这一届政府推出的最丰厚预算案。

陈庆文强调,人民行动党的挑战在于如何避免人民将预算案视为选举策略的一部分。如果预算案被视为一揽子选举红包,人们会认为人民行动党在进行‘政治分肥’(pork barrel politics),那可能会适得其反。”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