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亚洲国家相当自信

03/04/09

作者/来源: David Piling《金融时报》http://www.ftchinese.com

上周,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Lee Kuan Yew School of Public Policy)院长马凯硕(Kishore Mahbubani)偶然在谈话中提到,新加坡经济今年可能至多收缩10%。这句令人吃惊的题外话,几乎让他感到后悔,是在一席长谈之后说出来的。他详细谈论了亚洲对于自身经济和政治体系的信心,是如何基本未受全球经济动荡影响的。

马凯硕表示,新加坡拥有巨额现金储备。政府已为那些没有裁员的企业提供了大笔补贴。一些工人缩短了工作时间,但很少有人失业。此外,新加坡人有储蓄可以动用,有家庭可以依靠,还有得到补贴的房屋可以居住。这里不存在恐慌情绪。新加坡将安然度过危机,并将变得更加强大。

马凯硕信奉亚洲将会崛起,他还对中国人可能会因经济增长率下降几个百分点而叛乱的“西方”言论加以嘲笑。在过去30年的两位数增长之前,是150年的殖民屈辱、内战、侵略和疯狂的毛氏运动。人们真的以为中国人会因为短暂的经济低迷而放弃自己的历史性变革吗?

人们不必完全赞同马凯硕有关亚洲在应对经济危机方面远比许多西方国家冷静的分析。在离开新加坡的航班上,我恶补了一大堆报纸,对从盎格鲁-撒克逊资本主义圣殿中泛起的愤怒、忧虑和恐慌情绪感到震惊。美国报纸的社论中满是对最新银行纾困计划的愤怒,并悄悄支持愤怒的民众乘坐巴士参观美国国际集团(AIG)高管 “耻辱之宅”的举动。英国报纸对每年拿走70万英镑养老金的苏格兰皇家银行(RBS)前首席执行官弗雷德•古德温爵士(Sir Fred Goodwin)的抨击达到了白热化的程度。

相比之下,亚洲表现的十分淡定。不错,泰国政局动荡不安,孟买和拉合尔发生了恐怖袭击事件。但在街头、报纸社论中或议会里(拥有议会的那些亚洲国家),基本上看不到源自于对似乎已破产的意识形态——我们称之为不受约束的自由市场资本主义——丧失信心而导致的愤怒。在这里,没有破产金融机构的银行家可以嘲笑。人们也没有去报复那些不称职的政客或疏忽的监管机构。

20国集团(G20) 峰会于2日在伦敦召开,出席此次会议的亚洲各国领导人本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都为其他国家提供了许多建议,同时对于本国形势不觉得恐慌——这令人感到奇怪。韩国总统李明博(Lee Myung-bak)敦促各国抵制保护主义措施,偏偏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国家在这方面的名声并非无懈可击。李明博当选主要凭借的是其7-4-7竞选纲领—— 经济增长7%,人均GDP达到4万美元,并使韩国成为世界上第七大经济体,而他现在看到的情况远没那么乐观——经济增长率-2%,人均GDP略低于2万美元,经济排名第13位。但他上台刚刚一年,就遭遇了数十年来最猛烈的国际经济风暴,没有人真的去指责他。他甚至提出,以韩国出口产品的质量和多样化衡量,复苏可能已经开始。

印度总理曼莫汉•辛格(Manmohan Singh)也相当自信。印度确实爆发了因一家零售连锁店濒临破产而引发的骚乱。

辛格表示,已改变了印度经济前景的改革是根深蒂固的。

即使很不受欢迎的日本首相麻生太郎(Taro Aso),也更多的是因为言辞不当、而非管理经济不力而受到指责。如果说日本人感到愤怒,他们针对的并不是银行家或“肥猫”,而是当年大受追捧的前首相小泉纯一郎(Junichiro Koizumi)。小泉以市场改革的名义,卖掉了整个国家。日本人习惯于艰难度日。对他们而言,经济增长2%就是繁荣。

尽管面临目前严重的衰退,亚洲其它多数国家都信心十足,认为亚洲时代已经来到。

一定程度上,这种乐观情绪是因为低估了亚洲经济增长与西方消费快车之间的关联程度。但某种程度上也归因于以下假想——或许并非没有道理——当尘埃落定,财富和权力都将决定性地转向东方。

译者/君悦

---

分类题材: 全球政经_gpoleco, 地缘政治_g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