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从Uber条款看共享经济

11/11/19

作者/来源:蔡芃敏 中央社 https://money.udn.com

从Uber条款看共享经济 学者吁建产业策略观

台北10日电 破坏式创新的共享经济与传统产业相互冲撞。学者认为,新经济牵涉面向广,政府应该有产业策略观,建立横跨部会的协调机制、及明确产业政策目标,才能全面发展新兴事业。

「共享经济」越来越盛行,更影响人们不同层面的生活。然而,交通部日前公告俗称「Uber条款」的汽车运输业管理规则第103条之1辅导期间至11月30日止。除了Uber表示失望,叫车平台驾驶自救会成员直言「政府不顾1万多名驾驶死活」;劳动部认定多个美食外送平台与外送员为「僱佣关係」,台湾协作暨共享经济协会批评武断认定双方为僱佣关係,将影响弹性工作模式,扼杀外送经济。

从Uber纳入运输业到美食外送平台的劳资关係,新经济模式与传统产业、法律规则相互冲撞,台湾共享经济该怎麽走?

台北科技大学智慧科技法律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江雅绮认为,可以理解政府发展新兴产业、平台经济,但若以现有产业规范看待新兴产业,恐怕会失去新兴产业的精神,要想降低社会冲击,不过,政府应该思考消费者、新科技、劳工等面向,建立整体的产业发展策略观。

她表示,共享经济崛起可归为2大原因,一是閒置资源,二是数位科技的进步。以Uber来说,司机可以透过数位平台媒合载客,利用閒暇时间赚取金钱。

交通部秉持「人合法、车合法、平台合法」政策理念,鼓励驾驶人考取计程车执业登记证、靠行挂计程车牌及加入多元化车队,并修正相关法规。

江雅绮说,看得出来交通部以主管机关立场努力协调,让车队多元化、费率弹性,不过,在如此规范下「共享」精神恐怕会逐渐消失,影响弹性工作模式,「这是有点可惜的」。

江雅绮认为,新经济牵涉面向很广,若仅有单一主管机关容易受到主管业务所限,恐怕不够全面,政府应该建立一个横跨各部会的协调机制,提出明确的政策目标、准则,让各个机关可以遵循、执行,才能更全面发展新兴事业。

社团法人台湾协作暨共享经济协会理事长彭仕邦表示,平台经济涵盖层面都非常广,如果只是由单一部会主责,难以兼顾多元面向及各方需求,盼建立跨部会窗口,讨论新兴工作型态适用的法规。

「新经济不会100%吞食市场,新经济与传统经济可以并行。」彭仕邦以新加坡为例,新加坡是亚洲开放Uber合法营运的国家,Uber又在2018年将东南亚业务卖给新加坡叫车平台Grab,印尼叫车平台Go-jek也在同年进军新加坡;新加坡也同意计程车业龙头康福德高(ComfortDelGro)若透过网路APP预约计程车,也能享有弹性计价空间。

虽然叫车平台在新加坡蓬勃发展,然而,康福德高并没有因此失去优势。观察康福德高2018年叫车量,年增率达7%至8%。彭仕邦说,新加坡保护传统业者,也给予新创业者时间适应,叫车平台在新加坡蓬勃发展,计程车业者素质、软硬体也都升级,显现新经济与传统经济可以共荣。

他呼吁,期盼政府儘速制定适用平台经济的大准则,并打造适合新兴工作型态的法规,内容涵盖消费者权益、劳动关係、法规弹性等,让相关业者能有所适从。

---

分类题材: 亚洲政经_gpasia, 行业_industrie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