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印度为哪般RCEP协议?

11/11/19

作者/来源:巴士的报 https://www.bastillepost.com

侠客岛:退出「世界最大自贸区」 印度为哪般?

面对加入「世界最大自贸区」的诱惑,莫迪还是后退了。

印度总理不好当。管理着「全世界最大的民主国家」,莫迪前有反对党的勐烈攻击,后有来自农业、製造业等多个行业组织的上书反对。

儘管加入RCEP谈判后的16国自贸区,会给未来印度的经济一个强有力的刺激,但如果现在不遵从「民意」,支持率就会往下掉——支持率那是不得不考虑的。

印度退出谈判后,其馀15国表示仍将在明年签署RCEP协议,届时一个涵盖全球人口近30%的超大型自贸区将诞生。

也许,那时的印度会再次陷入犹豫?

协议

这几十年,国际性自贸区在世界很多地方落地实践,不少临近的国家会签订自由贸易协定(FTA)来推进区域经济一体化,比如北美自由贸易区、东盟自由贸易区,还有那个似乎夭折的TPP。

正在推进的这个全称为「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协定」的RCEP协议道理相同,就是准备建立一个关税较低、开放程度较高的跨境自贸区。在区域内,各国之间的货物、服务和投资流通将更加便利。

原计划的区域包括「10+6」,即东盟十国(汶莱、柬埔寨、印度尼西亚、寮国、马来西亚、缅甸、菲律宾、新加坡、泰国、越南),加上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纽西兰、印度。总计人口佔世界总人口约一半,GDP佔全球年生产总值的三分之一。

RCEP谈判相当不容易,耗时7年,谈判地点不断在不同国家转换。除日常谈判工作组外,先后举行3次国家领导人级会议、19次部长级会议、28轮正式谈判。

最新的消息是,协议全部20个章节的文本谈判成功结束,法律文本审核工作启动,有望在2020年签署协定。而就在这黎明前的最后一刻,印度竟然退出了。

莫迪宣佈退出的公开理由有点「神叨」,又颇具诗意。他是这麽说的——

「当我根据印度人民的利益来评估RCEP时,我没有得到一个积极的答桉。因此,无论是圣雄甘地的护身符,还是我的良心,都不允许我加入RCEP。」

这话怎麽理解?

担忧

印度不想加入RCEP,最直接的原因是担心对国内各行业的冲击。

莫迪曾在国内解释说,RCEP会导致印度「农民、贸易商、专业人士、产业、工人及消费者」的利益受损。比如,印度农民担心,来自澳大利亚和纽西兰的乳製品将带来冲击;印度工厂主担心,来自中国的廉价工业品将“淹没”印度市场。

事实真会如此吗?岛叔为此採访了两位长久关注RCEP谈判进程的专家。

商务部研究院美洲与大洋洲研究所副所长周密说:一方面,这种担忧是正常的。这实际上是本能的一种对外部冲击的害怕,当印度没看到开放带来的利益高于损失的情况下,就会觉得开放的风险大,毕竟RCEP的规模比印度以前签的自贸协议都要大很多。

但另一方面,这种担忧又是被放大的。周密说,受到影响的应该说是某些特定领域的产品,不是全部的产品。比如从农业角度讲,印度的农产品不会过多从国外进口,从财务承担能力上也不允许;像纽西兰的乳业,本身纽西兰自己的供应量也没那麽充沛,也不可能大规模地出口到印度。

而製造业呢,除非是关税削减幅度过大,否则在短期内也不一定会造成多大的冲击;服务业也是一样,并不是说所有的企业都愿意到印度去发展服务业,但印度就是会有这种担心,因为他觉得国内的製造业、服务业没有足够的竞争力。

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副教授贺平这麽说:莫迪此番话更多的是政策辞令,因为他几乎把所有经济领域都包括了,换句话说,「没有一项利益合于印度」。

贺平指出,具体的冲击还是要根据最终的协议文本来判断。农产品、製造业会受到更大的市场开放压力,但在印度佔有一定优势的领域(比如IT产业、服务业的自然人流动等),其他国家的开放水平还难以达到印度所期待的高度。

实际上,对于印度的担心,谈判中的其他国家也表示理解,大家还提出了一个解决方桉。在11月6日的一场发佈会上,中国商务部副部长兼国际贸易谈判副代表王受文对此有如下表述。

「自贸协定里有一些专门的区域保障措施,这个保障措施规定,进口国把关税降低后,若进口增长的很多,对国内产业有一些损害,则可以把关税恢复到原来的最惠国待遇的水平。所以区域保障措施实际上是一种安全阀,能解决对国内产业冲击的担心。」

听起来是不错的解决方法,但印度最后还是没有接受,因为现实的压力让本届政府难以等到「对国内产业有一些损害」的时候。

现实的压力是,过去3年来印度的贸易逆差持续扩大。从统计数据来看,在2019财年,印度与RCEP国家中的11个国家出现贸易逆差,逆差达到1050亿美元,其中仅中国就佔520亿美元。

按照最简单的逻辑,当前情况下印度的出口能力拚不过其馀RCEP国家,一旦关税和非关税壁垒降低,印度的贸易逆差岂不是会更大?

于是,很多印度人觉得加入RCEP对印度的损失比受益更大,那还是不要加入RCEP了。

信心

谈了7年,此刻退出,可以说是相当可惜。那印度如此犹豫的根源在哪里?

商务部的周密在接受岛叔採访时这麽说:印度这些担忧还是基于对自身产业基础的不自信。按照经济学理论来讲,竞争虽会产生一些负面的影响,对于部分人可能造成损害,但它也会促进资源的有效利用、会提高效率。

周密认为,印度现在传递出的这种态度,没有所谓对错,毕竟每个国家基于产业情况、基于本国文化,它所考虑的视角是不一样的。但一个基本的道理是,产业永远是保护不够的,弱势产业也不太容易通过保护就变成强势产业。

复旦大学的贺平说,印度在谈判中提出的保护本国产业的诉求有一定合理性。印度在贸易领域的保护性倾向有其历史文化根源,主要来自三个方面:反抗英国殖民统治的斗争经历、抵制外国产品的甘地主义、尼赫鲁的费边社会主义经济发展理念。

我们知道,历史文化对当代印度的影响是根深蒂固、难以摆脱的,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就是印度延续3000年的「种姓」制度。

儘管莫迪是一个十分强势的总理,曾经作出「废钞令」这种震惊世人的举动,但有时候他也不得不屈服于国内保守力量,尤其在印度当前的社会结构和政治体制下。

印度社会存在各种利益集团,政党政治与有些固化的利益格局叠加在一起,对国家的决策形成极强的牵制力,往往使国家领导层在重大决策面对难以决断。

并且,与五年前情况不同,近两年印度的经济增长持续下滑,莫迪在第二任总理任期压力很大,反对党又利用RCEP发动攻击,执政党存在民调的压力,莫迪只能审慎行事。

那麽未来,印度是否可能重回RCEP呢?岛叔採访的两位专家都表示,这种可能性当然是存在的。

毕竟,官方自己都说,印度是个不可思议的国家。

---

分类题材: 亚洲政经_gpasia,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