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监狱澄清陈久霖事实

17/02/09

作者/来源: 叶海蓉 21世纪经济报道 http://sc.people.com.cn

新加坡监狱(Singapore Prison Service)并没有设立任何狱中投资公司。陈久霖曾担任狱中投资公司的CFO,这个并不属实!陈久霖被分配到数字媒体部门(SCORE Digital Media)工作,监禁期间他参与网页设计和电子媒体产品的工作。”2月16日,新加坡监狱总监 Ng Joo Hee向本报记者澄清了这样一个事实。

  4年前,曾经轰动一时的“中航油事件”关键人物陈久霖,在新加坡樟宜监狱服刑1035天之后刑满出狱,在春节前的一个星期(2009年1月19日)踏上了返乡之路。这位因触犯国外法律而被判刑的前中资国有企业老总今日依然受到公众关注。

  陈久霖在新加坡服刑的1035天里是如何度过的?想像中的监狱服刑条件与现实的身心折磨,毕竟难以为外人道也。

  监狱并无“经营投资公司”

  “听说,在狱中,对运营公司情有独钟的陈久霖曾担任狱中投资公司的CFO,其薪水只有象征性的1新元。请问是否确有此事?”对于网络上流传多时的陈久霖狱中担任投资公司CFO的信息,记者向新加坡监狱当局求证。

  然而,新加坡监狱总监Ng Joo Hee 却给予了否认:“新加坡监狱没有经营任何投资公司。不过新加坡监狱会在犯人服刑期间提供一个全面受训方案,以帮助犯人在监狱中接受各种技能的培训。”

  据Ng Joo Hee介绍,新加坡监狱会给犯人提供一个全面的方案,以帮助犯人改过自新——“在新加坡监狱中,犯人将会被评估为不同的类型,我们会根据专家评估来安排他们究竟适合哪种类型的改造方法,比如,技能培训、工作计划和教育等。我们依据犯人的教育水平及技能等给每个犯人分配不同的工作。分配给犯人的每一种形式的改造都是为了使有技能的人保持他们的技能水平,同时也提高和加强他们的就业能力。”

  “对于那些没有熟练技能的犯人,他们会被分配到如监狱面包房、洗衣房等地方训练和工作。这些地方均由私营公司经营,和监狱外的工作环境相似,犯人可以在这里充实自己,提供就业技能并熟悉与监狱外一样的工作环境。” Ng Joo Hee表示道。

  对于那些曾经受过高等教育的犯人,Ng Joo Hee表示:“我们也针对不同行业要求来设立犯人受训机构,我们将帮助犯人进一步提升自己的知识技能,鼓励他们进一步提高自己原先所擅长领域的技能。近几年来,一些呼叫中心和数字媒体中心相继成立,目的就是用以帮助犯人获得更多的就业技能,使得他们出狱后能够有一定的技术来谋生。”

  陈久霖狱中“个人规划”

  Ng Joo Hee说,评估陈久霖在狱中的表现,我们把他分配到数字媒体部门(SCORE Digital Media)工作,他在监禁期间主要参与网页设计和负责电子媒体产品的工作。

  陈久霖在服刑期间表现如何?是否因为陈久霖服刑期间表现良好,因此原本被判四年三个月刑期、而不到三年便可出狱?

  对于本报记者的提问,Ng Joo Hee没有给予正面回答,不过他说:“毫无疑问,刑期是对犯罪行为的惩罚。然而,一旦罪犯为其罪刑付出了代价,新加坡监狱也希望给他们改过自新的机会,让他们回归社会做有责任感的公民。”

  “新加坡监狱对犯人的康复方案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就是让犯人能在获释后成功的重返社会。我们认为,他们在狱中所接受的素质教育和工作技能培训能够帮助他们重新融入社会。”

  “犯人在进入监狱后,根据监狱的制度,犯人将根据自己的安全风险和康复需要进行分类。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个人路线图(The Personal Route Map)及改造规划,以最大限度的提高他们的康复潜力。个人路线图记录了犯人服刑期间各种方案和情况。”

  “我们为犯人提供的照顾和康复方案只是一种促进犯人重新融入社会所提供的一种支持机制。归根到底,在这个社会,最重要的还是犯人在服刑期满后重返社会的进程。” Ng Joo Hee 表示,无论是来自哪个国家的犯人,无论之前他们在新加坡犯了哪些错误,我们都希望犯人在服刑期满后重返社会时仍旧对生活充满了希望和信心。

  据Ng Joo Hee介绍,5年前,新加坡监狱就在社会开展了黄丝带计划(Yellow Ribbon Project)以鼓励社会更多的人士能以宽容之心去接受那些曾经犯过罪的人重返家庭和社会。

  “当然,让一个曾经犯过罪的人重新成功的融入社会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需要社会各界不断的支持。” Ng Joo Hee表示,当一个犯人重返他的家园时,我们呼吁社会各界能给予这群人第二次人生机会!

  前秘书感叹中航油“盛”而“衰”

  时间倒溯2006年3月21日下午六时,位于新加坡牛车水的初级法院24庭。新加坡法院宣布陈久霖以欺骗德意志银行罪名判刑四年,同时还因没有及时向新交所披露信息判刑三个月,因局内人交易被判刑四个月,与前两项罪名同期执行。由于发布错误和误导的声明被罚款33.5万新元。

  当时着粉色衬衣、红色领带的陈久霖被戴上镣铐,站在法庭左侧的铁围栏中。宣判结束之后,通过铁围栏后面的那道门,他将被直接送往监狱服刑。当离去之时,背后四十多位包括律师、记者、亲人、朋友、以及各利益相关方派遣的关注者,皆起身驻足、面带唏嘘。

  陈久霖私人秘书李彦向记者说起当前的“中航油事件”时,一直在摇着头叹气道:“尽管我们都能预料法院宣判的结果,但是我们还是感到意外,感到惋惜。”

  曾经担任过陈久霖的私人助理的李彦,本科与陈久霖同样毕业于北京大学。2001年,她只身一人来到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攻读硕士,毕业之后她就直接进入了中航油担任陈久霖的私人秘书。

  谈起她往日的老板,她用一个字来形容——“严”!

  “他要求很高,非常严格,非常讲求效率。”李彦表示,“中航油是我在新加坡的第一份全职工作,那会儿压力很大。”

  “他是一个十足的工作狂,工作时间特别长。”据李彦介绍,陈久霖的英文非常好,完全能自己用娴熟的口语跟老外进行商务谈判。李彦表示,尽管陈久霖是一个有争议的人,那几年他为中航油争取来了不少生意伙伴;不管怎么说,他那几年为中航油拼出的业绩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我在中航油呆了三年半,后来目睹了中航油由‘盛’到‘衰’的过程,真的感触良多。”李彦谈起昔日,笑着说道:“那个时候自己心里落差很大。原来业绩这么好的公司却在出事之后急剧下滑;以前我经常出席各种商务活动时,会有一些人过来和我握手,因为我是陈久霖身边的秘书;可是后来,人家一听说,口气却是‘ 啊?你就是陈久霖的秘书啊!’”

  “那段时间,不仅对陈久霖来说是个打击,对我们曾经中航油的职员来说,也是非常难熬的。很多人看到公司那个样子了,不少人都纷纷离职了。那个时候,我也很泄气。倒是陈还来劝我,说一切都会过去的。我选择继续留任中航油;直到顾炎飞过来接手重组中航油,我也继续在她身边做了两年才离开中航油。”

  “我真的很佩服他,他的性格很硬朗,输得起!”李彦表示,陈久霖在接受调查到被判入狱的那一年多所承受的压力,是常人难以想像的。

  此后,陈久霖返回新加坡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出现这样严重的错误,既有必然的因素,也有偶然的失误。出现这种情况,完全是违背我个人的意志的,世界上没有任何人会忍心亲手毁掉自己付出心血创造起来的事业。”

  李彦称陈已经在中航油案中承担了相当的责任,但她也说:“他走到今天,就冲这一点,我相信他未来会过得很好。”

  “我曾经到狱中探望过他。他比起四年前明显消瘦了许多,几乎是判若两人,与昔日杂志封面上炯炯有神、西装革履的样子大不一样。不过,至于他个人将来会面临怎样的命运,他说,不论今后出现什么样的事情,他都能面对。”李彦告诉记者,他目前已经回到北京,居住在北京一个普通小区的寓所里。

  关于陈久霖出狱之后有何打算?李彦说:“在他出狱之后,我们曾经通过电话。他告诉我,先休息一段时间。”

  在采访最后,这位陈久霖的前秘书说了这么一段话:“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凡人,都过着凡人的生活,因此将心比心吧。”

  (本报记者帅倩对本文亦有贡献)

---

分类题材: 人物_biogphy , 私有企业_pco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