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李显龙频繁谈论香港在担心什麽?

28/10/19

作者/来源:徐秋梦 香港01 https://www.hk01.com

频繁谈论香港局势 李显龙在担心什麽?

中国香港反修例暴力示威活动持续数月,迄今仍未平息。针对此事件的相关动态,中国国内、海外的舆论声一直不断。而在众多的声音之中,新加坡取代香港国际金融地位的呼声随之而起。

自香港6月示威活动至今,不少舆论都在谈论,新加坡将会成为该事件的获益者,并极有可能取代香港成为国际金融中心。此声音的根据是始于香港与新加坡近期的投资、服务业的数据变化。

路透社此前引述一位香港金融顾问表示:「一名香港商界大亨担忧香港形势,已将香港花旗银行账户中的1亿美元转移到新加坡。」

美国彭博社10月3日也报道说,美国投资银行高盛(Goldman Sachs)方面称,由于香港暴力示威不断升级,截至2019年8月底,香港本币存款出现淨流出,而新加坡外币存款淨流入,从数据上看,目前已有30亿至40亿美元的存款从中国香港转移至新加坡。

新加坡旅游局公布的数据显示,该国7月酒店的平均入住率为93.8%,为2005年以来纪录高位,上年同期为92.5%。分析师及酒店业者指出,香港自6月中旬开始的示威活动暴力冲突是让新加坡酒店业绩上升的重要因素。

从以上的数据看,新加坡似乎是从香港的动盪获取一定的利益。再加上,香港和新加坡曾同列「亚洲四小龙」,规模相近,双方为争夺亚太区域金融中心「缠斗」多年。基于这样的因素,香港社会运动的爆发,便让舆论将眼光放在了双方「争斗」的胜负之上。

值得注意的是,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并没有对这样的「得利」感到丝毫欣喜,反而表现出了担忧。

近段时间,李显龙不止一次在公开场合谈及香港问题。10月16日,他在一场商业会议中被《福布斯》杂志总编辑福布斯(Steve Forbes)问到与香港有关的问题,他表示,香港示威者提出的「五大诉求」根本没有任何解决问题的出路,只是想羞辱及推翻香港特区政府;10月4日,李显龙在一场大学生对话会中说:「香港和北京应该共同处理挑战,外人不应该干涉。」他也提醒,香港不是一个国家,必须遵守一国两制。

从李显龙的表态可以看到,新加坡显然希望香港问题儘快得到解决,并十分担忧香港事态的扩大。为何李显龙在该问题上变现得如此担忧,是为了向北京表现自己的政治正确?还是他看得更为长远?

新加坡虽是小国,却能在国际间有力地生存,这与李光耀与李显龙父子处理国际关係的智慧,以及他们对国际形势变化的敏鋭观察力有着莫大关係。李显龙之所以如此担忧香港问题极有可能与以下三点有关。

首先,香港问题或许会让新加坡获得短暂的利益,但香港长期的动盪极有可能会引发亚洲区域其他经济体的动盪。从香港在亚洲金融地位上看,它在对外直接投资流出方面排名第三,达到550亿美元;它又是亚洲第二大和全球第四大外汇交易市场,平均每日成交量4,370亿美元。到2017年3月底,香港还拥有全世界最大规模的离岸人民币资金池,佔据市场份额的70%。

不仅如此,香港还是亚洲最繁忙的港口之一。2017年,香港集装箱港口码头的吞吐量为20,770万TEU。从投资到港口吞吐量,各项数据已经显示出了香港在亚洲金融、贸易上扮演着极为重要的地位,更是亚洲经济发展的重要一环。

再从香港和新加坡的经贸关係看,双方在贸易和投资上关係密切。香港是新加坡2018年第五大贸易伙伴。据新加坡贸工部数据显示,两地之间的贸易额约佔新加坡国内生产总值的1.2%。与此同时,香港是新加坡第四大投资目的地。

基于此,在世界经济逐渐一体化和区域化,国际经济形势複杂的今天,香港的动盪必然会对亚洲、乃至整个世界的经济产生冲击。正如新加坡贸工部部长陈振声也在9月就曾发出警告,长期扰乱香港的稳定将对新加坡和更广泛地区产生「负面溢出效应」。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中美紧张局势短期难解

其次,香港的局面引发了李显龙对新加坡的反思。李显龙在10月15日的演讲中还指出:「如果香港近期的事发生在新加坡,(外界)对新加坡的信心将被摧毁,新加坡肯定会完蛋。」李显龙认为新加坡与香港经历十分相似,规模相当,具有一定的同质性。但不同是,相较于香港,新加坡缺少依仗和凭赖,若发生类似的事件,该国根本无法承担如此冲击。虽说香港与新加坡并不可同日而语,但李显龙居安思危的想法也是他为香港乱局担忧的重要因素。

最后,香港有涉及到中美博弈。特朗普(Donald Trump)10月7日说,希望香港问题得到「人道解决」。他还警告说,如果香港出现「不好」的结局,会在政治上让美中两国难以达成贸易协议。特朗普是所言显然是有意将香港问题与中美贸易战捆绑。

虽说中美的贸易谈判达成了阶段性的协议,但中美贸易战还未完全休战,两国之间的博弈也在继续。在这样的情况下,特朗普很可能今后还会利用该问题向中国政府施压。若真是如此,东盟将会面临选边站的可能。

此前,李显龙一直呼吁中美停打贸易战,并多次表示新加坡不想站队的意愿。东盟目前正在推进一体化的进程,若此时东盟国家因中美博弈的影响出现分歧,这无疑对东盟团结是极大的冲击,这同时也是李显龙对香港动乱造成的影响中最担忧的一点。

---

分类题材: 新中政经_gpsgcn, 亚洲政经_gpasia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