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正本清源剔除南大历史垃圾 四

26/10/19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李光耀回忆录》:‘当时的国防部常任秘书波卡斯是我们最信任的官员之一,他曾经担任政治部主任,认为不能信任受华文教育者,因为几乎所有的共产党人都接受华文教育。在招募军士和准尉加入武装部队,以训练我们的国民服役人员时,由于坚信受华文教育者容易变成华族沙文主义分子,同时比较倾向于支持共产主义,他宁可选用马来人。’

李光耀巧妙借用波卡斯重复了对华校生的偏见与诽谤。李光耀不会不知道在上世纪五十年代的市议会林清祥就已经反驳了这一种荒谬的逻辑观点:美国人都驾驶大汽车,驾驶大汽车的都是美国人?。

在新加坡历史里即便是英国人版本的马来亚殖民地历史,共产党是一个崭新的历史名词。英国人殖民马来亚一百三十年,即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共产党才频繁的出现在马来亚的史册。二战后,英国人开始以共产党标签华人政治,新中国成立后严格禁止华人往返中国大陆,并且把华人文教与共产党挂钩。

政客可以拿与共产党全然无关的华人历史事迹说事,指鹿为马,张冠李戴,胡说八道的歪曲马来亚华人文教是共产党。但是,研究马来亚华人文教历史尤其是专题探索南大历史的学者,却很有必要厘清与剔除鱼目混珠的伪造历史。

华人文教是共产党之说是一个时代潮流交替下的新政治产物。那么,此前之,即自开埠以来的一百三十年间,马来亚华人文教究竟是一个什么情况?这一时段之历史过程能够确切的体现华人文教的本来真面目。

如何去伪存真?举一个鲜明的睁眼说瞎话之历史案例。

李光耀《我一生的挑战——新加坡双语之路》严厉谴责南大:‘马来人和印度人假日如开斋节和哈芝节及屠妖节却照样敲钟上课。这种偏重中国习俗的假期安排,慢慢会和兄弟民族之间,形成了一道隔离的藩篱。这种把自己孤立起来的情景,如果给兄弟民族看在眼裡,记在心裡,如何不引起他们的反感和猜疑呢?’

李光耀的批评违背历史事实。殖民政府时代本地民族节日都不是公共假期,所以李光耀自己在这些节日也是照常上班。迟至2015年2月在仅数日内有逾万名请愿者要求把印度人神圣的大宝森节列为国定假日让人民同庆贺。历史难免要问,是谁被孤立起来?又是谁筑建一道种族隔离的藩篱?可见,李光耀的南大历史论述是倒打一耙。这也证实了官版南大历史确实是别有用心不足为信。

华人文教是共产党的政治标签,混淆了与共产党全然无所关系的华文教育历史。以1949年新中国成立为时间点,则此前的华文教育历史与共产党完全没有关系,所以绝对不能将之拿来叙事说事,要不然,那就是颠倒是非的恶意诬陷。

为此,重新认识华人文教的演化历程,有助否定华人文教是共产党的政治谎言。

首先、历史上,华人文教成为政治议题是一个渐进过程。1877年英国人设置华民护卫司署,1920年行政管制华文学校,主要是规范华人社会的活动与防止华人政治意识的萌芽滋长。二战后,基于后殖民时代的长远政治利益考量,1945年设定国民学校制度以英校取代华校。从此,华人文教成为华人政治的主要部分。

其二、华人社会的办学资金来自宗亲组织及行业社团与小商人的捐献。1829年商人开办方言私塾。20世纪初会馆开始办教育至1920年共成立36所华文学校。华人文化教育是商人回馈社会的公益,是满足族群人文需要不具政治目的。

其三、华校教师与华校课本都来自中国大陆是历史客观因素。英校是同样情况。本地即没有师资来源也没有课本资源。两者不同之处是,华校教导母语文化传承民族文化认同,英校教导英文为工作语文与效忠英国国王。华校强调民族文化认同不宣扬政治意识。英校不培育民族意识却宣扬政治效忠殖民地宗主国。

其四、华校课本都是中国国民党政府编制与发行的国内通用教科书。即便课本有政治色彩那也完全是孙中山的三民主义。也就是说,李光耀极度厌恶的一句话:咱们都是中国人,说的是,三民主义社会的中国人。将这句话扭曲为共产党在马来亚宣传咱们都是中国人是移花接木属于栽赃诬陷。

事实上,中国大陆出版刊物都全部被定性为共产党文宣属于违禁书本。话说,监狱的华文报纸严禁中国新闻举凡出现中国两个字就要被涂黑,即便是一则与中国没有关系只是报导发展中国家的新闻也因为有中国两个字被涂黑。这种杯弓蛇影草木皆兵的恐共反共心态,就是当年华校生面对的政治现实。

其五、咱们都是中国人一说是马来亚的客观政治现实。早年,印度人的政治地位优越于马来人与华人,最早的两场本地议会选举的最大选举人口是印度侨民。华人移民在法理上是中国国民,中国国民认同咱们都是中国人,那又何罪之有?

1955年万隆会议,中国总理周恩来告诫东南亚华侨效忠与归顺在地国家。但是,华人成为在地国家国民并非理所当然。如,新马合并东姑只答应在新加坡出生的公民自动成为联邦公民,其余约一半从中国、印度甚至马来亚的入籍人士,必须符合在联邦居住的条件,并通过马来语测验及格才能够成为联邦公民。对此,李光耀在处理华人归属问题上与巫统极端种族主义分子是一丘之貉。

历史上,华人除了对经济发展有巨大贡献,在抗日与肃清中也付出极大牺牲,但却还是被拒国门之外。李光耀始终质疑华校生的国家效忠意识。晚年的李光耀仍旧诽谤南大生是次等生。这类言论折射华校生是次等公民的病态政治思维。

其六、华人文教是共产党之说颠覆历史事实。英国人定义之华人政治是任何使用华文的政治派系,不论左派右翼或者左右投机的第三势力。事实上,右翼与第三势力都是旗帜鲜明的反共政治。显然的,说华文的都是共产党是一个谬论。李光耀努力学习华文不表示李光耀努力成为共产党。华人文教内涵是多元人文包括反共立场。

其七、过度渲染华人文教是共产党,导致全面忽略反共华人政治的存在。

历史上,反共华人政治势力不容小觑。例如,新中国成立后华校就升旗礼是否用红旗取代青天白日旗进行学生投票,结果是红旗以微差胜出。福利巴士罢工工潮是政府支持的右翼职工会与左派职工会的政治角力,结果是左派职工会领袖锒铛入狱。芳林补选李光耀以保持左翼团结为号召,结果却是让被讥笑为投机右翼的华人政治以大幅度选票击败。李光耀扶持之南大学生联谊会是职业学生组织,除收集校内情报也和南大学生会对抗。

明显的,右翼华人政治有足够势力抗衡左派华人政治,芳林补选结果是个案例。但是,这一个事实却被刻意忽略以便无限放大共产党威胁论。实际上,官方历史论述里没有反共华人政治的历史角色。也就是说,华人文教是共产党的语境下,反共华人政治是不存在的。

末了、英国人自1920年以来始终是严厉的管制华人文教。华人政治在明文禁止下也唯有通过社团如同德书报社进行活动。二战后的紧急法令更是彻底的挤压了共产党的政治空间。如此严峻的环境下华人文教如何会轻易的就被共产党操纵?显然的,华人文教是共产党之说并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凭据。其实,官方唯一的解说只是一句话:华校被马共渗透。试问,滴水不漏格局下,何来渗透可能?

总结而言,华人文教是共产党之说没有证据确凿的依据,只是凭借伪造,暗示,联想,诸如,不能信任受华文教育者;华族沙文主义分子;共产党都说华文;华校教师与华校课本都来自中国;咱们都是中国人等等移花接木伎俩凭空虚构的假象。

---

分类题材: 南洋大学史实_ntah , 政治_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