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印尼新加坡谈判飞行情报区

11/10/19

作者/来源:印尼商报 http://www.shangbaoindonesia.com

社論: 我国与新加坡 就飞行情报区问题谈判

我国与新加坡飞行情报区 (FIR) 问题的谈判能否取得成果,两国的互利合作承诺正在经受考验。因为谈判已经失败了几十年,今次如果谈判成功,将是佐科威总统的好成就,预计今后政府将能够适当有效地控制上述边境地区。

这期间上述边界领空的控制对我国非常不利,包括一些非常敏感的事情,因为它涉及国家主权问题。新加坡还控制着边界地区的所有商用飞机飞行,制定了包括报价费在内的许多规定。

10月8日,佐科威总统与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会晤后发表的新闻声明中说,两国于9月份签署了飞行情报区重组的谈判框架。目前两国的技术小组已开会,并有望很快取得具体成果。总统解释说:“技术小组已经开始谈判。我们鼓励尽快进行谈判以取得具体成果。”

目前,新加坡不仅控制了廖内群岛上空,还继续进行空中军事演习。在没有明确法律框架的情况下,新加坡各种型号的战斗机在印尼领土训练,对我们非常不利。最初,新加坡的军事演习是根据两国关于军事训练区(MTA)的协定进行的。

然而该协定已经于2001年结束,并且没有延长,因为我国政府感到处境不利。新加坡空军继续进行军事演习,因此任何飞机,包括我国空军的战斗机都不得越过该军事训练区。政府已就这问题进行了多次谈判,甚至在2007年,该协议的扩展草案,即国防合作协议(DCA)也已出台,但直到现在还没有被落实。

除了军事训练区问题外,我国在廖内群岛的领空也被新加坡控制,自1946年以来一直都是如此,这是根据联合国授权通过国际民航组织(ICAO)提交给新加坡的,这与定期飞行许可证有关。在廖内群岛领空跨越100海里或200公里的航空公司,包括我国飞机都必须得到新加坡空中交通管制(ATC)的许可。

新加坡飞行情报区是一个繁忙的航空交通区。每条航线每分钟都有航空公司,包括外国航班的数十架飞机飞越。他们必须向新加坡支付费用,而我国只能得到一点补偿。一位消息人士说,在飞行情报区通过的每一架飞机都必须支付6美元。

我国前空军参谋长Chappy Hakim不久前表示,如果这一飞行情报区问题得不到解决,我国将极易受到其他国家的控制。

我国境内的航班应完全由我国政府,而不是新加坡控制。我国确实必须更新空中交通导航技术(ATC),日后如果我国必须管制廖内群岛的空中交通,便能够很好地发挥作用。

眼下谈判正在进行。海洋事务统筹部长鲁胡特(Luhut Binsar Pandjaitan)确保不再出现阻碍我国和新加坡之间就飞行情报区问题进行谈判的关键问题。

他认为,不应该把一切都留下来,有了问题就必须解决,不可听之任之。他在本周二下午说:“须把它视为大国之间的问题,争取实现双赢,如果期望一切都是完美的,我想我都做不到。”

我们已了解清楚,与新加坡接壤的边境地区的飞行情报区问题,不仅涉及经济问题,而且涉及国家主权。控制国家领空是重要问题。尤其政府已决定在廖内群岛设立一个联合区域防卫司令部(Kogabwilhan),显示我们维护国家主权的愿望和决心。如果仍由邻国控制该地区领空,当然很危险。

因此,我们完全支持与新加坡就飞行情报区的谈判及其接管工作。困难是肯定的,到目前为止,与新加坡的谈判一直都是非常艰辛的,总给我们造成损失。政府有可能必须提供“非常大”的补偿,但控制国家主权的问题重要得多,且具有战略意义。佐科威总统在第二任期(2019到2024年)若能够完成上述从新加坡手中把飞行情报区接管过来的任务,他将留下挺有价值的遗产。

---

分类题材: 地缘政治_g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