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国际货币体系动摇

31/03/09

作者/来源: 东方今报 http://finance.sina.com.cn

由于美国举债过度,近期甚至开动“印钞机”大举救市,美元储备货币的地位遭到众多国家的质疑。

  而欧洲央行也将于本周四公布最新利率决议,市场普遍预计,如果利率达到近乎零的最低水准,欧洲央行有可能继美联储之后,开动“印钞机”。

  现行货币体系日益混乱,一场现实版的“货币战争”已经硝烟弥漫,国际金融和货币体系进行新一轮洗牌的呼声日益成为多国共识。有专家认为,关于“超主权储备货币”的讨论只是预热,国际货币体系的改革面临三极鼎立的局面。

  美元四面楚歌

  G20金融峰会召开在即,中、俄、欧盟呼吁终结美元独霸时代

  G20金融峰会召开在即,美元地位却遭到前所未有的挑战。

  3月18日美联储大举回购3000亿美元美国长期国债,致使美元指数暴跌5%,创下1985年以来最大单日跌幅,更使得全球各主要经济体纷纷对美元的独大地位提出反制。3月14日,“金砖四国”(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财长发布联合公报,要求立即采取措施扩大四国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中的话语权和代表权。

  3月16日,深受石油美元“迫害”的俄罗斯引发了对美元霸权的挑战。在俄罗斯总统新闻局的官方网站上,俄罗斯提议建立“超国家”的“超级储备货币”,并赋予IMF或新的国际金融组织以发行机关的地位。

  自3月23日起,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连续两天在央行官方网站发表文章,倡议将IMF的特别提款权(SDR),发展为超主权储备货币,并逐步替换现有储备货币即美元。这一观点得到了“金砖四国”中其他国家的支持,同时欧盟也向美元施压,提出打破国际金融旧体系的建议。

  周小川23日在题为《关于改革国际货币体系的思考》的文章中指出,此次金融危机反映出现行国际货币体系的内在缺陷和系统性风险,因此必须创造性地改革和完善现行国际货币体系,“通过创造一种与主权国家脱钩,并能保持币值长期稳定的国际储备货币,才能避免主权信用货币作为储备货币的内在缺陷,是国际货币体系改革的理想目标”。

  中美两度攻防

  周小川的文章引发了中美之间几度看似温和实质尖锐的较量

  在周小川的文章发布的同时,美国财长盖特纳和美联储主席伯南克正在国会接受质询。在国会听证会上,在“是否会抨击关于让美国弃用美元而转用某种国际货币的建议”的质询下,盖特纳和伯南克都做出了“是,我会这样做的”回答。3月24日,在白宫的记者招待会上,奥巴马一改往日美国总统不直接评论美元价值的传统,积极地为美元辩护。奥巴马称美元“异常坚挺”,“因此,我认为没必要设立新的全球货币”。

  正当中美第一轮攻防激烈的时候,香港特首曾荫权表示,香港可能会打破维持了近26年的“盯住美元”政策,未来可能转而盯住人民币。而对于提升人民币地位的第二战线——人民币区域化,曾荫权认为,亚洲国家应该继续研究成立亚洲区统一货币的可行方案,并强调“亚元”的落实应该建立在人民币自由兑换的基础上。

  3月25日,盖特纳一句“对在国际储备中扩大特别提款权用途,我们持非常开放的态度”的表态,顿时使得美元对欧元汇率下跌1.3%。稍后盖特纳又以“我认为美元仍是全球占主导地位的储备货币”的喊话收复了美元的跌幅。

  3月26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正式通过了推进上海加快建设为国际金融中心和国际航运中心的意见。意见计划到2020年,将上海基本建设成为与我国经济实力以及人民币国际地位相适应的国际金融中心。

  中美一周内两度较量,这也许只是人民币对美元霸权地位抗衡的开始。

  欧元,站在危机边缘

  传欧洲央行本周将步美联储后尘,启动“印钞机”

  欧洲央行将于本周四公布最新利率决议,市场普遍预计,欧洲央行将降息50个基点至纪录新低1%,并调降隔夜存款利率至0.25%的预期。如果利率达到近乎零的最低水准,欧洲央行可能采取类似美联储购买商业票据和资产担保证券(ABS)的措施。但重点将是买入民间债券,并很可能从买入银行发行的债券入手。

  欧洲央行副总裁帕帕季莫斯表示,由于欧洲的商业票据和企业债市场比美国小,因此央行干预规模也会比美国小。

  帕帕季莫斯称,还有一种选择是延长银行通过ECB流动性操作获得资金的期限。其他欧洲央行官员亦表达类似观点,认为应将目前最长六个月的贷款期限加以延长。“帕帕季莫斯的评论,是迄今欧洲央行就展开一项购买计划最明确的承认。”苏格兰皇家银行经济分析师称。

  未来,三足鼎立

  在G20峰会上,美国、欧元区与东亚新兴市场国家将就国际货币体系重建展开博弈

  24日,周小川在央行网站再度发表长文《关于储蓄率问题的思考》,响应对中国储蓄率失衡造成金融危机的指责,并直指美元担当国际储备货币所存在的问题:“当一些国家储蓄增加时,如表现为美元外汇储备,就不可避免地使资金流向美国。”“同时,全球外汇资产过度集中于单一货币,容易出现事与愿违的异常现象。”

  周小川指出,除加强监管合作、引导储蓄资金合理流动外,国际社会应加强对主要储备货币发行国经济金融政策监督,提升SDR的地位和作用,长期稳步推动国际货币体系向多元化发展。

  报道援引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专家张明的观点称,从目前的争论中可以看出,国际货币体系的改革面临三极鼎立的局面。他认为,在G20 峰会上,美国、欧元区与东亚新兴市场国家将就如何刺激经济增长以及国际货币体系重建等内容展开博弈,而现在关于“超主权储备货币”的讨论只是预热,届时“ 三方博弈将加速国际货币体系三极鼎立局面的形成”。

  中国的自信

  王岐山:中国愿意为扩充IMF资金库作力所能及的贡献

  中国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27日在英国《泰晤士报》发表文章称,中国愿意为扩充IMF资金库作出力所能及的贡献。

  除了对新的国际储备货币的讨论外,如何改革现有的国际金融体系,也是争议的话题之一。王岐山在文章中表示:在确保安全和合理回报的前提下,中方支持增加IMF的财政资源。中方愿意积极参加筹集资源的办法的探索,并尽自己所能进行这方面的努力。“我们认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应该通过以配额为基础的体系以及自愿捐助两种途径来调动资源,以取得贡献国家权利和义务的平衡。”

  IMF总裁卡恩27日提出了几个希望峰会能取得成果的关键问题,其中包括希望增加贷款资源至少达到5000亿美元。

  王岐山表示,增加IMF资金的过程中,第一要务是增长配额。如果短期内不能完成这一任务,那么应当按照当前的配额来决定出资。如果配额出资不能达到当前需要,IMF可以发行债券,中国将成为债券购买者之一。

  一些西方国家领导人曾呼吁,中国把近2万亿美元外汇储备的一部分贡献给IMF作为援助资金。王岐山在文章中回应说,资源增加的规模应考虑国家之间的差异而定,这些差异包括发展的阶段,人均GDP,外汇储备的性质、构成和支撑,以及该国经济安全对外汇储备的依赖程度等。“仅仅通过外汇储备的规模大小来确定贡献的规模是不现实的,也是不公平的”。

  新加坡当地媒体昨日发表评论称,中国此举展现了高度自信。德意志银行的经济学家马骏说:“中国需要在G20发挥更加突出的作用,因为这是一个参与新的全球金融系统设计和建设的关键时刻。”

  综合广州日报、第一财经日报、中国证券报、华夏时报报道

---

分类题材: 全球政经_gpoleco,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