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网络假新闻充斥媒体教育待加强

07/10/19

作者/来源:明报社评 https://news.mingpao.com

网络上出现大量真假难辨的信息,而这些信息影响着各个地方的政治生态,各国政府对该如何管理网络信息传播一筹莫展,新加坡国会通过以法例赋予官员权力去制止假新闻流传,但惹来批评;反对意见认为应该由媒体自律。如何管理这个新生事物的争论相信还会持续下去,即使这样,媒体教育确是急不容缓,让网上新闻用家提升辨别真伪的能力,是政府应该做的,什麽都不做,网上假新闻将会继续处于无政府状态。

新加坡议会今年5月通过的《防止网路假资讯和网路操纵法桉》日前生效,这个以打击假新闻为目的的法例,赋予官员权力判定网络上的信息是否危害公众利益,范围包括国家安全、公共卫生和金融安全、影响新加坡与其他国家友好关係,以及影响选举公正等方面。网站可被要求删除有关信息或者加上更正信息,违例者可被判监禁10年或罚款566万港元。

新加坡官方为这条史上最严苛的法例辩护时表示,该法例并非为打击政治异见,只是确保网络使用者获得真确信息,对政府决定不服者,可以到法院提出挑战。但抱怀疑态度的批评者认为,由政府官员来判定信息真伪,使政府的权力过大。

网络上充斥着各类假新闻是不争的事实,製造假新闻的个人或者利益集团,其意图複杂,其中有的是商业动机,为了更大的点击率而获取广告收益,有的是个人为了各种原因伤害他人或者某个企业,特别受各国政府关注的是政治动机,俄罗斯被指是製造假新闻企图干预美国总统大选以及英国脱欧公投的元凶,脸书(facebook)最近关闭多个来自内地的帐号,指出的理由是该等帐号将香港的示威者称之为「曱甴」,有政府背后操作之嫌。

网上新闻真假难辨
他律自律莫衷一是

互联网成立至今已经30年,网络给普罗大众带来各种通讯便利和效率,功德无量,但由于网络媒体进入市场门槛的条件十分之低,传统媒体在网络市场的竞争十分激烈,社交媒体的个人帐号更享有几乎毫无限制的言论自由,网络发布假新闻在机制上存在很大漏洞,容易被利用。现在的状态是网络达尔文主义:声大者生存。最多人重複讲的,即使是假新闻也会由于习非成是变成以假乱真。除了假新闻外,还出现大量的网络欺凌、鼓吹自杀和自我摧残、儿童色情,甚至是美化暴力和恐怖主义罪行的言论。

对付网上虚假新闻纷陈,大多数人都赞成要处置,但究竟由谁来负责,是政府还是媒体,抑或由使用者自行判定,至今仍然莫衷一是,目前唯一有共识的是对付儿童色情的手段,各国都有十分严厉的法例处置。而对于打击假新闻这个极度敏感的争议议题,仍然是众说纷纭,原因是假新闻与宣传如何界定?今天被认为是假新闻,明天可能就会得到证实,更难判断的是半真半假,又或者,实名制的宣传和挂羊头卖狗肉的假新闻,如何判定哪些属于言论自由?哪些是借自由之名行恶意攻击之实?

传统媒体经过百多年的发展,公器的性质逐渐被承认和媒体所奉行,对于避免假新闻,法律的管束和自律的机制,也渐次完善。而网络则是新生事物,以过去还未必是行之有效的他律机制对付假新闻,已经失效,而网络平台的自律措施,一是以营利为目的的媒体,将真假新闻去芜存菁难有自律的诱因,更甚者是某些媒体在市场上独大,比如脸书还同时拥有WhatsApp和Instagram,一家企业的影响力,比几个国家加起来还要大,即使这些网络平台声称要自律,以维持良好的企业形象,但具体的做法也缺乏透明度。加上网络无疆界,要处理起来也因各国的法律制度差异而难度增加。

培养用家分析能力
媒体教育刻不容缓

网络新闻真假难辨的乱局无可避免,而今有些国家赋予政府某种程度权力去管理网络信息,比起无政府的状态,起码有一方主导的力量去应对,但也要小心行事,警惕当权者藉打击假新闻之名侵犯新闻和言论自由,应从长计议及不断完善。然而,无论是依靠政府他律还是网络平台自律,或者双管齐下,都需要对网络用家提供媒体教育。

网络使用者从网络媒体上接收到的新闻,最终会根据信息而採取行动,这些行动长远来说对个人和社会都是兹事体大。西方国家崇尚自由,但从教育方面着手,从小认识网络新闻的生产过程,哪些因素对信息的最终结果会产生什麽影响,以培养网民用家客观分析网络新闻,从而做出正确的判断,杜绝盲从附和的危害。这方面,特区政府教育局在制定政策方面刻不容缓,学校和教师在担负教育使命方面,都责无旁贷。

欢迎回应 editorial@mingpao.com

---

分类题材: 社会_society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