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国母亲质疑数学考题为难小六生

02/10/19

作者/来源:东方日报 https://www.orientaldaily.com.my

新国小六生母亲发千字函 质疑考题为难小六生

(新加坡1日讯)新加坡一名小六生母亲在面子书发千字函致该国教育部长,反映孩子上周参加数学考试遇到多道难题不会做,信心大受打击,质疑当局出考题为难12岁小孩,上述贴文引发家长两极反应。

小六会考主要试卷部分上周四开考,有家长就对上周五的数学卷子出题过难表达不满,在面子书写了超过千字文发给教育部长王乙康。

该名母亲写道,该数学卷子让不少考生出来后垂头丧气,信心彻底被打击。虽然说最终成绩会以曲线分布分高低,但她认为重点是不该让年纪轻轻的孩子们,经过长年累月的努力,却在“定生死”的4天会考面临题目太难的苦痛。

“我的儿子数学一般,我只祈求他能做完……结果他考完后非常挫败,对于试卷二的每个题目(的难度)都惊呆了。据我所知,他不是唯一这样觉得的考生。”

该名母亲表示,学校的数学预考就设得人性化许多,儿子做完后笑著回家,深受鼓励,因此不解为何教育部和考评局设那么难的题目。

“如果连大人都觉得难解答,那代表我们的体制出现很大的问题。”

她认为,既然日后出去求职也用不上会考成绩,为何让会考成为小孩的梦魇,并影响考生们本周应考的心情。

上述贴文在社交媒体传开后,有部分家长力挺认同这位母亲的看法,但也有家长持反对意见。有家长在论坛上表示,孩子有挫败感是成长的必经之路,家长们不该过度反应。也有网民认为,考试出难题分高下很正常,家长们不应小题大做。

据报道,去年共有397起自杀案例,比前年的361起增加10%。另外,有22名年龄介于10岁至19岁的青少年自杀,其中男性占19人,创历年新高。 

该名母亲就举了上述报道表示,其中一个因素就是课业压力,并质问为何课业会给予年轻人那么大的压力,以致于此。

前教师邱女士(50岁)接受《新明日报》访问时表示,其子今年也是小六会考生,也有提到最后两题相当具挑战性,但并未听闻或看到学校同学为此大哭或是垂头丧气。

“听说试卷一题目蛮容易的,试卷二只有最后两题比较难,那我觉得蛮合理的,毕竟一份考卷需要有两到三题的题目,才能区分出学生水平的高低。”

她认为,就如那么母亲所说的,会考成绩也不会影响日后求职,那作为家长的就要理解会考成绩不好不代表孩子失败了,家长的心态必须有所调整,才能帮助到孩子。

另一小学教师则说,今年的数学考题确实比往年更有挑战性,但还在合理的范围内。

“不会答,当然会难过,可也不至于到挫败。”

会考不该让孩子哭

新加坡考试与评鉴局前总裁陈丽珠认为,会考不该让孩子哭。

担任新加坡考试与评鉴局总裁11年的陈丽珠今年初退休。她在上个月接受教育部专为家长提供教育资讯的网站Schoolbag的专访,分享她的出题原则。

陈丽珠说,她除了要出题考官去思考题目出得好不好、是否符合教学课程、数学题是在考孩子的数学还是语文能力等。最后,她还嘱咐考官,任何试卷都不该让孩子们哭泣。

她解释,学生若不知道其实自己不会做,即使答错了但至少尝试了,可如果题目彻底难倒学生,那他们就会哭。

陈丽珠带领考评局拟出有挑战性,但无形中能层层取得解答的题目。

“孩子会觉得,我可以做第一部分但不会第二部分。不过,其实那第一部分或能提供继续答下去的暗示。”

她补充,会时时提醒出题考官,要记得答题的是幼小的孩子们,不仅仅是在出个能给予孩子成绩和结果的卷子而已。

---

分类题材: 教育_education , 社会_societ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