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政治正确与南大历史垃圾

28/09/19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前朝历史后人撰写的惯例注定了政治正确历史有时效性的宿命。按这历史惯例,政治正确的南大历史必然会被时间所淘汰,终将沦为被人舍弃的南大历史垃圾。

学者选择政治正确立场论述南大历史是个人学问选择,应该得到学术自由的尊重。然而,由此而产生出污染南大历史的论说,却是违背了学问追求真相的基本原则。简言之,探索南大历史应该是追求南大历史真相,而非污染南大历史事实。

故此,有意撰写南大历史论文的年轻学者,对立论立场的选择确实是应该十分谨慎的再三考量。制造历史垃圾换取博士学位是会让后人非议耻笑的不明智选择。

当下的政治现实是官媒与学术主流的论述都严格遵守官方立场。因此,官方媒介出版的南大历史资料都是政治正确的历史资料。在这一个社会约束条件下,如何分辨真假南大历史成为年轻学者能力的试金石。

值得离题一提的是,李光耀改组新大政治系之前,大学出版的历史教科书与政治论述都是学术性著述具极高参考价值。但是,这批被认为政治不太正确的著述已经被历史尘封。历史上,李光耀以政治系无助经济发展为理由把政治系并入人文与社会科学系;本质上就是解散政治系。王赓武把南大政治系改组为政行系,及后来的南大并入新大正是同一思维模式。近日,国大规定政治学会领导必须由新加坡人担任,再次体现出了政治正确在新加坡政治生态环境的重要性。

这说明了,新加坡并非认真从事学术性研究南大历史的理想场所,而是制造南大历史垃圾的不二选择。前些年,一名政客指关闭南洋大学是华社的妥协和牺牲;明目张胆的杜撰国家历史,必然会被时间淘汰,所以是件典型的南大历史垃圾。

政治正确优先于探索事实真相的结果是,学者为了迎合官方政治思维,唯有通过形形色色的理论技巧,比如,以所谓的社会学来包装背离历史事实的记述。专业词汇可以提高学术性却无法改变历史真实性。现实是,假的真不了。

对此,林语堂事件涉及的南大历史论述是一个好例子,适合用来示范分辨真假南大历史叙述。例如,在试图解释林语堂事件的前因后果,有论述指出办学理念、职权分配、政治拟态、文化离异、土地隔膜等是双方发生争执的根本。借此把林语堂事件的犯错一方,从林语堂身上转嫁于南大执委。这是因为指责南大犯错是一个政治正确的历史观。然而,这种节外生枝的主观意识除了污染南大历史之外,丝毫改变不了林语堂是事件之罪魁祸首的历史事实。毕竟,真的假不了。

按南大历史文献,林语堂坚持推倒重建南大建筑群以及提出不可行的财政约算案是双方争执与关系破裂的根本。舍此之外的其他论述都不是南大历史事实。简言之,这些额外添加的南大历史论述纯属杜撰。杜撰只能是鱼目混珠。

即便如此,对南大历史而言,泾渭分明情况下,这类论述如果是以林语堂个人历史为中心,即从林语堂个人事业成败来论述林语堂在南大的一段历史,那是可以接受的。毕竟,林语堂如何看待自己在南大的历史,外人如何评介林语堂在南大的成败,都是属于林语堂的个人历史。基于林语堂个人历史与南大历史是两码事,毫不相干,所以南大历史没有必要反对如此这般的林语堂历史。换言之,泾渭分明的历史论述具备各说各话的空间。

然而,如果允许使用林语堂个人历史来论述南大历史,也就是说,搅和了泾渭分明的界限,那就是等同接受办学理念、职权分配、政治拟态、文化离异、土地隔膜等是林语堂与南大执委发生争执的原因。如此一来,真正的南大历史事实就会被先模糊后取代,结果是历史真相的消失无踪。也就是说,无中生有的伪历史会全面顶替了原来历史的真面目。理所当然,南大历史必然要坚决消灭这类伪历史的存在,以防止其对南大历史产生污染。

事实上,林语堂在离开南大后所撰写的辩护文,除了对南大执委做出重复不断的人身攻击之外就剩下胡说八道的共产党阴谋论,并没有片言只语谈论南大教学的任何情况,更遑论对校政争议的辩解。林语堂从来就没有把南大教学与校政当一回事。事实也确实如此。

按林语堂的说法,在抵达南大的两个月之后就因为校园建设发生争执,随后而至是预算案争执,之后,坚持了五十天的艰难讨价还价之后离开南大。由始至终,与南大执委没有就教学等等问题进行会议沟通。

从林语堂的履历来看,虽然有过短暂的大学教职经验,却未必有什么办大学的真知灼见。从常理来判断,林语堂是不会有兴趣与不识之无的陈六使讨论教学与校政问题。事实既然如此,双方又何来存在这些方面的争执?

林语堂是在1955年4月7日领取遣散费。南大是在1956年3月30 日上课。这说明了,潘国渠接手林语堂留下的烂摊子,妥善处理了南大的教职员征聘与办好大学开课教学等等的教务与校政工作。南大的实际运作与林语堂毫无关系。

可见,之所以提出新论点的目的无非是要以高学历的文明来对比不识之无的野蛮,借双方文凭资历之高低落差来转移双方冲突的焦点。这企图正是以假乱真。

在林语堂事件上,校园建设与预算案争执是事实真相,办学理念职权分配等等则纯粹是虚构的南大历史。简言之,林语堂与南大执委之间从来没有发生过教学与校政的争议。这些争议纯属虚构并非南大历史的事实。

历史会叙述自己的故事,历史垃圾必然会被时间淘汰。政治正确尽头必然也会出现历史真相。

---

分类题材: 南洋大学史实_ntah , 政治_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