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与韩国儒家伦理道德教育的比较及启示

29/08/04

新加坡与韩国儒家伦理道德教育的比较及启示

作者: 陈冬霞 日期: 29-8-2004 来源: http://ffw.nciae.edu.cn/shownews.asp?id=209

摘 要:新加坡和韩国这两个国家在经济建设上取得巨大成就的同时,在道德建设方面都极为重视东方传统的儒家伦理教育,并且取得了显著成效。分析新、韩两国儒家伦理道德教育之间的异同,从中可以得到许多有益的启示。
关键词:新加坡;韩国;儒家伦理;道德教育;启示

一、 新加坡和韩国儒家伦理道德教育的相同之处

首先,两国都相当重视儒家伦理道德教育

新加坡政府认为,儒家的许多伦理观念仍适用于今天的社会,并赋予了它新的内涵。1982年2月,新加坡政府宣布在中学施行儒家伦理课程,作为中三中四学生的选修宗教课程之一。1985年《儒家伦理》教材正式出版,开始在全国各地通用。除了《儒家伦理》课教材,新加坡还出版了一大批道德文明教育的通俗读物,如《道德教育文选》丛书,其中收入了中国古代“劝学”、“孔融让梨”、“愚公移山”、“大禹治水”等道德故事,并配有英文;1990年还出版了一部英译《三字经》,该书已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选人了《儿童道德丛书》。可以说,新加坡是世界上最早把儒家伦理撰写成课本,在学校作为德育科目来教学,并取得了显著成效的国家之一。

在韩国,儒学自一千多年前传人之后,便成为维系韩国社会发展和民族自立自强的崭新民族精神气质的力量。韩国人把这种体现韩民族精神的儒学作为教育的基础和学校德育的主体框架,通过德育,使儒学反作用于韩国文化建设,培养了一代又一代有强烈民族意识的韩国人。汉城大学教授金学圭说:“自古以来,韩国在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所受孔教的影响很大,尤其是社会伦理方面之影响,一直到现在特别显著。韩国人当中,信基督教、佛教等异端宗教的人颇多,可是韩国社会里面通行的伦理道德,基本上皆遵用孔教伦理。换句话说,现在韩国人的生活习惯与对人关系等等,无论其宗教如何,大都是来自儒教的。所以从现代的社会生活的情形来看,世界上儒教的伦理保存得最多的国家,敢说是韩国。”

其次,两国注重推行儒家伦理道德教育的目的基本一致

新加坡1965年建国后专心致力于现代化建设,西方颓废的价值观念也大量涌人,原有的社会道德和价值观念岌岌可危,西方的社会问题如吸毒、色情、暴力等在新加坡日益突出,个人主义、趋炎附势和享乐主义等思潮泛滥,使公民的道德水平下降。新加坡政府决定“不惜以任何代价抵御西方歪风的侵袭”,并为此在70年代末发动了一场自上而下的全国“文化再生运动”,极力倡导东方的文化价值观,尤其是儒家的精神遗产。冈新加坡政府在大量引进西方科学技术的同时,借鉴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儒家思想,积极弘扬东方的传统价值观。

在韩国,随着西方技术和文化的大量涌人,其道德传统也受到了某种程度的破坏,许多社会问题也随之而生。诸如道德沉沦、拜金主义、青少年犯罪率上升以及厌学、酗酒、吸毒、使用暴力的学生比重日益增大等。在这种情况下,韩国政府意识到强调传统道德和传统文化教育的必要性。为防止西方价值观对传统道德观念的过度冲击和侵蚀,以维护传统美德习俗,学校把学习传统的习俗和儒家伦理美德作为重要的内容,对学校《道德》课程进行改革。

再次,在教育内容上,两国都结合了本国的历史和国情,并赋予儒家伦理以现代意义。

新加坡儒学在内涵上剔除了传统儒学中带有强烈封建性色彩的政治学说,而强调其中关于个人道德修养的内容,并根据新加坡这个工业化城市国家和多元种族、多元宗教的国情加以改造和发展,赋予其符合现代生活的内容和形式,以适应其道德建设的需要。新加坡的《儒家伦理》教材,充分体现了传统文化现代化的特色,它所贯彻的基本精神是“把适合我国社会的儒家伦理价值观念灌输给年轻的学生”。

儒家思想在韩国深入人心,但儒家伦理进入韩国文化,并作用于学校德育,不是直接的、原本的,而是接受了韩国文化的改进和受到学校德育的相应选择的结果。一方面,儒家伦理的某些部分被删去、被改写,或在中国被强调的东西而在韩国不被重视;另一方面,儒家伦理的某些东西已根据韩国实际被重新阐释。儒学伦理在韩国随着时代的变迁而不断发展。

最后,在教育途径上,两国都遵循循序渐进的原则,注重道德教育与实践的结合

新加坡纳入教学计划的《公民与道德教育》课程根据中小学生心理发展的不同特征进行总体设计,循序渐进,由表及里,巧妙安排,课程的标准建立在不断扩展的人际关系的基础上,由个人扩展到社会国家,并针对不同年龄层次的学生采用实用性、操作性很强的教育方法和教材。在教材上,小学的《好公民》、中学的《儒家伦理》、大学的《东亚哲学》,构成了介绍东方道德教育序列,并规定华人必修《儒家伦理》课。在教学方法,小学1~3年级以连环画为主;4—6年级以生活实例为主;在中学,四年级则开设《儒家伦理》这门选修课程,完善和深化从小学到中学的道德教育。在道德实践上,为了使道德原则内化为学生自己的道德信念,新加坡很重视道德教育与道德实践相结合,学校要求学生必须人人动手打扫卫生,中学生要负责清洗学校的厕所,学校还经常组织学生参加社会上开展的“忠诚周”、“礼貌周”、“孝顺周”、“国民意识周”等特别周活动,旨在从小培养学生服务社会的意识和习惯。

韩国德育最突出的功能是保持和传递儒学思想。首先,在家庭教育、幼儿教育中就开始灌输有关儒学的观念。其次,从初中“国民伦理”科开始就系统讲授儒家伦理,“君为臣之纲、父为子之纲、夫为妻之纲”和“仁、义、礼、智、信”的三纲五常,强调忠孝等伦理和互相团结的精神。再次,强调儒学与社会实践相结合,促使韩国人在社会活动中实践儒家伦理,把儒学融人民族的潜意识之中,变成民族集体性格和无穷的精神力量;把儒家义理精神应用于民族主义上,把伦理道德视为治世之宝典,把君臣父子观念作为修身养性之德铭,引导学生重视道德修身与重视国家民族兴衰联系起来,力图把忠孝观与现代科技相结合,培养精忠报国的有文化的韩国人。

二、 新加坡和韩国儒家伦理道德教育的不同之处

第一,在内容上,侧重点有所不同

传统儒学中的“八德”即“忠孝仁爱礼义廉耻”是新加坡推广儒家伦理的核心内容。但新加坡政府结合具体国情,赋予其新的内涵:所谓“忠”,不仅包括爱国,爱校,以校为荣,还包括敬业乐业;“孝”就是要孝敬父母、尊老敬贤;“仁”与“爱”不仅包括爱人,还包括爱己(自尊)、爱物;“礼”和“义”,不仅包括尊敬别人、尊敬老师、尊敬长辈,还包括守法;“廉”就是为官的德行,是做官的基本道德规范,它要求新加坡的官员树立为国、为众人服务的思想,要有为国为民牺牲奉献的精神;“耻”就是指人们的羞耻之心,号召国民堂堂正正做人,为社会进步、富国强民做贡献。

韩国的道德建设与道德教育的重点,则是“八德”中的“三德”:忠、孝、礼。“忠”就是要效忠大韩民国。“孝”指亲情之爱。韩国学者与学校仍然教育国民认识父母对子女的亲爱、子女对父母的孝敬,这种双向的责任与义务,是家和万事兴的基础。在家尽孝,于国才能尽忠,突出“孝道”在道德规范体系中的基础性及其时空超越性。“礼”是人际文明的规范,注重礼节是自古以来韩国人不变的民族形象。

第二,两国的伦理道德教育在具体途径上有所不同

新加坡注重法纪教育,坚持德法兼施。其思想政洽教育一方面有亲切感人的理念和口号号召大家,另一方面政府则通过法治和社会引导的方式,规范人们的日常行为。例如,在提倡“孝道”的同时,政府通过立法保证子女照顾和供养年迈的父母,并在住房及税收政策方面对与老人居住在一起的家庭实行优惠,而对不与父母同住的家庭实行相应的经济惩罚,通过舆论曝光遗弃父母的不道德行为,使传统道德和风俗法律化和制度化。而韩国则在日常生活当中实行潜移默化的儒家伦理道德教育。韩国的学生每时每地都无不接受儒教的熏染,其程度之深,范围之广,是其他民族所不可比拟的。这可以从相似的民间节日以及习俗风情中深刻地感受到。韩国多用阴历,其传统节日如正月春节、正月十五元宵、观灯节、五月端阳节、七夕节、中秋节等都同中国节日相同,其婚嫁生丧等习俗与中国也很相似,如丧葬仪式小的祭祀亡灵,按亲疏关系守孝,其间不得成婚等。这些习俗中始终贯穿着浓厚的儒家伦理,体现出上下尊卑和家族共同体的文化及民族精神。青少年从小就在这种文化中成长,因此也必然感受到这些习俗中儒教伦理所散发的道德作用。

三、 新加坡和韩国儒家伦理道德教育对我们的启示

通过对新加坡和韩国的儒家伦理道德教育的比较分析,结合我国国情,可以得出许多有益的启示。

第一,正确处理东西方文化的关系,吸收儒家伦理的精华,结合当今时代发展的特点,不断充实完善德育的内容

与新加坡和韩国一样,我国同样面临着东西方文化的融合与碰撞。新加坡和韩国批判地弘扬儒家文化,很好地解决了东西方文化的关系问题。我国在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中更应该弘扬中华民族传统美德。

源远流长的中国传统文化,经过几千年的积淀,形成了以儒家伦理思想为核心的传统价值观念,这其中既有封建性的糟粕,又有在今天仍有重要意义的精华。正如美国哈佛大学教授杜维明所说,儒家思想是两种哲学,即政治儒学和人生伦理。政治儒学是为古代君王制度的合理化作辩护的,人生伦理规范了个人的日常言行举止。所以,我们要认真对其加以区分,去除不适应现代社会的封建性糟粕,并结合当今时代发展的新特点,不断充实新的内容。

第二,赋予“忠”以时代意义,加强爱国主义教育

新加坡和韩国两国虽然在内容上都根据本国的国情和历史对儒家伦理“八德”有不同的解释,但是两国的明显共同之处就是强调“忠”——爱国。

新加坡是多种族国家,它结合自身特点采取各种措施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突出强调国家和社会利益,增强了民族凝聚力,激发了民族自豪感,鼓舞了各民族人民为新加坡的文明进步而团结奋斗,充分体现了爱国主义的感召力。韩国则属单一民族,因而把国家看成是一个大家族,不仅把忠孝一致作为儒教的行为模式,而且强调把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作为安国立命的伦理纲常,使青少年以及所有的公民都从中强烈地感受到浓厚的道德熏陶和民族精神感染,有力地支持了学校德育中的儒教阐释讲解。

我国在加快进行现代化建设过程中,也要一如既往地加强爱国主义教育,特别是要激发学生的爱国热情,使他们从小树立国家意识,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努力奋斗。

第三,遵循教育规律,发展学生的道德思维,培养他们的道德能力

首先,我们应针对学生的心理和认识发展规律,制定合理的适合不同年龄层次的教育计划和纲要。在此过程中,要提高教师对培养道德认知力的认识,使其懂得教育的技能技巧,从而激发学生对道德问题的思考,引导学生掌握基本的分析方法和推理程序。其次,应以尊重学生个性为主,激发其主体性,使其自觉提升道德境界。再次,应重视社会实践在道德教育中的重要作用,开展各种德育实践活动,使学生实现由“知”到“行”的转变。

第四,显性教育和隐性教育相结合

所谓显性教育,是指充分利用各种公开手段、公共场所,刊领导、有组织、有系统的思想政治教育方法。隐州:教育则指运用人们喜闻乐见的手段,使其在潜移默化中接受教育。前者是一种直接的、注入式的思想政治教育方法,后者则是一种间接的、渗透式的思想政治教育方法。我们要把两者结合起来,既要学习新加坡通过法律和制度强化道德规范及系统组织学生学习儒家伦理的显性教育方法,也要学习韩国通过风俗礼仪在日常生活中进行潜移默化的德育的隐性教育方法。

---

分类题材: 亚洲模式_asiamd,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