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深圳能取代香港成为亚洲金融中心吗?

16/09/19

作者/来源:曾家声 信传媒 https://tw.news.yahoo.com

中共当前面临香港反送中的变局,久久不能解决之际,释出许多政策,想以深圳取代香港成为亚洲的金融中心,据中国朋友传来的文章指出 ,「深圳近年来的产业、金融⋯等业务的发展,GDP总量也已经超越了香港,同时也孵化出腾讯微信的网路巨头、大疆无人飞机、比亚迪电动汽车、平安保险、招商银行⋯等一大批世界级的科技、金融巨头…,很明显的仍是无法在金融方面取香港;并说明深圳的现况还缺少三大神器:一,汇兑自由;二,自由港低税率;三,司法独立,并认为,倘若深圳一旦有了这三件神器就能够取代香港,成为亚洲的金融中心!」

个人以为纵使深圳拥有中共中央特别的宠爱及加持,并拥有了上三项特殊(神器)政策,成为中国特区中的特区,它仍然是无法取代香港成为亚洲的金融中心,因为中国这个主观的愿望,不是想要就可以达到的,它必须要拥有客观的环境,并吻合金融中心的必要条件及金钱自由流动的特性⋯⋯。

这议题与最近英国即将脱离欧盟的情况颇为类似,每一个欧洲大国的城市-如法国巴黎、德国法兰克福或荷兰阿姆斯特丹⋯等,也都虎视眈眈地想趁此机会取代伦敦,而成为欧洲的金融中心,个人也以为它们是难以如愿,无法取代伦敦的。

为什麽深圳无法取代香港?

所持的理由有:首先我们要先从什麽是国际金融中心(Financial centre)说起,根据维基百科的定义-它是以第三级产业经济为主;以金融业服务业为中心的城市,这个城市必须拥有跨国公司和国际大银行的总部设立,要有活跃的外汇市场、股票市场、期货交易、证券市场等金融产品市场,并拥有至少一个证券交易所。

此外,还需要有完善的法律制度和自由的资本主义环境,并有着健全的交通运输与人才教育等硬体建设与体系制度。

其次,二次世界大战后的美国取代英国成为世界的新霸主,不仅是在军事实力上,更是以美元为中心的金融市场上,表现出来的具体事实就是于1945年的国民生产总值占全资本主义全体国家的国民生产总值的60%,美国的黄金储备从1938年的145.1亿美元增加到1945年的200.8亿美元,约占世界黄金储备的59%,相当于整个自由世界黄金储备的3/4,这使它登上了自由主义世界盟主地位。

在这种形势下,二战后形成了以美元为中心的国际货币体系。美元也取代英镑而成为世界通用的货币、贸易结算的基准。

其三,由此也藴育了纽伦港(Nylonkong)的新名词、新城市,它是指世界上三大重要国际都会:纽约、伦敦及香港的合称。

因此于2008年获《时代杂志》选为21世纪全球化国际城市的模范,并列为21世纪世界三大国际金融中心。它们有不少相似之处,是一个多元文化、宗教、种族的社会,拥有一个完善的证券市场以作为地区的金融中心、以英语作为官方语言之一等等,分别座落不同的美、欧、亚洲及不同时区,可以互补不足。

除了基本要件,还需要这些特徵

最重要的⋯⋯由此可知现今的世界金融中心,除了如维基百科上所定义的基本要件外,还特别需要:

1,以英语为官方语文,这是一切的根本,法律、交易合约内容、官方监督管理单位的沟通⋯等,不同语文的歧意与国际通用的普及,英文还是当今世界上无可取代的。

2,英美法系的法律制度(不仅仅只是独立、公正的法律制度)-英国自工业革命以来,数百年的经贸发展逐渐累积的相关法令、法规及判例,尤其是相应的制度,更是其他大陆法系难以企及,难以提供的营商及交易环境。

3,自由、民主的资本市场-自由汇兑、开放、公正及透明的政治环境,这点无须着墨,每个人都可心领神会!

有了上述这些,国际的资金与投资才能自由进出,资金才有保障,才能吸引各地投资人的信心,也才能成为国际的金融中心。深圳并不具备上面三个必要的条件,因此个人才认定它不可能取代香港,更不可能成为亜洲的金融中心。巴黎、法兰克福、阿姆斯特丹的必要条件虽然比伦敦好许多,碍于语言与法律,也很难达到目标。

反倒是新加坡在过去几十年的努力营造,如美元的亚洲拆借中心,为了与香港竞争调整时区⋯等,已经逐步取代香港成为亚洲的金融中心,尤其在今年的香港反送中运动所带来的动盪,更加速让许多资金与投资者转移至世界各地,尤其是以新加坡为主要的新资金停泊处。

(读者投书-作者为贸易商,近年来从事国际金融投资事业。本文不代表《信媒体》立场)

---

分类题材: 亚洲政经_gpasia,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