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缩短通关时间解柔新长堤堵塞

03/09/19

作者/来源:东方日报 https://www.orientaldaily.com.my

新山两座陆路关卡每逢周末和假日出现的严重交通堵塞问题,已成了新山和新加坡通关民众的梦魇,为了一劳永逸解决上述问题,柔新长堤堵塞内阁委员会通过4项解决方案,包括加宽长堤、扩大入境处大门、增设雨盖人行道及开设水路。

本期《东方热话》邀请两名需要经常出入境新山和新加坡的人士,针对关卡塞车情况,以及对两地是否应该落实替代通关方案进行探讨。

马新关卡每天通关人数高达25万至30万人,可说是全球最繁忙关卡之一。随著新加坡经济在1980年代起飞,越来越多大马人到新加坡捞新元,新加坡民众则因高新元汇率因素,也常常越堤到新山消费。

每逢周末关卡塞车已不出奇,长周末来临,无论是搭公共交通工具步行通关,或驱车出入境都面对堵人及堵车的状况,成为马新两国人民的梦魇。

新加坡国庆日和哈芝节补假形成长周末假期,加上学校假期,许多新加坡民众或长期在该国打工的大马人都趁机回乡,再次引爆关卡塞车潮,令通关人士叫苦连天,甚至有通关民众申诉受困在车龙中超过9小时仍未能通关。

本身定居在新加坡,只在周末或长假才回乡的罗伟健(39岁,工程师)认为,长周末马新关卡出现堵车、堵人现像,并非双方关卡操作出问题,问题只出在超高车流量。

“其实马来西亚的关卡官员效率很快,但是车子太多了,不胜负荷,塞到新加坡。就算新加坡开完全部柜台,前面不动,也是没用的。”

他认为,如果马新关卡能够落实只通关一次的方式,就会缩短一半的通关时间,可能对改善关卡堵车有帮助。

在新加坡任职货车司机,每天往返新加坡工作的张祎庭(35岁)也同意,关卡长周末堵车问题马新双方面都有,不会只是单方面。

“新加坡方面通常都会做出最大的调整,包括取消人员的休假,但是以现在的车流量,目前是完全是不足够应付。”

他指出,虽然大马有足够的柜台,但是在上班时间(上午8时至傍晚5时)开比较多;相对的,繁忙时间有时候才开不到30%。

“官员态度问题,我相信不止是我,大部分有使用陆路通关的朋友都试过。官员特地放慢速度,如一辆车4个人正常的通关速度大慨是在2至3分钟,有时候可以拖至8至10分钟。

他反映,一触即通卡加额也是一大问题,柔佛长堤关卡只有一个工作人员,每一次都要车主找人,找到人还需等待他坐进储值柜台,这个浪费很多时间,所幸后来已改善。

对于改善通关的建议,张祎庭认为,两地官员都必须改善态度,面对通关的民众。

“请官员态度好一点,我们只是通关没有欠你们钱,不必摆一副欠了百万,我要吃了你的样子。我们相信只要态度改变,速度加快,就可以减少通关时间。

先上网查看路况

罗伟健回忆堵在车龙的最糟糕遭遇,曾在关卡上塞车长达3小时,自此以后他每逢要通关回返新山,都会现查看路况。

“一般上,都会先看谷歌地图,若发现塞车,就选择在深夜没那么塞的时候回。”

说起相同情况,张祎庭则“翻白眼”,指本身曾试过塞在关卡超过6个小时,在车上又饿又渴,可是又不敢喝水担心需要找厕所。

“从那次起除非非常必要,不然都不会在长周末通关往返两地。

柜台效率低 建捷运高铁也没用

为了解决关卡堵车问题,马新两国自2016年探讨建设马新捷运计划,甚至是隆新高铁等公共交通,惟大马在2018年全国大选政权轮替后,有关计划拖宕至今。

对于普遍上认为马新捷运可解决通关拥堵情况,两名两地受访者都持保留态度。

罗伟健表示,捷运会帮助非开车人士节省一些时间。但是,不开车的人搭巴士,有巴士专用道,他们是不会塞在关卡上,反而是会塞在关卡柜台前。

他说,对于汽车以外的通关方式,他本身曾试过搭地不佬直通火车通关,情况的确比起开车好。

“捷运的话,会有更多的大马客工来回新马,关卡柜台效率没提高的话,只会更塞。通关者全部在关卡排队,我觉得很不人道。因此从这个角度上看,其实都不会帮到舒缓关卡的塞车情况。”

张祎庭也摇头表示,对于隆新高铁及马新捷运两者都不会有期待,相对地令他更担心。

“以现在新加坡地铁的速度来计算,每6分钟一趟,一趟大慨运送400人左右。是非常快的速度,可是通关系统能够在6分钟放400人吗?现在走路需要20至30分钟,步行通关的人都已经需要塞到楼下了,加速了后不敢想像。”

他坦,对于替代通关交通没有太多的想像力,目前就还没有试过其通如地不佬直通车的方式通关,曾试过的就是放弃开车走路过桥,但是现在走路的人也是出奇的多了,所以没有什么特别。

尽管如此,罗伟健笑言,若比较捷运和高铁,他本身比较认同隆新高铁计划。

“高铁计划比较不同了,民众可以直接从新加坡去到吉隆被,这对旅游,商业活动都会有助益,人也不会塞在南北大道。真要说的话,我会支持高铁多过捷运。”

---

分类题材: 新马政经_gpsgmy, 大马时事_msia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