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香港进入非常紧张的相持阶段

02/09/19

作者/来源:法广 http://cn.rfi.fr

香港正在经历97回归以来的最大危机,示威运动已从6月初的反对逃犯修例,扩展到更大的民主诉求。香港大学刘宁荣教授向法广表示,香港现在进入一个非常紧张的相持阶段,如果不进入一个平静期,香港的问题是非常难解的…

刘宁荣教授梳理了6月初爆发的这场运动。他表示:香港的局势在过去的几个月里面当然是非常复杂,现在很快就要90天了,也经过了几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由于(逃犯条例)修例引起的,反应最大的是来自工商界和海外,外国人士。最初包括年轻人和中产阶级对这个事情并不是非常关心。反倒是后期,年轻人和中产阶级成为了主要力量。开始的时候,他们也都是比较和平的。但是在100-200万人的上街都没有能改变政府的做法后,于是就有了冲击立法会等等行动。那么当然,政府最后也让步了。

之后进入了第二个阶段,虽然条列没有被撤除,但政府也清楚,对条例不会再进行投票,用政府的话来说,就是“寿终正寝”。但示威者并不接受这样的解释,就提出了五大诉求。 那么,在这个过程中,当然就出现了“勇武者”,这些主张暴力对抗的人士,从某种意义上讲,他们有点绑架了这个运动。当然了,另一方面,在这次运动里面,有很多人对暴力也是比较容忍的,他们同情勇武者,在某种程度上还感谢这些勇武者。

目前,其实是进入了一个非常紧张的相持阶段,到底这种相持最终会走向何方,这是大家都在考虑的问题。我认为各方都必须考虑。目前这种僵持下去之后,香港会走向何方,会不会出现一个巨大的变化,是好的变化还是坏的变化,两者可能性都是有的。

我个人认为,在目前这个阶段,需要大家平静下来,去寻找解决方案的时间。刚好,香港的领袖们出来呼吁各方要平静两个月时间,让大家都往后退一退。我个人认为,这个建议非常好。因为在经过这么多冲突之后,如果不进入一个平静期,香港的问题是非常难解决了。

香港目前面临的困难也是非常大的,我从来没有看见过在香港这么繁忙的机场,走到行李柜的时候,整个行李大堂里面见不到几个人,看到的场面是非常让人恐惧的;铜锣湾这个闹市,晚上见不到多少个人,这和以前的香港完全不一样。目前的情况,从经济方面,甚至进入了比萨斯(SARS)那个时期还要严重的阶段。这个可能会给相当多的人带来负面影响。

(以上是香港大学刘宁荣教授接受卡特琳娜采访)

---

分类题材: 亚洲政经_gpasia,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