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学者为林语堂平反

01/09/19

作者/来源:潘星华(来源:《联合早报》2004-06-26)
http://www.cclc.soh.ntu.edu.sg

  南洋大学首任校长林语堂在南洋大学校史中被形容为千古罪人。但是他是否应永背着恶名?他在新加坡华人文化史和南大校史上,是否毫无历史意义?

  新加坡东南亚研究院研究员何启良博士前天在南大中华语言文化中心举办的“国家疆界与文化图像”国际会议南洋大学研究工作坊上,以“南洋大学史上的林语堂”为题,为林语堂平反。

  作为历史学者,他说:“我每次读南大史资料,总觉得舆论对林语堂很不公平。大家都认为林语堂事件是新马华人史的污点。这个人是千夫所指的恶人,我觉得这是一面之词,必须重新解释。”

  为此,他翻阅上世纪50年代的报纸,为林语堂摸索比较清晰的面貌。

  何启良说:“我看到当时林语堂在报章上的很多谈话及文告,都没被收集在南大史集内。”

  根据他的研究,林语堂和南大倡议人陈六使因出身教养、时代背景、文化面貌、人事关系和思维行为上有很大的不同,是两个完全不同世界的人。

  他说:“陈六使‘过番’不久(19岁),林语堂却‘出洋’去了(24岁)。”

  他也说,林语堂是“两脚踏东西文化,一心作宇宙文章”的文字和文化工作者;陈六使则是“经济则成大业,教育则立大本”的热心母语教育的商界领袖。

  何启良说,陈六使开始时重复说林语堂不嫌弃南洋资源贫乏和放弃舒适的生活条件来南洋的,“林博士愿牺牲在美国的优裕生活,为此间华侨教育事业服务,吾人谨在此致其敬意”,说得很诚恳,看不出是反话。

  他说:“如果林语堂到新加坡后的生活条件像一般论述里所说的高人一等,那也是南大执委会对他的礼遇。就算林语堂最为人诟病的全家式聘用,是否也是南大执委会为聘请‘蜚声国际领袖,士林之先知先觉,大哲大贤’而不惜一切的代价?”

  何启良表示,当时新马儒商,多数是“陈六使类型”。林语堂面对的不是一个陈六使,而是一个陈六使团体。林语堂和这群社团领袖,在社会身份、自我认同、思想资源和奋发支点上,都有很大的不同。在治校过程里,双方没有共识,因此不能构成互补互动对话关系,而两人的利益往往互相冲突,“发生摩擦,完全是意料中的事情。”

研究南大史还有很多顾忌

  作为历史学者,何启良感觉研究南大史还有很多顾忌。

  他说:“前南大的真面貌会随着时光流逝,限制解除,人为因素的改变,变得越来越清晰。南大这段历史是一部值得不断为它写史的时代,它的璀璨和缤纷是别的大学所无。”

---

分类题材: 追忆南大_ntahrec,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