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林语堂为金钱来去南洋大学 二

31/08/19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林语堂是为了要钱到南大,最后,还是为了拿更多钱而离开南大。

林语堂编制之不切实际财政预算案是引发双方争执的单一最主要原因。此外,林语堂毫无节制的花钱则是另一个必然导致双方关系破裂的根本。简言之,要讲述林语堂在南大的历史确实是离不开一个钱字。也就是说,钱是林语堂事件的核心元素,任何舍弃这一个关键词的林语堂事件都是不真实的历史评论。

坊间有好些论述试图开脱林语堂拿钱之不光彩的卑鄙肮脏事。比如,林语堂要办世界一流大学所以提出庞大预算案是无可厚非;一流大学必须有一流建筑物所以林语堂要把不够格的建筑推倒重建是合情合理。甚至于,还有人认为南大人基于南大情结把林语堂妖魔化所以要为林语堂主持正义给予平反。这些试图把林语堂拿钱的不当行径合理化是徒劳的。

说林语堂含冤莫白不仅是一则历史笑话,更是对南大历史的羞辱。政治正确的南大历史是一部伪历史。学者如此的撰写历史是自取其辱。卿本佳人,奈何作贼?

东南亚华人的财富积累是通过在一个十分恶劣的环境里,吃苦耐劳,辛勤工作与省吃俭用的结果,因为财富创造与积累不易所以对金钱的使用更为谨慎。南洋富商即便是腰缠万贯,也还是过着十分简朴的生活。

李学数《父亲节忆先父与先贤陈嘉庚》有关厦门大学创办人陈嘉庚的文字:他睡的蚊账是补的。他见过老先生自己缝补破洞的袜子。而吃是蕃薯稀粥就花生小鱼干,简单不奢华。

《郑奋兴讲南大故事》有关李氏基金请吃饭的事:我们以为他请我们吃大餐,结果,他请我们吃潮州粥,李先生表示,这是他每天吃的东西。

明显的,南洋华侨对金钱的谨慎节俭,相对于林语堂的任意揮霍反映了双方在金钱价值观的矛盾本质。

林语堂委托律师起诉南大执委会的时间点是1955年2月18日,也就是,预算案被非议后的第二天,时间上,是林语堂到南大的四个月又两个星期。

不过,坊间资料另有说法。《林语堂定居台北》:林语堂踌躇满志,携家人到新加坡就职。然而,做了不到一个月,林氏和校董事会由于资金使用等问题发生龃龉。按林语堂自述,是在抵达新加坡之后不及两个月的时间,就已经和大学执委会发生纠纷。

无风不起浪。是何事使到林语堂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决定放弃通过双方协商以和平谈判手段来处理南大校务,改而选择直接使用法律途径来索取遣散费?

据史料。‘ 1954年8月20日,林语堂由美动程来星(新加坡),先乘机前往英国考察大学教育与物色人材,然后于9月1日离英飞往意大利,在罗马逗留两周,而于9月15日前赴埃及开罗。9月30日由开罗直接飞星,终于在1954年10月2日下午4时10分抵达新加坡加冷机场。” 也就是说,林语堂从离开美国的那一天起直到抵达新加坡为止要历时共42天路程。有必要一提的是,整个旅程中林语堂等人都是享受头等舱的舒适待遇。

林语堂举家大小到欧洲游玩的旅费全由南洋大学承担支付。由此可见,林语堂在正式公务之前已经毫无顾忌的假公济私。更为严重的是,林语堂再三叮嘱南大秘书绝对不能对外透露有关此笔账目的信息。

此举,对南大执委而言,林语堂不仅缺乏谨慎俭节的金钱价值观,其鬼鬼祟祟的出格行径,更是令人忧心忡忡,惶恐不安。诚如陈六使所言,南大得到的捐献都是劳苦大众的血汗钱,所以执委有责任确保南大的每一分钱都是适当的使用。

毫无疑问,林语堂与南大执委在金钱价值观上的巨大落差,正是林语堂事件的关键。刘君惠《成长中的南大与林语堂事件》对预算案细节,尤其是其不合情理之处与林语堂等人在事件过程中的恶劣举止言行皆有详细的记述。

从刘君惠的记述中可以确认的一个要点是,金钱是林语堂事件的主要角色,所有的事件都是环绕着钱而发生,也就是说,凡是涉及林语堂的言行都脱离不了钱。

林语堂《共匪怎样毁了南洋大学》传达了林语堂对南大基金的期待;‘一九五四年年底以前至少应筹集三百三十万美元,一九五五年年底以前应再筹集三百三十万美元。’

林语堂心目中的南大基金是六百六十万美元。然而,南大筹集到的资金承诺只有两千万马来亚币,而实际到位的现金仅仅是四百万马来亚币。对林语堂而言,期待与现实的差距是一个天与地的巨大区别。

这一个现实让林语堂确切的认识到,南大不是一颗摇钱树,即便可以在南大浑水摸鱼也无大利可图的情况下选择了走为上策。

林语堂聘用律师诉讼,说明了,林语堂着眼的是向南大索赔。据《成长中的南大与林语堂事件》林语堂指责执委违背两千万元基金的承诺,诱骗林语堂等人到南大任职,声明要索赔三百万元做为精神损失的赔偿。

林语堂事件以领取巨额遣散费结束。林语堂等人所得的遣散费,是按照聘约所规定年限的薪额一半,外加归返原地川资预算。林语堂的聘约为五年,即领二年半薪金,他的遣散费计二十一个月薪为六万三千元,外加川资九千二百四十一元五角,共七万二千余元。遣散费总数共达三十万五千二百零三元,连同四月份薪金,总数高达三十二万四千余元。换言之,林语堂等人只工作了四个半月就拿走整份合约工资的一半薪额。毫无疑问,这是一个绝佳的合约买卖。林语堂不虚此行。

---

分类题材: 南洋大学史实_ntah , 历史_histor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