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林语堂为金钱来去南洋大学 一

24/08/19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林语堂写辞职南洋大学详细经过》描述有关林语堂事件的经过。林语堂的原标题是《惨遭共匪暗算 林语堂被迫离开南洋大学》几道小标题浓缩了文章的大意内涵:我是被迫辞职的;共匪骗诱了侨生;南大邀我任校长;陈六使不识之无;未料引起政治问题;我要求具体保证;烦恼事接踵而至。文章最后一段文字是:北平已经意识到南洋大学在一个它所不能控制的人的主持之下,可能成为一支自由的力量,所以在我抵达新加坡之后不及两个月,北平即已颁下命令必须搞走林语堂。

林语堂所言毫无历史根据。危言从听的惨遭共匪暗算之说,纯属虚构。北平即已颁下命令必须搞走林语堂之说,也是全无凭据的个人臆想。

综合历史文献可以得出的一个合理结论是,林语堂是为了索取巨额遣散费而主动采取了与大学执委会的决裂行动。直白说,制造矛盾是一个手段,拿钱是终极目的。明显的,林语堂拿共产党说事,是转移争执焦点以掩盖拿钱的事实真相。

论证林语堂为金钱来去南洋大学之说并不困难。史实有的是真凭实据。

先厘清林语堂拿遣散费的历史过程,再回头说林语堂为钱来南大的历史背景。对此,《林语堂巨额索赔南洋大学》提供了主要参考资料。

根据南洋大学大事纪要与易行《廿五年风雨话南大》。

1954年10月 2日,林语堂抵达南大。

1954年11月 15日,林语堂主持为期一周的首次校务会议。会议是在秘密中进行,执委会未有人参加会议。

1955年 2月13日,新加坡执委会发表,林语堂校务会议拟定的开学前预算案及开学后逐年发展预算案。

1955年2月17日,新加坡委员会开会讨论两项预算案,由于开支繁浩引起非议。

1955年2月18日,林语堂委托马绍尔律师办理起诉手续和执委会对簿公堂,马绍尔拒绝林氏委托,表示愿出任调解人,劝林氏稍息勿噪。

1955年2月19日,陈六使等委员与林语堂等人举行四小时半的秘密谈商,僵局无法打破事件更趋尖锐化。

1955年3月25日,新加坡委员会选派八人全权代表,与林语堂等人就大学预算案及所提解决方案加以总检讨,并限期两周内全盘解决问题。

1955年4月 3日, 林语堂一班人接受遣散费,决定总引退。

1955年4月17日,林语堂与家人离开新加坡到欧洲欢度长假。

回顾这一段历史,显然的,财政预算案是引发林语堂离开南大的唯一事故。这是林语堂在南大做过的唯一真正工作,编制了一份备受争议的财政预算案。

从时间表来看,林语堂到南大六个星期之后,主持首次校务会议拟定大学财政预算案。三个月之后,1955年2月13日,林语堂提呈预算案。2月17日,即四日后执委会会议质疑林语堂预算案。次日,2月18日,也就是提呈预算案的仅五天之后,林语堂委托了马绍尔律师办理起诉南大的法律手续。

这段历史清楚说明了,林语堂与南大执委会是双方对财政预算案发生争执,随即,林语堂单方面主动提出法律行动。毫无疑问,林语堂是整起风波的始作俑者,完全与共产党与北京都无所关系。明显的,林语堂所言是子虚乌有。

此外,历史还有必要追究的是,林语堂何以如此急不及待?仅在抵达南大的四个月又两个星期的极短暂时间之后,就立即诉诸律师控告南大?何以在财政预算案被质疑的第二天就立即要对簿公堂?是不是早有了与南大彻底决裂的盘算?尽快分道扬镳的目的又是什么?当然,历史已经给出答案:林语堂是为了拿钱。

《廿五年风雨话南大》记录了有关财政预算案的纠葛。

林语堂提出满纸津贴费、开支繁浩的预算案。预算案的不切实际,比比皆是,其中荦荦大者:教职员薪俸比美英还优渥,预算表中列出建筑工程处一项,主任一位,每月薪酬一千七百元,助理一位,每月七百元,监工一位,每月六百元及绘图员一位,每月六百元。

林语堂在预算案中,更提出设立基金保管委员会,要执委会把先前应诺筹足的二千万元充作基金的款项悉数交出,由他们全权支配,执委会不得过问,以便他们从心所欲,开办他们心目中的所谓“第一流大学”。

由于林语堂的两项预算案开支繁浩、纰漏无数,执委会上非议之声四起。另一方面,林语堂对执委会发表两项预算案,及执委会议上充斥非议之声,极为恼怒,于是触发一场预算案危机。

《南洋大学创校史》之《斩钉截铁限期解决事件》一节,也记录了陈六使向委员会讲述马绍尔到访与安排与林语堂面谈的历史过程。

预算案的争执关键点是,林语堂要设立基金保管委员会,还要执委会把先前应诺筹足的二千万元充作基金的款项悉数交出。简言之,南大财政由林语堂全权支配,执委会不得过问。说白了,林语堂着眼的是大学的二千万元。

此外,林语堂要把部分已经建好的建筑推倒重建。从预算表中列出建筑工程处一项的详情来看,明显的,林语堂已经有了如何运用这笔资金的盘算。因此,林语堂要推倒重建的目的何在?值得追究。

对此,不妨借用何启良《南洋大学史上的林语堂》的一段文字:

’林语堂到达新加坡开始治理校务,与南大执委会之间有几项较大的分歧,其中最早的一项是硬体设备的校舍建筑工程。林语堂来星之前几个月,南大校舍已经动土,各种建筑物的设计已经定了下来。显然离林语堂所想象的理想大学有一段距离。林语堂提出异议时,对方却不愿妥协。这就是双方意见抵牾的开始。林太乙的描述是这样的:“父亲一到就马上遇到困难。最先是建筑方面。他获悉建筑地盘的契约有舞弊的情事,开土机也显然用以做不必要的工程藉以增加利润。大学董事部也违反对他的诺言,不事先征询他对兴建校舍的意见,迳行批准图书馆的一项极坏的设计,光线固然很差,藏书的地方也极少。而且已经率先开工建造。不独如此,他们也不事先征询工学院院长的意见就开始建造工学院大楼。” [li]林太乙所谓的“舞弊”,乃指南大董事会的人包办了建造校舍工程。其他事项牵涉到的是彼此缺乏沟通的问题。’

林太乙的描述是无中生有,指责地盘的契约有舞弊是严重的诽谤。《廿五年风雨话南大》:南大建筑主任职务,一向来由柯进来等人义务负责,分文未取。《南洋大学创校史》之《风平浪静顺利建校》一节对南大建筑的招标与银码有详细的记录。此节还有一段文字:‘…开支如此之少并非吾人未有工作,而系大部份费用皆由工作人员自己开销,如高德根连瀛洲两君为南大事务奔走,已垫出款项数万元,黄奕欢柯进来两君为南大効劳亦系自垫费用。 ’

南洋大学是社会群策群力的公益成果,指责参与者舞弊谋私,是对南洋历史的无知与羞辱。按林太乙的思维,是不是说,地盘的契约可以提供舞弊的机会?

林语堂提出的建筑工程主任月薪一千七百元,助理月薪七百元等等工资是否合理?这可以比较白里斯葛报告书列出的1959年南大薪资:院长月薪一千元,教授月薪七百元,副教授月薪六百元,讲师月薪五百元,助教月薪四百元。由此来看,林语堂的不合理财政预算是不是别有用心?目的何在?是不是为了发财?

重要的是,南洋大学建校是由南大建筑委员会五人小组执行,都是本地区的职业专家与经验丰富的实业家。初到南洋的林语堂是凭什么专业资格与标准不满意南大的建筑,非要推倒重建?这又是不是林语堂有备而来的发财算盘?

回顾这些历史过程,可以清楚知道林语堂的原本如意算盘是夺取支配南大的二千万元基金的绝对权力,享受教职员领取的世界第一高薪,再通过重建等等工程牟取额外的金钱好处。计划失败后,林语堂选择走为上策领取巨额遣散费;花三个月时间编制一份胡闹的财政预算案就领走了一笔大钱,那是一个超超级高薪酬。

由此来看,林语堂为了金钱而选择与南大决裂之说,确实是有所凭据,并非虚言。

---

分类题材: 南洋大学史实_ntah , 政治_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