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香港上海新加坡的竞争

19/07/06

香港上海新加坡的竞争

香港应警惕从经济港向政治港的嬗变

Hong Kong should watch out for the change from economic port to political port

只有循《基本法》轨道坚持法治才能应对上海新加坡的竞争

To deal with the assimilation competition with Shanghai and Singapore, Hong Kong should stick to ruling by law according to the orbit of Basic Law

梁卫华 Liang Wei-hua

(恩平广播电视大学,广东 恩平529400)

(Enping Radio & Television University,Enping Guangdong China 529400)

[摘要]比较上海、香港发展的历史,香港在先天条件不及上海的情况下,能够趁上海衰落之机取而代之成为亚太地区的国际贸易和金融中心,固然有多方面原因,但香港自抗战之后一直保有稳定的政治、经济环境及依托与内地巨大的经济体系的紧密联系,是香港之所以创造经济奇迹赖以成功的关键,香港经济发展的真正优势在于社会稳定、言商不侈言政,在于它完全是一个经济城市而从来不是一个政治城市。而新加坡与香港比较,因其周边国家经常局势不稳,特别是不如香港可以依托内地巨大的经济体系并得到中央政府倾国之力的扶持,因而在过往的竞逐中香港明显居于上风。在新世纪,香港要应对上海、新加坡的同质化竞争和追赶,就必须重归基本法确立的法治轨道,循序渐进推进香港在英国殖民统治时期被忽视、掩盖、延误的民主进程,停止争拗、凝聚共识、避免内耗,齐心协力专心搞好经济建设。

Abstract: Comparing with the developing history of Shanghai and Singapore, this article reveals there are many reasons that Hong Kong can take the advantage of Shanghai’s recession and take its place to be the center of international trade and finance in Asia and the Pacific Area. However, since the Anti-Japanese War, Hong Kong has had a stable politics and economic environment and defended on the close relation with the inland giant economic system, which is the key that Hong Kong can create wonder and become successful. The real developing superiority in Hong Kong lies in a stable society, talking about commerce not politics, and lies in the fact that it is completely an economic city and never a political city. As to Singapore, its neighboring countries are not stable, in particular, it can’t depend on the inland giant economic system and get the great help from the central government as Hong Kong. So in the past competition, Hong Kong had the advantage over obviously. In the new century, in order to deal with the assimilation competition and pursuit of Shanghai and Singapore. Hong Kong must return to the orbit of ruling by law established by basic law, gradually promote the democratic process which was neglected, hidden and delayed during the colonial of English, stop arguing, fix attention on common sense, avoid internal disorder, pull together and concentrate on building economic development.

[关键词] 香港;上海;新加坡;竞争;法治;

Key words: Hong Kong; Shanghai; Singapore; competition; rule by law;

一直以来,沪、新、港经济竞争力的比较都极为外界所关注。香港与新加坡一直处于心照不宣的竞争态势,在过往的竞逐中香港明显居于上风,近年来因香港内部政制改革的纷争,新加坡似乎显示出获得良机奋而崛起的态势。大上海由于其得天独厚的先天优势条件,历史上曾是中国乃至亚太地区最大的国际都会和经济中心,香港则趁上海衰落之机取而代之;随着上海近年来迅速重新崛起,香港真切体会到振作起来的大上海的强有力挑战,香港社会普遍产生一种焦虑,担心其国际贸易和金融中心地位很快被上海重新夺取。

一、香港面临上海、新加坡的同质化竞争

从上海、香港两地经济发展的历史比较来看,上海由于其得天独厚优越的地理环境、交通运输、人文因素、资源、政治等方面的条件,历史上一直大大领先于香港。公元前210年秦始皇南巡会稽,上海地区已人众熙攘、物产丰富;元朝至元十四年上海已经与广州等合称全国七大市舶司;鸦片战争前夕,上海商店林立、鲜萃羽集,被称为“江海之通津,东南之都会”;鸦片战争后被迫开埠的一百多年里,上海成了“冒险家的乐园”,新兴的金融证券、期货交易、外汇和技术等全国性市场的建立,确立了上海作为全国资源配置中心的地位,同时也加快了上海经济与国际接轨的步伐,到1931年上海已发展成为三百多万人口的世界第五大城市。1949年前后,外资和官僚资本撤出,民族资本家也纷纷带着钱财跑到香港,上海的经济受到一定的影响;建国后随着国民经济的恢复和社会主义经济的发展,上海作为我国工业、经贸、金融、科技中心的地位得到了稳固;但由于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经济封锁,以及特定历史条件下政治运动造成的动荡不安的国内政治环境和政策的偏差,使上海失去了与国际经济同步成长的机会。

正是改革开放之前上海的衰落,成就了香港的异军突起。1841年1月英国占领香港办理户口登记,全港人口一万五千名,仍基本上是一个荒岛。香港在开埠初期,发展并不顺利,不良分子麇集,罪行猖獗,热病和台风威胁居民的生命财产;但由于大陆长期动荡不安,仍然有很多华人决定移居这个由外人统治的小岛,太平天国、抗日战争时期犹甚;特别是从1947年起,很多资本家特别是上海的资本家带着钱财跑到香港投资轻工业,大量劳工涌入香港,为以后香港工业的发展奠定基础。改革开放之前,香港因其特殊的“身份 ”、稳定的政治经济环境,使其偏安一隅本来属于劣势的地理位置被赋予特殊的历史使命,适时地扮演了中国通向西方世界的唯一通道的角色,取代上海成为亚太地区的国际贸易、金融和航运中心。

香港面临上海重新崛起的挑战。改革开放之后,国内的政治、经济环境日趋稳定,上海发展势头迅猛,特别是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中期浦东开发战略启动之后,上海建设发展的庞大气势和敢领世界经济风骚的决心咄咄逼人,令全球经济界为之侧目,作为新世纪国际经济、金融、贸易中心之一的地位已初步确立。由香港明天更好基金赞助、香港中文大学工商管理学院和上海社科院世界经济研究所联合进行的“沪港城市竞争力”研究课题,自2001年起每年发布“沪港竞争力报告”,研究分析结果表明,香港各类竞争力在综合指标上仍领先上海继续保持亚太区国际城巿的领导地位,但沪港两地的整体竞争力差距连续5年逐步缩窄,上海于个别竞争力指标上,评分高过香港,报告亦指出,在十年内上海的人均GDP将会超越香港。

新加坡与香港从来都是一对互不相让的竞争对手。两地经济水平接近、历史和文化相似,回归或独立前都是由英国人管治,两地政府都崇尚精英政治,并建立起了一套行之有效的政府官员选拔制度和廉政制度,保持了政府运作的廉洁与效能;都是WTO组织成员之一,都是该地区最自由、最发达城市,都是西方发达国家的商业机构在东南亚设立分支机构的首选之地。早在英属殖民地时期,英国就有将两地进行比较的习惯,西方国家不少机构都将香港和新加坡纳入每年或定期对若干国家或地区进行的各类评比,有些机构还专门对这两个城市进行比较分析,以向有关的商业机构的投资决策提供参考服务。在过往的竞逐中,香港明显居于上风;近年来,香港与新加坡共同遭遇到亚洲金融危机、美国9·11事件以及 “非典”病毒的挑战,但各自受到的影响有所不同,香港面临的困难更多,特别是围绕民主派挑战《基本法》引起的内部政制改革的纷争等等,使新加坡似乎显示出在逆境中获得良机奋而崛起的态势。近期国际上有名的国家或地区间各种名目的评比反映了香港与新加坡之间优势与地位一些微妙的变化,新加坡的商业环境的竞争力颇有提升。

二、香港与上海、新加坡竞争的优势

香港是一个国际城市,拥有便利的营商环境、完备的法律体制、自由贸易政策和资讯流通、公平开放的竞争,以及金融网络、通讯基建网络等便利因素,拥有庞大的财政储备和外汇储备、自由兑换的稳定货币、以及低税率的简明税制等有利条件。上海改革开放之前因国内政局动荡、政策偏差失去上述条件而被香港取而代之,但改革开放之后,上海在上述某些方面或许还有待改进,却与香港已经相差无几,有些方面或许还更上层楼。香港过去能够创造经济奇迹,关键在于它完全是一个经济城市,香港经济发展的真正优势在于社会稳定、言商不侈言政。一方面香港自抗战之后一直保有稳定的政治、经济环境;另一方面在于香港与国内经济体系的紧密联系。

香港与新加坡相比较,差别不大,各有短长;香港的优势在于社会稳定,因新加坡周边国家经常局势不稳,而香港背靠内地庞大经济体系,每当香港有经济困难,都得到中央政府倾国之力的扶持,比如说实行CEPA、开放自由行及计划兴建港珠澳大桥以改善香港经济等,“十一五”规划更是破天荒首次将加强内地与港澳在基础设施﹑产业发展﹑资源利用﹑环境保护等方面的合作,支持香港发展金融﹑航运﹑旅游﹑信息等服务业,保持香港国际金融﹑贸易﹑航运等中心的地位等内容正式明文列入国家中长期发展规划,为香港带来无穷的发展商机,体现中央对香港的重视和支持,这是新加坡所不可比拟的。

强势政府是新加坡的一大特色,行政当局的各种决策决议往往能很快得到立法机构的通过,这一方面造就了新加坡政府行政的高效能,另一方面也会造成某些施政脱离民意,特别是由于新加坡通过了一些涉嫌过分干预个人权益的法规,因而被指责为专制独裁或严刑酷法,招来各种非议。香港人在新加坡人面前,总以自由、民主自居,这是因为香港特区的法规较为宽容,个人的权益受到较好的保障;虽然从港英政府时期延续下来“行政主导”的施政原则,但特区政府较少表现出专断风格,香港政府的行政不仅有较强势的立法会的监督,也有各种政策咨询委员会的协助,这些机制确保了政府施政避免严重失误,在可以预见的不久的将来,按照《基本法》确立的循序渐进原则实行立法会全民公选制后,立法会的功能将更完善,作用将更突出。较强势的立法会本应该是香港特区的优势所在,但如果处理得不好、特别是香港市民在所谓的“民主派”别有用心的挑拨之下不能保持理智的话,本来的优势将反过来成为香港发展的障碍。

三、香港社会应警惕从经济港向政治港的嬗变

做安居乐业的经济港,还是社会动荡的政治港?这是香港居民不得不思考的问题。说起香港立法会,可能有些读者以为它一贯来就像西方代议制的国会,是一个最高权力机关。其实,在英国统治时期,按照《英皇制诰》和《皇室训令》两个宪制性文件,港英的立法权归港督,立法局仅仅是协助港督立法、参与法案的辩论和审议事务的最高咨询机构,是港督的“橡皮图章”,1985年以前,立法局议员全部由港督委任。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中国政府明确表明要恢复行使对香港地区的主权后,英国不顾香港舆论的反对,开始有步骤地实施撤退前的“政制改革”,港英当局先推行地方行政实验,并逐步形成香港的区议会制度,迈出了“代议制改革”的第一步。1985年,港英当局进行了首次立法局选举,间接选举产生了24名议员;同时港英当局又通过“立法局(权力及特权)法案”,执意扩大立法局的权力,其目的就是令立法局由咨询机构转变为权力机构。上个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世界局势风云变幻。英方以为有机可乘,不顾中方的反对,一意孤行地大幅调整香港政制,急不可待地加快立法局直选步伐。在中英谈判期间,英方大肆鼓吹现行的“行政主导”体制是“香港繁荣之所系”,在香港回归祖国的后过渡期,英方却大力推动“代议制改革”,其用意何在?

对此,我国前外长钱其琛在其《外交十记》一书中一针见血地指出,“(英方)‘代议政制改革’的目标,说穿了就是要把行政主导改为立法主导,通过提高立法机构的权力和地位来制约行政机构,并最终把回归中国后的香港演变成一个‘独立实体’,与祖国隔离开来,以利长期维护英国在香港的政治和经济利益”。港英当局前布政司夏鼎基也毫不掩饰地说,英方的目的就是用“立根于当地社会”的政制,来“减低主权国不时干预的危险”。

对于港人长期渴望的当家作主的民主要求,我国中央政府十分重视,在广泛征询各界意见的基础上,通过《基本法》确立了国家对香港的法治轨道,作出了一整套循序渐进发展民主的政制设计,确保在香港实施“一国两制”、逐渐推进香港在英国殖民统治时期被有意无意忽视、掩盖、延误的民主进程,其目的是继续维持香港作为一个经济城市,加速中国现代化。实际上,中国恢复对香港的主权后,香港居民所享有的民主权利也是前所未有的。如1998年第一届立法会的60名议员全部选举产生,其中有20名议员经分区直选产生;2000年第二届立法会议员中,由分区直选产生的议员增至24人;2004年9月份的第三届立法会选举中,分区直选产生的议员达到30人,这充分显示香港特区的民主建设具有一个比较高的起点。短短6年,香港的直选议席由33%增加到50%,这一民主发展速度不能说不快,要知道英美两国实现普选历时200多年之久!

前一段时期香港经济持续滑坡,市民生活水平急剧下降,除了亚洲金融风暴等客观原因之外,其中一个不可忽视的原因,就是香港越来越政治化,在危机关头香港社会不能凝结共识、内耗不止,“民主派”不顾香港市民的福祉,不思同舟共济反而利用从港英时期延续下来的政府管治缺陷,不断冲击香港经济城市的原有因素,使香港从一个经济城市变成一个政治城市。如果民主派得势,香港将更进一步政治化,完全有可能变成一个联系国际反华势力颠覆中央人民政府的合法基地、阴谋策划中心、谣言制造中心、煽动叛乱中心、外敌情报中心、破坏国家安全罪犯的大本营。凤凰卫视2005年六月十一日消息,继国际信贷评级机构标准普尔宣布因担心香港政制争拗等政治因素造成香港政治前景不明朗会影响香港投资环境,故最终维持香港负面前景评级后,另一评级机构穆迪投资服务亦认为香港未来数年的政治发展形势,可能影响投资者的信心,导致资金外流使香港联系汇率可能面对风险。香港商报同日报导,穆迪投资于其香港年度报告中指出,香港作为一个金融中心,容易受到投资者信心困扰,香港的政治分歧似乎正在扩大,未来数年政治发展形势可能会影响投资者的信心;报告并特别指出,为了缓和政治不安情绪,中国已实施多项“救市”措施,香港经济今年可望持续改善,通缩亦呈完结迹像。惠誉国际高级董事兼亚洲主权评级主管傅尔敦(Brian Coulton)当时接受访问时认为,近期香港有关政制争拗将损害特区政府为灭赤所实行开征税项及削减开支等措施的效果。傅尔敦更预期,若民主派人士在九月立法会选举赢得更多议席,将加大政府推出灭赤措施的难度,但惠誉不会单就立法会选举结果检讨香港的评级展望。《文汇报》曾发过一段经典的评论:“如果香港社会震荡,优良的经商环境受到冲击,包括美国在内的外来投资者利益也将不可避免地受到损害。只有确保香港政制循序渐进,稳步发展,保持香港的长期稳定繁荣……因此,任何真正关心香港的人,应该对中国政府维护香港稳定繁荣的举措予以积极支持。”

综上所述,如果香港社会不凝聚共识重归基本法确立的法治轨道,香港就会丧失其过去之所以创造经济奇迹赖以成功的优势,即在于它完全是一个经济城市而从来不是一个政治城市,香港经济发展的真正优势在于社会稳定、言商不侈言政。香港自抗战之后一直保有稳定的政治、经济环境,依托与内地巨大的经济体系的紧密联系,是香港趁上海衰落承时崛起、取而代之成为亚太地区的国际贸易和金融中心的关键,这是新加坡因周边国家经常局势不稳、也缺乏一个巨大的经济体系可以依托并大力扶持所不可比拟的,而这正是香港在新世纪应对上海、新加坡的同质化竞争的利器。

[参考文献]

[1]李永明.香港与新加坡综合竞争力比较.特区经济,2003年11期.

[2]葛丹东.上海与香港城市发展比较研究.中国城市化,2004年第4期.

[3]姚锡棠.上海香港比较研究.上海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

[4]麦浩然、黄品华.香港的经济.社会科报告.

[5]魏达志.“共同市场”与 港澳珠三角前景构划.特区经济,2004年第5期.

[6]甄明霞.上海离国际大都市还有多远.特区经济,2001第5期.

[7]陈华.沪港城市竞争力报告今日发布两地差距日益缩小.东方早报,2005年05月21日.

[8]陈华.32项指标细数城市竞争力. 东方早报,2005年05月21日.

[9]陈华.沪港城市竞争力报告正式发布.东方早报. 2005年05月22日.

[10]张晓辉.香港与近代中国对外贸易.中国华侨出版社,2000年7月3日.

[11]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驻香港特别行政区特派员公署.沪港合作迈上新台阶.2003年10月28日

[12]沪港竞争力大比拼.www.sofun.com .2004年1月12日.

[13]毛娟梅.CEPA 上海与香港全方位合作.中国商情快讯第十一期CEPA特刊四,2003年11月1日

[14]卢受采、卢冬青.香港经济史.人民出版社,2003年6月15日.

[15]尹继佐.2004年上海经济发展蓝皮书—-创新城市.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04年1月.

[16]恩莱特.香港优势.商务印书馆,1999年12月.

[17]李文凯.香港立法会选举的示范价值.南方都市报,2004.09.14第二版.

[18]孟舒. 香港反对派借立法会捣乱.环球时报,2004年6月18日.

[19]上海香港城市竞争力报告:上海GDP十年后超香港.华夏时报2004.12.13.

[20]长珠三角竞赛香港水涨船高.香港商报,2001年8月6日.

[21]金旼旼.沪港竞争力差距日趋缩小.新华社上海2005年5月22日电.

[22]李家明.上海应当从香港的经济发展中吸取教训.国际先驱导报,2004年11月30日.

【作者简介】梁卫华(1969-),男,广东恩平人,哲学学士,恩平广播电视大学法学讲师、副校长。
---

分类题材: 亚洲模式_asiamd,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