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李光耀难忍之事 我们都是中国人

11/08/19

作者/来源:多维历史 (2015-03-27)
http://culture.dwnews.com

李光耀难忍之事:“我们都是中国人”

李光耀为什么在新加坡“去中国化”?许多中国人或许对李光耀的种种行为感到不解,然而新加坡是个独立的主权国家,华文学校的教材里居然出现“咱们都是中国人”,意味着教导学生效忠中国而不是新加坡,这是让李光耀可容忍。他认为“如果我们的公民不是效忠新加坡,而是效忠他们祖先的国家,那么我们的国家将陷入困境。”本文摘自壹读。

李光耀关闭南洋大学备受争议

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因病去世。对于这位领导人,中国人的评价毁誉参半。赞他治国有方,把一个小国打理得又有钱又廉政,如果要挑瑕疵就是,这个华人,怎么跟中国这么不亲呢?

李光耀治下的新加坡不仅推行了在国民语言教育上的“去中国化”,与中国的外交关系发展上也相对谨慎。

泛滥又天真的华人情结可以理解,但新加坡是一个独立的主权国家,某种程度上讲,正是因为跟你同根生,才不能放肆这份亲近。今天,壹读君(yiduiread)就来聊聊严肃的话题,李光耀为什么要让新加坡“去中国化”?

中国人一直一厢情愿把新加坡人当华人

在许多国人的印象中,新加坡和“外国”这两个字是相去甚远的,很重要的原因之一便是,放眼望去,这个国家的人几乎和我们长着一样的面孔。

事实确实如此,在新加坡的人口中,华人的比例占到四分之三左右,连李光耀自己也是华人。

虽然华人比例如此之重,但“多元化”是一直存在于这个国家的基因里的。1824年,新加坡的第一次人口调查中,华人是3317人,占总人口的31%。马来人和印度裔等非华裔,在新加坡人口中占了非常大的一部分。

虽然后来华人的数量越来越多,比例也越来越高,但新加坡依然是一个多元民族构成的社会,而非是简单的、中国大陆想象的华人社会。

官方语言要中立,要便于做生意,所以华语pass

在一个多族裔国家里,语言沟通成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作为著名移民国家的新加坡住着各个民族的小伙伴,包括南方华人,形成华语(包括广东话、粤语等)、英语、泰米尔语等多种语言共存,当时各个民族之间交流是很困难的,不过由于他们本来没打算在这个小国落地生根,大家似乎也不太在乎这件事。这个时候华文教育在新加坡还是很兴盛的,毕竟这里华人占据了大多数人口。

忙碌的英国殖民者虽然也想独尊英文学校,但语文问题,在这个多族裔地区十分敏感,且在历史上引发多次抗争,因此当局“独尊英文”并没办到,也没有统一的管理政策,各家语文教育都是井水不犯河水。不过,作为马来西亚的一部分,马来语依然是官方语言。

1965年,新加坡在李光耀的带领下和马来西亚联邦分手,成为独立的国家,加入英联邦。

既然跟马来西亚分家过了,那马来语做官方语言自然不合适了。华语做为官方语言,也有族群问题存在。

李光耀认为,是时候该为各族人民寻觅一个新的共同语言了。这种语言要有利于消除民族隔阂和文化差异,形成有共同文化特质的新加坡民族。

于是,中立语言英语的作用凸显。

在2013年出版《我一生的挑战——新加坡双语之路》中,李光耀谈到,独立之初,新加坡面对的是200万人如何谋生存活的生死攸关问题。单靠母语,无论是华语还是马来语都是不行的。作为一个依靠国际贸易的国家,新加坡只有加强学习英语,加强与国际尤其是国际先进国家交流,才有好日子过。

同时,他认为,在这个周围都是马来人的多元种族新兴国家,绝不能选择华语作为共同语,否则,国家一定会乱,在国际上也无法生存。因此,为了生存,也为了各种族的和睦相处,新加坡选择了中立语种英语为工作语和共同语。

华文教材中“我们都是中国人”是新加坡不能忍的

共同语言确定了以后,虽然母语(华语)教育依然保留,但明摆着英语好的人好找工作啊,于是家长们都赶紧顺应潮流送孩子去上英语学校,华语教育受到重大打击。这之后双语制又有所改变,华语教育的不流行最终使得整个国家都变成英语为第一语言,母语为第二语文的教育体制。

不过,在新加坡政府看来,华文学校的教材里居然出现“咱们都是中国人”,意味着教导学生效忠中国而不是新加坡,这是不可容忍的。

华人情结归华人情结,我们是不同的国家啊。李光耀在一次广播讲话中重申:民族、语言与文化的多样性是新加坡资产的一部分,但是有一件事我们承担不起,即多样性的效忠精神。如果我们的公民不是效忠新加坡,而是效忠他们祖先的国家,那么我们的国家将陷入困境。

于是,李光耀一度推行了打压华文学校的政策。这其中以改造和关闭南洋大学最为困难和最受争议。

南洋大学是中国之外的唯一一所华文大学,在新马华人中有相当大的影响,华人中不少人将其视为华文教育的旗帜。但别的族裔可不这么看,马来族中不少人将其当作“种族主义”、“沙文主义”的靶标。自创办以来,新加坡政府不断向南大施压,要求南大加大对英语的学习,去除其“种族大学”的特征,而因政见分歧和支持反对党活动,政府剥夺了南大创办人陈六使的公民权。

之后,在政府的主导下,南大于70年代中期开始把教学媒介语改为英语,并最终在1980年与新加坡大学合并,成立了今天的国立新加坡大学。

为了新加坡的国民认同,必须去中国化

除了语言,让李光耀处心积虑的国民身份认同问题也影响到了外交层面。

到了1970年的时候这个问题仍然存在。那时中国乒乓球队访问新加坡,在比赛场上,一些新加坡华人观众嘲笑主队,并高呼赞美毛泽东的口号。

面对这种情况,李光耀也曾告诫国人:“无论是中国或任何其他国家或政府,都绝对不会单单因为我们刚巧是华人,就挺身而出保护我们和我们的利益。”

新加坡政府为了使华人华侨放弃旧的国家认同,还限制中心人员往来,曾一度规定,凡去中国大陆升学的青年一律取消在新加坡的居留权。在一系列努力下,80年代新加坡人的身份认同问题基本解决。

文化的归文化,政治的归政治

不与中国肆意交好的原因还有一个,就是新加坡特有的地缘背景。

在地缘上,新加坡可没有中国那么优越。它夹在马来西亚与印度尼西亚两个穆斯林国家之间,用印尼前总统的话说,就像绿色海洋中心的一个小红点。狭小的国土与稀缺的资源令其受到邻国不可忽视的影响,连用水都要仰仗马来西亚的新加坡,其外交政策自然会被邻国和大国的政策所左右。

虽然新加坡有很多华人,但作为一个独立国家,在严肃的外交问题上,人家可真没拿我们当“自己人”。

在李光耀担任总理的30多年间,新加坡的对华政策一直比较暧昧。上世纪60到70年代中期,新加坡虽然一直承认新中国的合法地位,积极发展对华贸易,但一直不与中国进行任何政治接触,甚至对两国人员的交流采取限制措施。70年代中期后,新加坡才与中国发展实质性政治关系,双方高层开始频繁接触,经贸关系也得到全面发展。

这两个阶段的背后,都是实打实的国际形势变化与国家利益考量。新加坡国土狭小,资源短缺,自然不会放过与地大物博的中国发展贸易的机会。但新中国成立后与美国的关系一直不好,新加坡又在外交上倾向于美国,因此对华政策不免要受到美国对华政策的影响。而且处在文革阶段的中国,一度将李光耀列为谴责对象,更难以获得新加坡的接近。

70年代后,马来西亚、菲律宾等周边国家都与中国建交,减少了对两国政治交往的限制。从越南撤军后,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影响力有所下降,而且美国自己与中国的关系也趋于缓和。再加上苏联在东南亚的扩张产生了威胁,令新加坡自动做出了外交策略上的调整。这些才是推动新中两国政治关系密切乃至建立外交关系的真实原因。

2009年10月,李光耀在华盛顿的一次演讲中指出,中国军事和经济力量的崛起,造成了亚太地区的不平衡,美国应该利用自己的实力来制衡中国的发展。

这番言论经由媒体传播,在中国网民中引起了轩然大波——这个华人聚居的国家,怎么能提出“制约中国”的建议,让美帝国主义来来制约自己人的发展呢?

在壹读君(yiduiread)看来,这种“受伤感”其实源自中国人对国际政治和秩序的一种天真想象。民族归民族、传统归传统,至于国家和政权,那又是另一回事。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中政经_gpsgcn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