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产权和财产权

25/03/09

来源: http://www.singaporelaw.sg

第十八章 产权和财产权

第一节 引言

第二节 衡平法的格言

第三节 衡平法上的不法行为

第四节 衡平法上的抗辩和救济

第五节 产权和财产权

第一节 引言

双重法律系统

18.1.1 作为英国以前的一个殖民地,新加坡继承了普通法法系传统。普通法模式的一个独特特征是该模式固有的二元论。普通法法系很大程度上是基于先例,而这些先例可以概略的根据其法源,即法律和衡平法而彼此分开。衡平法可以被定义为最初由英国大法官庭在1873年以前发展和执行起来的一些规则,原则和补偿措施。这两种法律现在尽管是由同一法院同时确认的,但是历史上它们是截然不同的(见《民法》第三部分(Cap. 43, 1994 Revised Ed.))和《初级法庭法》第26部分,(Cap. 321, 1999 Revised Ed)。

新加坡对衡平法的继受

18.1.2 英国衡平法的原则经由1826年的第二司法宪章被介绍到新加坡 (见R 诉 Willans 案(1858) 3 Ky 16)。《英国法律适用法》第三部分((Cap 7A, 1994 Revised Ed)规定:“英国的普通法(包括衡平法的原则和规则)只要在该法开始生效之前就直接是新加坡法律的一部分,那么它将继续成为新加坡法律的一部分。”这一规定需要予以修改来与新加坡的环境相适应.(见A. Phang,合同法,(巴特沃思出版社,1998年版),第19-22页)。

法律和衡平法之间的关系

18.1.3 尽管现在法律和衡平法开始合并施行,但传统的观点则认为衡平法和普通法规则和原则之间没有融合。一个很熟悉的常常用来描述这种情况的比喻是这样说的:‘这两种管辖权的河流,尽管在同一条河道里流动,但是它们并排流动着,河水不会混合’(见W. Ashbumer,衡平法原则(巴特沃思出版社,1933),第18页。比较United Scientific Holdings v Burnley Borough Council [1978] AC 904, 944))。然而,这种观点近来受到了一些著名学者的反对,他们要求衡平法和法律之间更大的整合。(见A. Burrows,‘我们在普通法上是这样做的,在衡平法上却是那样做的’(2002)22 OJLS 1;S. Worthington,衡平法,(克拉仑登出版社,2003),第293,309页。比较Meagher, Gummow and Lehane’s 衡平法[:]原理和原则(巴特沃思出版社,2002),第52-54页)。

第二节 衡平法的格言

衡平法的良知

18.2.1 衡平法的一个中心主题是:‘衡平法是动态的。它的一个主要特征,也是一个优势,就是它的灵活性来获得公正的结果(由 Chao JA法官审理的Chwee Kin Keong诉 Digilandmall.com案 [2005]1 SLR 502,528)。普遍认为,衡平法的一个基本原理就是它基于诉讼人的良知而起作用 (见Chwee Kin Keong诉 Digilandmall.com案 [2005]1 SLR 502,525-526 中引用的Riverlate Properties Ltd诉Paul案1975 Ch 133,141)。然而,这并不意味着那些案件是基于法官个人的观点所作的判决,即法官认为:如果不提法则和案例法,在该案件中什么才是公正。诉讼人的良知是否有污点是由对案件的事实和相关的先例的仔细检查而决定的。

衡平法和法律创新

18.2.2 衡平法的另一个显著特征是它能为法律创新提供充足的来源。衡平法被认为没有经过分娩的时期,但它的‘后裔必须是合法的’—根据(由Bagnall J法官审理的Cowcher 诉Cowcher案19721 WLR 425, 431)先例而得出的原则。新加坡法律中的衡平法创新的一个例子,是法院可以凭这些案件来对基于衡平法上的显失公平概念而产生的滥用履约保证书颁布禁令。(例如GHL Pte Ltd 诉 Unitrack案19994 SLR 604)。

衡平法的格言

18.2.3 衡平法的格言不是能够为特定法律问题提供答案的规则,而是对主题的精简陈述,在其之下, 暗含着衡平法的概念和原则。

格言

18.2.4 衡平法的一些重要格言包括:

· 衡平法把应做之事看成是已做之事。

· 衡平法遵从法律。

· 求助于衡平法者自身必须清白。

· 求助于衡平法者自身必须公正行事。

· 两种衡平法上的权利相等时,普通法居上。

· 两种衡平法上的权力相等时,时间在先的衡平法上权力优先。

· 等分即公平。

· 衡平法帮助勤勉者,而不是拖延者。

· 衡平法注重意图而非形式。

· 衡平法不帮助自愿行为人。

· 衡平法对人行事。

· 衡平法不容许有不法而无救济。

· 衡平法不容许制定法成为欺诈的工具。

第三节 衡平法上的不法行为

引言

18.3.1 衡平法规范某些民法上的义务。最常见的有信托义务,有关信息保密、故意接受以及非诚实帮助的义务。

信托义务

18.3.2 信托义务是指那些处于信托和信任地位的人对他人负有的义务。信托责任的核心思想是受托人对其委托人负有忠实的义务。信托义务最初是在托管财产的场合下发展而来的。(见Keech诉Sanford案(1726)25 ER 223). 于是,这一概念渐渐地被延伸至调整其他关系,比如公司董事与其公司之间的关系,律师与客户之间的关系以及合伙人之间的关系。(见Hospital Products Ltd 诉United States Surgical Corp案 (1984) 156 CLR 41)。

信托关系的认定

18.3.3 某些关系等级在本质上被认定为信托关系,包括:

· 受托人与受益人(见Keech 诉 Sanford 案(1726) 25 ER 223))。

· 公司董事对其公司(见Hytech Builders Pte Ltd 诉 Tan Eng Leong案,1995 2 SLR 795; [1995]新加坡高等法院85)。

· 律师与客户(见The Law Society of Singapore 诉Khushvinder Singh Chopra案,1999 4 SLR 775; [1998]新加坡高等法院313)。

· 代理人与委托人(见ERA Realty Network Pte Ltd 诉 Puspha Rajaram案,1999 1 SLR 190; [1998]新加坡高等法院213)。

· 合伙人(见Lee Hiok Ping @ Mitr Dephanphongs & Ors 诉 Lee Hiok Woon案 [1992]新加坡高等法院11,见H.Y. Yeo,《新加坡合伙法》,巴特沃思出版社,2000年,第167至186页。

18.3.4 上述认定的范畴尚未完全穷尽。当上述其他关系属于信托和信任关系之一时,法院通常会对其施加信托义务。(见Meagher, Gummow 和 Lehane著,《产权:学说与原则》,巴特沃思出版社,2002年,第158至159页。

信托义务内容的认定

18.3.5 普遍认为,法律对受托人所施加的责任标准是最严格的。这种责任要求为他人利益进行代理时要使自己的个人利益服从于他人的利益。要是受托人尚未准备好作出此种牺牲的话,那么他就绝对不能去保护和增加他人的利益。自私与无私是相对立的。受托人的这种地位建立在无私的基础之上。自私是绝对被禁止的。((经由GP Selvam法官审理的 Kumagai-Zenecon Construction Pte Ltd and Another诉 Low Hua Kin案2000 2 SLR 501, 505 – 506; [1999]新加坡上诉法院313,上诉法院维持原判2000 3 SLR 529;;2000新加坡上诉法院38)。因此,受托人负有义务不得使其处于利益冲突之中,不得滥用托管财产和保密信息,以及不得利用受托人的地位未经许可而谋取私利。

违反信托义务及场合的重要性

18.3.6 在确定是否存在信托义务的违反时,考虑关系所处的环境是非常重要的。(见Singapore River Cruises诉Phun Teow Kie案 [2000] 4 SLR 791,J.D. Davies,《让信托责任处于可以接受的方式》1998,《新加坡法律研究学报》,1, 5 – 7)。对受托人适用的严格信托规则有可能不会适用于商业场合可能出现的其他的信托关系。例如,只要受托人和委托人之间订有协议,那么信托责任的范围也就由该协议所确定。(见ERA Realty Network Pte Ltd 诉 Puspha Rajaram案 [1999] 1 SLR 190; [1998]新加坡高等法院213。)此外,不同的因果关系和远离规则也许适用于受托人和非受托人信托的情形。

违反信托责任及过失行为的区分

18.3.7 并非所有的受托人违反了其责任就必定会违反信托义务。违反信托责任必须与纯粹的信托资格相区别开来。后者并不能引用衡平法的规则,而是由侵权法上的原则加以规范。(见Bristol & West Building Society 诉 Mothew 案1998 1 Ch 16)。

因果关系和损失的远离

18.3.8 即使有违反信托的情况发生,原告也必须说明其控告后果产生于信托责任的违反。(见Ohm Pacific Sdn Bhd 诉 Ng Hwee Cheng Doreen案1994 2 SLR 576; [1994] 新加坡上诉法院 85; Target Holdings 诉 Redfern案 [1996] AC 421. 但Low Hua Kin v诉Kumagai-Zenecon Construction Pte Ltd 案2000 2 SLR 501中提到,因果关系,可预见性以及远离的原则不能在考虑受托人恢复原状的责任时立即适用。但在2000 3 SLR 529上诉案中,上诉法院并没有对该判决的这一部分做出评论,而是对因果关系链事实上是否断裂进行了详细的分析。上诉法院的方法似乎认可了因果关系问题对于认定受托人恢复原状的义务方面的确发挥着作用。)

救济

18.3.9 为对抗那些未经许可谋取私利的受托人而采取的救济措施可能是人身的或财产的。受托人在合适的情况下可能会被要求对未经许可而赚取的私利予以说明,也可能会被要求对在基于原告的推定信托中因违反信托责任而取得的财产加以控制。
有关保密信息的义务

18.3.10 若存在以下情况,则证明某人违反了保密义务:(a)未经许可使用保密信息而损害该信息相关人的利益;(b)该信息有保密的必要,并且,(c)该信息在应予以保密的情况之下被泄漏。(见X Pte Ltd and Another 诉 CDE 案 [1992] 2 SLR 996; [1992] 新加坡高等法院 229中引用的Coco 诉 Clark案 [1969 RPC 41)。

对保密信息详细说明的要求

18.3.11 如上文所述,雇主若想提出对雇员违反保密义务的指控,那么事前“雇主必须详细说明他想要被保护的保密信息。如果其只是简单说明该信息是保密的,或者迟迟没有给予详细说明致使该信息被泄露,此时雇主依此向雇员提出控诉是很困难的。” (经由Lai J 法官审理Tang Siew Choy and Others 诉 Certact Pte Ltd案 [1993] 3 SLR 44; [1993] SGCA35。同样参见Chiarapurk Jack 诉 Haw Par Brothers International Ltd 案 [1993] 3 SLR 285; Flamelite (S) Pte Ltd 诉Lam Heng Chung 案 [2001] SGHC 66。其中Flamelite一案基于其他理由上诉至上诉法院,参见2001 4 SLR 557; [2001] SGCA75)。

救济措施

18.3.12 对违反保密信息义务的救济包括禁令、利润帐款、收缴和可能的金钱赔偿。在英联邦的判例中(参见Lac Mineral 诉 International Corona Resources 案 (1989) 61 DLR (4th) 14. 对照 HW Tang,《信任和推定信托》(2003),《法律研究》第23 卷,第135页),法院可以判决推定信托,以作为对保密信息义务违反的救济。

故意接受

18.3.13 构成故意接受责任的要件如下:(a)有信托财产的存在;(b)受托人违背信托契约将信托财产(或其可溯收益)转让给被告;(c)被告为其自身利益而接受该财产;和(d)被告明知此种接受违反了信托义务(见Caltong(澳大利亚)Pty Ltd 诉 Tong Tien See Construction [2002] 3 SLR 241)。其中,要件(d)颇有争议,因为其所要求的认知程度取决于用来解释这一行为的理论框架。

关于故意接受的不同理论

18.3.14 目前,关于信托财产故意接受的责任问题,有三种不同的理论:

(a)故意接受是建立在不当得利原则的基础上的,因此,该责任严格建立在对信托财产故意接受的证据之上。“财产的归还应限于不当得利。因此,所有权的转移将会作为抗辩的理由。” (见 Lord Nicholls,《故意接受:恢复原状要求的一个新的里程碑——过去,现在和将来》,(Cornish et. al. (eds.), (Hart, 1998), 第244页。)

(b)故意接受建立在显失公平的概念之上。在BCCI 诉 Akindele [2001] Ch 437, 455 (noted Tjio, (2001) JBL 299)一案中,Nourse 法官说到:“接收者的明知使得他保留接受所得的利益是显失公平的。”

(c)衡平法上的故意接受之诉与普通法中的侵占之诉十分相似,这是对原告衡平法上权利予以侵犯的回应。(参见 L. Smith, 《故意接受何去何从? (1998) 114 LQR 394; L. Smith,《不当得利,财产和信托的构成》, (2000) 116 LQR 412》。衡平法上的权利总是被善意买受人无需通知即可获得所有权的权利所阻断,因此明知 是构成承担责任的前提条件。

新加坡的立场

18.3.15 在新加坡,到底采用哪一种理论来解释恶意接受的责任,目前还没有定论。新加坡有其自己的一套关于故意接受的理论。(参见Rajabali Jumabhoy v Ameerali R Jumabhoy [1998] 2 SLR 439; [1998] 新加坡上诉法院35; Caltong (澳大利亚) Pty Ltd v. Tong Tien See Construction [2002] 3 SLR 241)。在新加坡自由的理论中,故意接受在本质上是可以恢复原状的。(参见Banque Nationale de Paris v Hew Keong Chan Gary & Ors [2001] 1 SLR 300.必须说明:在这一案件中基于代理的理由是可以提起上诉的。参见Banque Nationale De Paris v Tan [2002] 1 SLR 29; [2001]SGCA 78; see also Tang Hsiu Lan v Pua Ai Seok [2000] SGHC 163,在这一案件中,法庭的判决表明故意接受在本质上是可以恢复原状的。

不诚实协助

18.3.16 构成不诚实协助的要件有:

(a)对原告资产存在违反信托责任的处置; (b)被告帮助或促成了对信托义务的违反; (c)被告从事了不诚实行为; (d)原告遭受损失。(Caltong (澳大利亚) Pty Ltd v. Tong Tien See Construction [2002] 3 SLR 241)。

对不诚实的定义

18.3.17 这一领域的难点在于对不诚实行为的定义。有两种方法:第一种是用客观的方法来分析不诚实;第二种是用半客观半主观的方法来确定刑法上非诚实的帮助。

客观方法

18.3.18 法庭认为:“完全不顾他人的权利或或许存在的利益的行为是欺诈的表现。一个诚信的人会注意到他所面临的客观情况,包括将要进行的交易的性质及重要性、他的角色的性质及重要性、商业交易的通常进程、信任度、托管人或其他第三方提起诉讼的可行性、以及对受益者的不利后果。客观情况将会指引一个诚信者将要采取哪一或哪些可能的措施。例如,他可能会向托管人询问更多的问题;他可能会要求托管人提出建议,或者坚持要求更深一步的建议;他可能向托管人告知风险性但会继续从事他在交易中的角色;他可能会做很多事。绝大多数情况下,最终一个诚信者应该清楚地知道一笔即将进行的或者他参与其中的交易,是否会违反通常所接受的诚信行为准则……同样,当法庭判断一个人是否依诚信行事时,它会参照当时第三方所能知道的客观情形。当然法庭也会注意到第三方的个人品质,诸如其经验和智力状况,以及他如此行事的原因。” (由Nicholls 爵士审理的Royal Brunei Airlines 诉 Tan一案 [1995] 2 AC 378, 390 – 391. 这一段引自Bansal Hermant Govindprasad v Central Bank of India [2003] 2 SLR 33; [2003] SGCA 3新加坡上诉法院一案中的判决)。

半客观半主观的方法

18.3.19 只有当一个人的行为降到了对欺诈的客观判断标准的水平之下,并且他自己也知道他的行为是不诚信=的,法院才会判定一个人从事了欺诈行为。(参见 Twinsectra v Yardley [2002] 2 AC 164 (noted by Yeo and Tjio, (2002) 118 LQR 502)在Malaysian International Trading Corp 诉 Interamerica Asia一案的上诉案中也引用了Twinsectra一案。参见 [2002] 4 SLR 537; [2002] SGHC198。

新加坡的立场

18.3.20 在新加坡,到底采取哪种方法来分析不诚实的构成要件件还没有定论,因为这一问题尚需新加坡法院更深入的考虑。

第四节 衡平法上的抗辩和救济

实际履行

18.4.1 实际履行是一种衡平法上法院可斟酌使用的、要求被告履行合同约定义务的救济方式。实际履行通常在普通法上的救济不足以弥补受害人利益时才被适用。(见G. Jones ,W. Goodhart, 《实际履行》 (巴特沃思出版社,1996年))

禁令

18.4.2 禁令属法院可斟酌适用的衡平法上的救济方式,分为两种。一种是阻止禁令,禁止为某种行为;一种是强制性禁令,命令为某种行为。通常只有在赔偿金不足以解决争议的时候,法院才会采用强制令的救济方式。(见 Bengawan Solo Pte Ltd 诉 Season Confectionery Co (Pte) Ltd 案1994 1 SLR 617)

法院宣告

18.4.3 确认赔偿请求是指法庭最终作出决定,以确定案件争议双方的权利和义务。虽然法院宣告这一救济方式最早来源于衡平法,但是现代的宣告式的救济方式是由制定法加以规范的。(例如 Lim Kim Cheong 诉 Lee Johnson案 [1993] 1 SLR 313; [1992] 新加坡高等法院 232; Salijah 诉 Mohd Irwan Abdullah案 [1996] 1 SLR 63; [1995] SGHC 216; Cheong Yoke Kuen 诉 Cheong Kwok Kiong 案1999 2 SLR 476).

安东•皮勒命令

18.4.4 安东•皮勒命令是指法庭为保全与争议案件有关的财产和文件而采用的一种搜查令。安东•皮勒命令这一名称来源于Anton Piller 诉 Manufacturing Processes案 [1976] Ch 55。最终被确立为一种救济方式并产生了巨大和深远的影响。同时,安东•皮勒命令只有在一些特殊案件中才被授予。见Computerland Corp 诉 Yew Seng Computers案 [1991] SLR 247; [1991] SGCA 28; Asian Corporate Services (SEA) Pte Ltd 诉 Impact Pacific Consultants Pte Ltd and Others案 [2005] SGHC 138).

玛瑞瓦禁令

18.4.5 玛瑞瓦禁令意味着冻结被告人的财产,防止其将财产转移出法院管辖范围之外。玛瑞瓦禁令这一名称来源于Mareva Compania Naviera 诉 International Bulkcarriers SA 案 [1980] 1 All ER 213n 。例如 Guan Chong Cocoa Manufacturer v诉Pratiwi Shipping SA 案 [2003] 1 SLR 157; [2002]SGCA45 有关授予玛瑞瓦禁令条件的指导意见。

交付和撤销权

18.4.6 交付和撤销权作为衡平法上的一种救济手段,它会使得相关财产权归于消灭。

补偿金

18.4.7 有关衡平法上的补偿问题,新加坡法院是否有管辖权尚无定论。(见Shiffon Creations (新加坡) 诉 Tong Lee Co 案 [1987] SLR 53; [1987] 新加坡高等法院53. 比较K.B. Soh, 新加坡衡平法上赔偿金的管辖权(1980) 30 Mal. L. Rev. 79).

解约

18.4.8 解约是衡平法上的救济方式。凡交易因有诸如虚伪陈述、受不正当影响、过失、胁迫欺诈的情况而出现问题时,交易一方可以依单方面意思取消交易。解约具有溯及力,交易自始无效。(例如Forum Development Pte Ltd v诉Global Accent Trading 案 [1995] 1 SLR 474; [1994] SGCA145).

变更契约

18.4.9 允许当事人对契约文件加以变更是衡平法上救济方法之一,即书面文件内容不能正确表示出双方确实达成之意思表示,当事人可以变更契约。原告欲变更书面文件必须提供足够的证据证明双方的立场与书面文件有所出入. (见Kok Lee Kuen 诉 Choon Fook Realty案 [1997] 1 SLR 182; [1996] SGCA 57). 通常当事人共同错误时,才能为契约更正之救济。若只因一方之错误,法院往往拒绝变更契约的申请,除非在特殊情况下错误是由他方的原因(欺诈、明知错误而为行为等)所造成的。

允诺禁反言

18.4.10 有著名的两段话经典地阐释出允诺禁反言原则的含义。第一,这一原则适用于所有的衡平法院,若当事人之间的契约包含明确的关于法律责任的条款(特定的罚款或处罚),随后由于他们自己的行为或意愿,双方有一些协商,使得契约一方认为契约规定的内容发生变化,不确定或中止,这时双方当事人间的交易是不公平的,那么本该享有权利的一方当事人不得再行使权利。第二,如果契约一方的权利受到置疑或抗辩,他有权相信对方的权利也不具有强制性、不确定或者中止一段时间,那么契约另一方不得请求衡平法院强制行使其权利,直到所有的情势都恢复到之前的状态的时候才得行使。(见Halsbury著,《新加坡法》,第9卷(2),((LexisNexis, 2003),第110.277段。此段话引自QBE Insurance诉Winterthur Insurance 案2005 1 SLR 711; [2005] SGHC 11).

习惯引致的禁反言

18.4.11 习惯引致的禁反言的含义为交易双方进行交易建立在一个根本的前提下, 无论是法律规定还是交易习惯,这一前提是他们交易的基础.随后在交易中,无论是由于误解还是错误,交易双方中任何一方都不得背弃最初的前提, 因为这样做是不公正的.(见 Amalgamated Investment & Property Co Ltd 诉 Texas Commerce International Bank Ltd 案 [1982] QB 84, 122). 习惯引致的禁反言原则包括以下几个要点: (a) 契约关系中的当事人双方须处于交易过程中; (b) 交易的过程必须基于当事人双方对契约有一个共同的理解和解释; © 一方背弃对契约共同的解释是不公正的. (见Singapore Island Country Club v Hilborne [1997] 1 SLR 248. See also MAE Engineering v Fire-Stop Marketing Services [2005] 1 SLR 379; [2004] SGCA 54).

争执点禁反言

18.4.12 争执点禁反言原则包括以下几个要点: (a) 需要有一个最终的确实的裁决;(b) 这一裁决须要由有管辖权的法院作出;(c) 当事人之间相比较的两次行为须一致 。(d) 两次程序对主旨问题的认定一致(见 Lee Tat Development 诉 Management Corporation of Grange Heights Strata Title No 301 (No 2)案 [2005] 3 SLR 157; [2005] SGCA 22).

懈怠拖延原则

18.4.13 懈怠拖延原则是衡平法上的原则。若原告在行使自己的权利时存在着不合理的拖延和疏忽,在这样的情况下,衡平法院将拒绝给予救济.。要适用懈怠拖延原则有两个要点需要考虑:拖延的时间以及在这段时间内所为的行为。普遍认为,懈怠拖延原则是衡平法上的原则,只适用于衡平法上的请求。 (见Syed Ali Redha Alsagoff 诉 Syed Salim Alhadad 案1996 3 SLR 410)。然而,在上诉法院处理普通法上的有关返还财产请求的案件时也考虑适用这一原则. (见Management Corporation Strata Title No 473 诉 De Beers Jewellery案2002 2 SLR 1).

污手原则和非法行为

8.4.14 一个人如要寻求衡平法上的救济,他自己本身必须没有错误,也就是所谓的有一双洁净的手。这个人若自身也存在错误,那么就不能得到衡平法上的救济。若一个人主张其在法律或衡平法上的权利, 如果他未被要求就非法行为予以答辩,或者该案件不是依赖于非法行为,即使有事实表明,他所依赖的权利是在进行非法交易时取得的,他仍然有权获得损害赔偿。(经由Browne-Wilkinson爵士审理的Tinsley 诉 Milligan 案1994 1 AC 340, 376。Top Ten Entertainment 诉 Lucky Red Investments案2004 4 SLR 559; [2004] SGCA43 也遵循了本案的原则)。值得主意的是,Tinsley案在澳大利亚备受指责,并且没有得到遵循。(见Nelson 诉Nelson案 (1995) 70 ALJR 47; A. Phang,《论非法行为及其假定——澳大利亚法上的诉答变更以及可能的途径》(1996) 11 JCL 53).

抵销

18.4.15 衡平抵销作为一种实体上的抗辩,是自力救济的一种方式。提出衡平抵销无须通过法律程序。当债权人向债务人提出权利要求时,债务人提出衡平抵销须基于一个充足的衡平法上的理由,以对抗债权人的请求。衡平抵销的产生必须基于同一次交易或者与此密切相关的行为,若不考虑债务人的抵销请求,债权人即取得胜诉判决是不公正的。(见Pacific Rim Investments 诉 Lam Seng Tiong 案1995 3 SLR 1).

第五节 产权和财产权

衡平权益

18.5.1 普通法系的一个独特之处在于其财产的双重所有制。 财产的所有权可以分为以下几类:法律利益和衡平利益。法律利益在任何情况下都具有执行性,而衡平利益在善意的买方未得到通知时是没有执行性的。举例说,一份信托的财产,受托人拥有信托财产的法律所有权,而受益人拥有此信托财产的衡平权益。必须注意的是,在优先权方面,这种地位可能是由有关法律进行调整的,如土地权利法案((Cap 157, 2004 Revised Ed)会按照所登记的土地来确定优先权的事宜。财产权的双重所有制也促成了股票权益的产生,比如抵押,浮动担保,固定担保。通常在这些股票权益中,债务人是合法所有人而债权人是财产的衡平所有人。当债务人破产时,衡平所有权可以被认为是一种所有权主张。须注意的是有些股票权益必须在相关法律制度中进一步完善。(比如公司法(Cap 50, 1994 Revised Ed.)。

明示信托

18.5.2 明示信托是为特定期望结果所建立的信托。(见 J.H. Langbein,《信托的秘密:信托作为商业手段》(1997)107 《耶鲁法律杂志》第165页;S. Worthington,《信托手段的商业用途》,载于《拓宽信托和类似封闭式基金》(Kluwer,2002),第135页。明示信托的通常方式如下所述:托管人为受益人将信托财产委托给受托人并确定信托的各项条款。托管人也可以为受益人利益确定其本人为受托人。

明示信托的条件

18.5.3 信托财产的最初转移必须符合相关的正规程序(如《民法》第7节(Cap 43,1999 Revised Ed)规定在有关不动产的信托中必须由有权进行信托的人签字以明示和证明。为了建立合法有效的信托,必须满足“三个确定”。首先,托管人的意图必须确定。第二,信托财产必须确定。最后,受益人的身分必须确定。

归复信托

18.5.4 归复信托形成于法律的实施过程。归复信托的存在有两个层面的分析。第一个层面是有关转让人真实意图的研究。如果真实意图被确定,即作为一项赠予或一个明示信托或者欲为一个买卖行为,则不存在归复信托的问题。(见Goh Swee Fang 诉 Tiah Juan Kim案 [1994]3 SLR881;Sitiawah Bee bte Kader 诉 Rosiyah bte Abdullah 案2000 1 SLR 612)。当不能确定其意图时则进行第二层面的分析。在此情况下,如此交易不能作为一项赠予或财产买卖,法律则将视为存在归复信托。正如Upjohn爵士概括的那样,“事实上,所谓归复信托的假定只是在相关事实和情形无法提供解决方法时的一个缓兵之计。”(见Vandervell 诉 IRC案 [1967] 2 AC 291, 313)。

推定信托

18.5.5 推定信托是根据衡平原则,于法律的实施中,在特定情况下适用于被告的一种信托。举例说,当受托人违反了他所负的义务,而收受了贿赂时,法院将会根据此原则判决受托人在推定信托中收受了贿赂(参见Kartika Ratna Thahir 诉PT Pertambangan Minyak dan Gas Bumi Negara (Pertamina) 案1994 3 SLR 257; [1994] SGCA 105)。在下列情况下,财产的抵押权人在推定信托中持有财产:(a)抵押权人明知请求人于财产上未登记的权利;(b)抵押权人收受了此利益的佣金,且未计入此财产的价值;(c)在抵押权人和登记物主的协议中认识到并承认此项未登记的利益。(参见Ho Kon Kim 诉Lim Gek Kim案 [2001] 4 SLR 340; [2001]SGCA 62)。当款项被误付给一公司,而公司收款人明知此款项是误付,并存入独立账户时,也可被认为是一个推定信托。(见Re Pinkroccade Educational Services Pte Ltd案 [2002] 4 SLR 867; [2002] SGHC 186).

所有人禁止反言

18.5.6 构成所有人禁止反言的因素,是原告必须存在一种保证,足以使被告产生信赖并由此导致了被告的损失。(例如Goh Swee 诉 Tiah Juah Kim案 [1994] 3 SLR 881; [1994] SGCA 118)。只要存在这些因素,则会产生有利于被告,而针对原告的衡平原则的适用。所有人禁止反言的理念在于尽力保证“公平正义的最小衡平”,(见Crab 诉 Avon District Council案 [1976] Ch 179, 198;Gillett诉 Holt案 [2001] Ch 2001)。衡平可以通过强制性的补偿命令或通过财产的转移来实现。

进度跟踪

18.5.7 “进度跟踪并非一种权利主张,亦非一项救济,这仅仅是原告声称其财产发生了什么情况的一个程序,证明其收益及处理或获取这些受益的人,以及证明此收益应被视为代表其财产。(Millett 爵士 在Foskett 诉 McKeown案 [2001] AC 102, 128中发表的意见)。 进度跟踪法来自对普通法与衡平法中跟踪制度的不同的认识。通常认为普通法只有在包含一个清洁替代时才能对财产进行跟踪,而且还不能通过平衡型基金。而衡平法,在跟踪平衡型基金时却不存在这样的问题。然而, Millett 爵士在 Foskett诉 McKeown案 [2001] AC 102, 128中认为“在进度跟踪实践中,不存在所谓的固有法律性或衡平性,因此没有必要区分法律中和衡平中的跟踪。(另见Steyn爵士 在 Foskett诉 McKeown案 [2001] AC 102, 113中发表的意见)。新加坡上诉法院在Caltong (澳大利亚) Pty Ltd 诉 Tong Tien See Construction案 [2002] 3 SLR 241; [2002] SGCA 28)中也引用了Foskett诉 McKeown案 [2001] AC 102。进度跟踪法的条文详见L. Smith的《进度跟踪法》(牛津,1997年)。

---

分类题材: 政府制度_policy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