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砂沦为英直属殖民地始末

01/08/19

作者/来源:于东 东方日报 https://www.orientaldaily.com.my

在砂拉越历史上先后沦为英国殖民地有两次(第一为次殖民地,第二次为直属殖民地),即1841年9月和1946年7月。
1841年汶莱苏丹在武力要胁下让出沙马拉汉河(Batang Samarahan) 与砂隆河(Sadong)流域国土给英殖民者代理人詹姆士布洛克(James Brooke)。较后于1842年8月1日汶莱苏丹正式签署让渡协约,承认詹姆士布洛克为砂拉越统治者——拉惹(Rajah)。

1945年8月日本投降,结束对砂拉越3年又8个月的占领。1945年10月12日,第三代拉惹维那布洛克宣布将砂拉越让渡给英国直接统治。1946年2月6日,英国通过电台和报章公开报导了上述消息;接著2月9日砂拉越宪报刊载了维那布洛克决定。经过一番“程序式”安排,于同年7月1日正式将统治权移交给英殖民署。

让渡的导因

欲将砂拉越统治权直接转移给英国,成为英国直属殖民地者是第三代拉惹维纳布洛克。他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翌年2月正式向英国政府“献议”。他声称,这是遵循第一代拉惹的意愿。

与此同时,维纳说,战后他一个人来治理砂拉越将无办法提供人民必需的教育、医药设备、公共设施和各种社会发展,因此必须将统治权移交英国,由英殖民署直接统治。

追溯历史,第一代拉惹取得统治权后,就著手部署将政权交给英国接纳为殖民地。只因当时英国未重视和未意识到占领北婆罗洲的经济和战略意义和国内因素,一再拖延直接接管砂拉越。

1844年英国委任詹姆士为驻婆罗洲代表;1846年7月詹姆士率英军占领纳闽,7月24日纳闽正式成为英殖民地,詹姆士被委为纳闽总督兼英国驻婆罗洲代表。

1887年第二任拉惹查尔士布洛克返回英国渡假,1888年5月返回砂拉越时,带回英国将砂拉越纳入保护国文件,过后经小修改于同年6月14日双方正式签署。

1941年日本南侵,12月24日,日军占领砂拉越,拉惹维纳避走澳洲(较后转回伦敦)。较早前于1939年,居伦敦的维纳侄儿安东尼被委为维纳继承人。9个月后,维纳在其妻子游说下企图修改宪法,可让其女儿继承王位(维纳无男儿),以取代早前对安东尼的委任。

安东尼和其父伯特兰得悉后,提出强烈反对,因此,埋下了家族对继承权的长期纷争。与此同时,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安东尼就在伦敦成立流亡政府, 为战争结束后,就任砂拉越拉惹(执政)做准备。

1945年10月12日, 维纳宣布革除安东尼继承权和解散流亡政府,并正式通知英国政府,将砂拉越纳入为英国直属殖民地。因而引瀑发了由安东尼“策动”的历时5年的反让渡斗争。

1946年1月,维纳布洛克派其秘书麦比朗前来砂拉越,向各族领袖游说让渡的好处,并叫大家签署一份支持让渡的文件。据悉,各族领袖都签署了,并得到叻币(砂拉越币)1万元至4万2000元不等的“酬金”,如:拿督巴丁宜阿里得1万2000元,王长水得4万2000元。

麦比朗拿了这份由各族领袖签署的文件回到伦敦后就公开展示,声称,拉惹维纳的让渡计划获得各族人民支持。

1946年4月26日,维纳回到砂拉越,在一片反让渡声浪中,力图说服人民接受让渡。期间,英国派出两名国会议员(工党、保守党各一)和两名官员前来砂拉越进行所谓的“民意调查” 。他们先后在古晋和诗巫“听取” 民意。5月14日返回伦敦后宣布:“大多数人支持让渡”,并建议政府要采取积极、迅速行动实现让渡。

拉惹在英国殖民署指示下,起草一份让渡法案,于5月15日提交砂拉越国会讨论。当时国会议员计有3位华人(王合隆、邱炳农、陈木林),印度籍一位,马来籍19位,达雅籍4位,英籍12位。法案经二读后,参加表决共34位议员。结果18票对16票通过让渡法案(支持者包括9位达雅与马来籍、2位华人和7位英籍议员)。法案三读于5月17日,参加表决议员共35位,结果19位支持,16位反对。

让渡法案授权拉惹将砂拉越让渡给英国。5月20日,拉惹维纳在砂拉越法院内与英国政府代表签署让渡协议,见证者包括摄政司和诸位支持让渡的议员。

1946年7月1日上午10时,一艘停泊在砂拉越河的英国军舰鸣放礼炮,英殖民署代表麦唐纳检阅仪仗队后进入法院,宣读让渡法令,宣布英国殖民署正式接管砂拉越。7月17日,英殖民署大臣宣布查尔士·克拉克为第一任总督。

反让渡斗争始末

让渡消息传开后,首先是华侨青年社认为让渡成为英国殖民地事关各族人民切身利益,于1946年1月27日主催召开古晋华人社团代表大会,共商对策。会议共有21个团体,40多名代表出席,大会一致通过决议表达对让渡的关切;大会选出5人代表求见各侨领,质问签署支持文件者王长水等人;要求各侨领联合致电英殖民署,表达王长水代表华人签暑的文件不能代表华人意愿(当时砂拉越华人多数乃以侨居者身份定位,因而关心中国国内国共战争多过于关心砂境内政治事态。所以针对让渡事件,除了上述表示关切以及较后散发传单后,就没有了后续行动)。

1946年2月9日让渡公报在砂拉越宪报章刊出后,马来国民协会就与在伦敦的安东尼父亲佰特拉布洛克联系。在2月20日于古晋召开特别会员大会,会议一致通过反对让渡计划和致函英殖民署大臣,要求保持拉惹统治地位;会后发表声明,表达马来族的反让渡立场。接著一场以安东尼在幕后指挥的反让渡斗争持续到1949年12月。

由此至终,反让渡斗争主导力量是马来国民协会。协会由激进派首先动员公务员集体辞职抗议,离开英政府民事岗位,最后演变成共338名各级公务员离职。与此同时,辞职的公务员集体加入马来国民协会,到各地去从事反让渡活动。1947一1949年,每年的7月1日就有成千上万人到立法议会,各地政府机关举行抗议、示威活动。

1948年诗巫成立秘密的“十三太保”组织,执行对英殖民高官刺杀行动。该组织以阿旺南利(Awang Ramil Bin Deli)为首,他们认为斗争要上升为激烈行动才能迫使英政府返政于民。1949年12月3日,第二任总督司徒华上任半个月后来诗巫巡视。他们决定开展刺杀行动,19岁的青年罗斯林(Rosly Dhobie)自告奋勇,担任杀手。

是日上午十时,从诗巫码头到省公署两旁道路站满“欢迎”人群,罗斯林参插在“欢迎” 队伍中,待司徒华走进时他佯装拍照,拿著照相机从人群中闪出,在近距离内拔出匕首向司徒华腰部猛刺过去。司徒华被刺后重伤紧急送往新加坡救治无效身亡。罗斯林一刺成功,但却被走在总督身旁的省长和武装警卫一把逮住。

刺毙总督震惊了英国朝廷上下,当局马上动员所有军警力量,全力追捕“十三太保”成员;与此同时,英殖民政府采取一系列高压手段,查封各地马来青年团体和肃清反让渡势力。

被逮捕的“十三太保”成员的杀手和主脑共4人,即罗斯林、末西林、阿旺南利和武让苏东被判死刑。另外7人分别被判刑五至十五年有期徒刑,另1人未达法定年龄无罪释放。

由马来族为主导的反让渡斗争,经过刺杀总督行动后,在英政府高压和安抚两手结合下,一些没有被逮捕的反让渡人物,包括领袖和积极分子逃去邻国。1951年,安东尼在伦敦在压力下,发出公开通告,停止反让渡活动,呼吁砂拉越人民支持英殖民政府。从此,反让渡斗争宣告“烟消云散” 。

历史个案何其相似

英国从18世纪工业革命后,不断对外扩张殖民地的同时,也标榜为是一个先进发达、尊重民主、维护人权的国家。因而,在保护殖民统治利益的前提下,耍弄各种假民主手段来欺世盗名。

在砂拉越现代历史上,其在维护和保证延续殖民利益的前提下,耍出各种的假民主手法,但尽管处在不同年代,及其不同代表人物,在关键点上,使用的手法,何其相似。

第一,1946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民族民主革命运动掀风鼓浪时刻,为顺利和合法性殖民砂拉越,1946年4月搞了一个所谓“民意调查” ,却无视民众反让渡情绪和意愿。当“调查团” 回伦敦后就宣布:“多数人民支持让渡” ,并要求英政府积极行动、迅速实现让渡。

第二、英殖民者为顺利推行“马来西亚计划” ,在1962年2月搞了一个“民意调查” 。组成一个由英殖民地官员柯勃德为首的“柯勃德调查团” 。“调查团” 先后去到古晋、诗巫和美里走走,作“官样文章” 。他们一路上遇到数万人民示威、十几万人民签名请愿信,等等,强烈了表达反殖、反马意愿。可是“调查团” 回伦敦后宣布:“反对大马计划者只有30%”!

徒有的“民意调查” ,结论是与民意相悖。砂拉越人民,在殖民者嘲谑下,命运何其坎坷!

参考书目:

1.黄昭发主编:《诗巫土木公会暨第三、六、七省建筑商公会35、30周年纪念刊》《文献集》,1982年土木公会与建筑商公会联合出版。
2.丘立基著:《砂拉越史话》2002年《国际时报》出版。
3.李振源、林家昌、黄纪邻合著:《砂拉越历史回顾》,《国际时报》出版。
4.刘子政著:《婆罗洲史话》,1997年砂拉越华族文化协会出版。

---

分类题材: 大马时事_msia,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