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困局GDP创七年最大跌幅

24/07/19

作者/来源:谢江珊 时代周报 http://finance.jrj.com.cn

  [摘要] 7月15日,根据新加坡贸易与工业部公布的数据,新加坡第二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同比仅增长0.1%,不仅远低于一季度1.1%的增长率,也创下近7年来最大跌幅。

  新加坡乌节路口,人行道绿灯亮起,模特儿身穿时尚服饰走秀,数百名舞者则随着音乐节奏摇摆,上演快闪活动。

  这场大型街头时装秀是今年“新加坡热卖会(The Great Singapore Sale,简称GSS):体验新加坡”(6月21日至7月28日)的重头表演之一。但与火热的表演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新加坡二季度惨淡的经济形势。

  7月15日,根据新加坡贸易与工业部公布的数据,新加坡第二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同比仅增长0.1%,不仅远低于一季度1.1%的增长率,也创下近7年来最大跌幅。

  《联合早报》认为:如果接下来两季度的增长势头依然疲弱,新加坡经济陷入技术性衰退的风险就会提高(技术性衰退风险是指连续两个季度出现环比萎缩)。

  新加坡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王瑞杰则指出,新发布的经济数据反映了全球经济的不确定因素和风险增加。

  多领域表现疲弱

  新加坡贸工部发布的经济数据显示,新加坡多个经济领域表现都较为疲弱,其中尤以制造业为甚。

  新加坡华侨银行(OCBC Bank)财务与策略主管Selena Ling认为,二季度的数据是“灾难性的,比市场最坏的预测还要糟糕得多”。她表示,拖累增长的主要因素仍然是制造业。

  新加坡制造业第二季度同比萎缩3.8%,而且相比第一季度环比萎缩了6.0%。值得注意的是,这是新加坡制造业连续第三个季度出现环比萎缩。

  同时,新加坡建筑业和服务业的增速也双双放缓。该季度新加坡建筑业的同比增幅小幅放缓至2.2%,而服务业的同比增幅则稳定在1.2%。

  此外,新加坡6月非石油出口同比下降17.3%,连续第四个月下滑,并创下六年来最大降幅,其中电子产品出口下降31.9%。与5月相比,6月非石油出口经季调后环比下降7.6%。

  这一系列数据进一步引发了人们对于该国经济可能陷入衰退的担忧。

  7月16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宣布,将2019年新加坡经济增长预期从此前的2.3%下调至2%,主要是考虑到全球贸易紧张局势对该国出口的影响。“鉴于全球贸易紧张局势,预计外部支持将减少,增长驱动因素预计将转向国内需求。”“前景面临的风险主要来自外部因素,包括全球金融状况的收紧、持续的贸易紧张局势升级和全球增长减速。”IMF表示。

  一直以来,新加坡严重依赖外贸,往往被视为全球经济健康状况的指标。不过,这也令其容易受到贸易关税等问题的影响。在制造业当中,电子制造业和精密工程制造业这两个受到国际贸易局势影响较大的产业集群是整个制造业表现不佳的主要原因。

  新加坡的经济学家Chua Hak Bin说:“新加坡的数据不佳,也反映出亚洲其他地区经济有进一步放缓的风险。”

  华侨银行预测,今年下半年新加坡制造业的增长难以改善。

  新加坡当局此前曾表示,他们将对2019年全年GDP增长1.5%―2.5%的预期进行重新评估。华侨银行考虑到第二季度的经济增长明显低于预期,将其对新加坡全年经济增长的预期区间从0.5%―1.5%下调至0―1%。

  后李光耀时代难题

  追溯回去,新加坡的问题或许早在2015年“国父”李光耀去世时就埋下了伏笔。

  彼时,新加坡长期累积的社会问题和矛盾集中爆发。经济增速变慢,失业率上升,房价下跌,国家投资公司亏损严重,各大集团收益率下滑等问题频出。

  从2016年开始,就不断有质疑的声音指出,这个曾经的“亚洲四小龙”之一已经风光不再,经济下滑趋势明显。有人甚至预言,新加坡经济存在断崖式衰退的风险。

  与之相对应的,是新加坡无法有力回击质疑的惨淡数据。2011年,新加坡实际GDP增速骤然跌破10%,此后一路下跌,再未恢复。2015年和2016年,新加坡GDP增速分别为1.9%和2.0%;2017年情况稍微好转,升至3.5%,但是到了2018年,又滑落至3.2%。

  最近三年多,无论货物进出口贸易增长还是减少,新加坡贸易顺差持续收窄。根据新加坡国际企业发展局数据,2016年新加坡货物进出口同比下降4.7%,贸易顺差下降6.1%;2017年货物进出口同比增长14.4%,贸易顺差下降2.8%;2018年货物进出口同比增长11.6%,贸易顺差下降9.5%;2019年第一季度货物进出口同比下降0.6%,贸易顺差狂降34.5%。

  货物贸易有增有减,贸易顺差却一路下降,这意味着新加坡在国际贸易中的盈利能力在不断变弱。

  一些分析师表示,2020年新加坡经济可能会出现衰退。这也导致经济学家们纷纷押注该国央行—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将在10月份的政策声明中放松货币政策的预期。新加坡央行行长Ravi Menon此前也曾表示,该国2019年经济增长“可能会弱于此前的预期”。

  事实上, MAS去年曾两次收紧货币政策,从而控制不断上升的物价压力,并让本币走强,那也是新加坡6年来首次采取类似的紧缩措施。

  本轮难关是否能够安然渡过?《联合早报》在发表题为《为经济衰退做好准备》的社论中自信满满:新加坡有足够的资源,应对经济周期下行所可能导致的经济放缓或衰退。

  “面对经济的周期波动,政府已做好准备,在必要时以反周期货币和财政政策应对。”王瑞杰强调,集中精力应对全球和本地经济正在经历的主要结构变化,更为重要。新加坡必须继续聚焦行业转型,并推进科技创新,“将自己定位为全球和亚洲的科技、创新和企业枢纽”。

  “即使新加坡真的进入技术性衰退,新加坡政府在财政政策方面也仍有充足空间对经济进行定向刺激。”Selena Ling指出。

曾经以腾飞和奇迹闻名的“新加坡模式”,这次是否能够走出低迷?全世界都在期待。

---

分类题材: 经济_economy , 新加坡模式_sgmd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