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在新加坡医疗非福利

19/07/19

作者/来源:张美兰 香港01 https://www.hk01.com

星洲港医 香港公院逼爆 资深港医:在新加坡,医疗非「福利」

香港公营医疗开支年年递增,医院管理局在2019/20 年获得的经常拨款达688 亿元,但即使资源增加,公营医疗服务逼爆的状况不但未见改善,情况更不断恶化,除急症室排长龙、病床佔用率经常超过100%,专科新症轮候以年计已是香港公营医疗体系荒谬的日常。

对照新加坡,香港公营医疗服务逼爆的底因,很可能在最基本的定位上就有分别。到新加坡执业达12年的李志伟医生坦言,在狮城,医疗服务并非「福利」,公帑补贴不是无止境,居民起码要自付两成医疗费,因此「一般人都不想入医院,真的住医院也希望早点出院。」香港公立医院住院费划一120 元一晚,而新加坡人要自付某个百分比的医疗费,在相对完善的医疗融资制度下,当地滥用公共医疗资源的情况较少。

(《星洲港医》系列报道四之三)

儿童血液及肿瘤专科医生李志伟,已在新加坡私人执业12年,此前他曾于香港公立医院任职20年,行医经验丰富。在2007年,他获猎头公司挖角到新加坡私营医疗机构开拓儿童血液科、肿瘤科、血干细胞移植等服务,他向《香港01》直言,当初转战星洲,是当时「对公院工作有点腻、有点不满,已萌去意」,加上对新加坡的医疗发展空间有好奇心,认为「没有多少同业可以越洋挑战」,于是放弃在香港的事业,在新加坡展开事业新篇章。

像其他海外医生一样,当年李志伟踏足新加坡之后,获批两年有条件注册在私家执业,一年半后他已获正式注册。负责监督他的是一位资深儿科医生,每次也要几近向对方汇报所有个桉,虽然该名监督医生尚晚其一辈,实际彼此经验相若,汇报个桉反成为经验交流。他认同,对海外医生作有条件注册和监督,已可保障医疗质素。

基本生活原则是自食其力 公共医疗补贴设上限

香港医疗服务逼爆,专科新症轮候动辄以年计,但同样的轮候时间,在新加坡一般不超过17周。李志伟认为,讨论新加坡的医疗制度,需要看当地的求医文化与医疗融资。他指出,新加坡人的基本生活原则是自食其力、用者自付。新加坡现时推行全民医疗保健,每名有收入的居民均需要为基本医疗户口供款,承担个人健康开支。他们到公立医院求医,最多只获八成补贴,其馀自费。

他直言,医疗服务在新加坡不是「福利」,公帑补贴并非无止境,而当地政府制定医疗政策时,原则是富裕家庭购买保险减轻公营医疗压力,贫穷人士的户口或获资助供款:「这是新加坡人的共识,不能怨天尤人。这反映在人口政策上,没钱的人、没有能力负担医疗费用的人,根本没有资格来新加坡工作或居住。」

8%至10.5%收入拨医疗供款户口 并设基本医保

翻查新加坡中央公积金(CPF)局网页,当地公民及永久居民一般会开设CPF户口,该户口可以细分为3个户口,分别是普通户口(Ordinary)、特别户口(Special)、保健储蓄户口(MediSave),以应付房屋、退休投资产品及医疗等开支;满55岁会自动设立多一个退休保障户口。

CPF户口由僱主及僱员共同供款,比例随薪酬及年龄而不同。其中在医疗方面,有保健储蓄户口「MediSave」,按年龄及收入规定其供款额。举例说,在私人机构任职、月薪达750新加坡元(约4300港元)、属公民或成为永久居民第3年的人士,在未满35岁、35至45岁、45至50岁分别需要将相当于收入的8%、9%、10%的CPF供款拨于MediSave户口,而50岁以上人士则拨10.5%。而自僱人士亦有类似供款分类。

MediSave 户口能够为供款人缴付最多80% 公立医院的住院费,视乎病房选择及其他开支。如提升至公院较高等级病房、有较大病症开支如癌症化疗、血液透析等,或者需支付部分私家医院费用,便可透过由CPF 管理的医疗保险计划「MediShield Life」支付。此外,较有经济能力的CPF供款人亦可购买额外私家医疗保险计划。「MediSave」同时容许供款人将自己的户口存款,调拨出来帮助家庭成员缴付医疗费,例如配偶、子女及父母。

---

分类题材: 政府制度_policy , 社会_societ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