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菁英联名投书川普 中国非敌人

11/07/19

作者/来源:风传媒 https://www.storm.mg

新新闻》近百反川普菁英联名投书:中国非敌人-

六月底美国民主党举行总统初选党内辩论,多达二十名参选者不约而同箭指欲寻求连任的总统川普(Donald Trump)。同一时间,川普也展开外交「出口转内销三部曲」。

对中强势作为引发在野菁英批判

他先在日本大坂举行的「二十国集团」(G20),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协议贸易战「二度休兵」,缓和了美国经济和国际市场的紧张氛围。

接着他又用推特邀请「好朋友」、北韩领导人金正恩到南北韩停战线的板门店见面。在金正恩的配合下,成就了首位现任美国总统踏上北韩领土。纵使在北韩「去核化」议题上毫无进展,但已足够川普做选战宣传。

第三部曲就是在七月四日美国独立纪念日这天,川普独排众议地在华盛顿林肯纪念堂前盛大阅兵。这一切安排都符合他六月十九日启动连任竞选演说中的宣示──「让美国继续伟大」(Keep America Great)。

当川普运用执政资源炒热竞选气氛之际,他上任以来对中国的强势作为也引发在野阵营的批判。七月三日一批集结前官员、智库专家、国关学者等知识菁英连署在《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投书,以「中国非美国的敌人」(China is not an enemy)为题,批判川普的对中政策。

这封信件是由麻省理工学院政治系教授傅泰林(Taylor Fravel)、美国前驻中国大使芮效俭(Stapleton Roy)、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研究员史文(Michael Swaine)、哈佛荣誉教授傅高义(Ezra Vogel)、国务院前代理亚太助卿董云裳(Susan Thornton)等人执笔。

这批为数近百的知识菁英背景多倾向民主党,以几个系统为主:

一是哈佛大学的戈迪温(Steve Goldstein)、奈伊(Joseph Nye)、斐宜理(Elizabeth Perry)、欧威廉(William Overholt)、波士顿大学的陆伯彬(Robert Ross)、哥伦比亚大学的国关学者贾维斯(Robert Jervis)和日本通柯提斯(Gerald Curtis),多属于自由派学者。

二是以华府智库布鲁金斯研究院(The Brookings Institution)为主,包括是柯林顿(Bill Clinton)时代的副助理国务卿陶伯特(Strobe Talbott)、曾任欧巴马(Barack Obama)政府国安会亚洲事务资深主任的贝德(Jeffrey Bader)、前美国在台协会(AIT)理事主席卜睿哲(Richard Bush)、经济学家达勒(David Dollar)、安全问题专家波拉克(Jonathan Pollack)等,外加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蓝普顿(David Lampton)和卡内基和平中心副总裁、前AIT台北处长包道格(Douglas Paal)等。

三是前任官员和前外交大使,包括柯林顿时期任职国安会的李侃如(Kenneth Lieberthal)、欧巴马政府时期的副国务卿史坦伯格(James Steinberg)和国防部助理部长施大伟(David Shear)。

值得注意的是,在前任官员与大使部分,少数还横跨欧巴马和川普任期,但由于理念和川普团队不合,有的遭到排挤,有的未获续任,也有的挂冠而去。

以主要执笔人之一的董云裳为例,她在欧巴马政府是国务院亚太政策的操盘手,政权轮替后,屡屡受到川普人马和共和党国会议员的排斥,即使首任国务卿提勒森(Rex Tillerson)力保,最后连外派大使都捞不到,愤而提前退休。

这派人士针对川普政府的中国政策提出七大针砭与建议,包括:中国近年来在包括增强对内压迫、对私人企业的控制、未能履行若干贸易承诺、更扩大箝制外国舆论及更强势的外交政策,引发不安。美国必须坚定回应这些挑战,但当前美国政府的对中政策却适得其反。

北京的确是经济上的敌人或必须全面对抗的国安威胁,但许多中国官员和菁英都瞭解,对西方採取温和、务实与合作态度才符合中国利益。美国敌视中国且欲在全球经济上和中国分道扬镳,将伤害自身国际角色和声望。美国的反对挡不住中国经济继续扩张,试图大幅拖慢中国崛起势必伤己,压迫盟邦敌视中国也将弱化与盟邦关係。

批零和做法刺激北京脱离国际体制

这派人士强调,中国取代美国成为全球领袖的担忧被夸大。美国最佳回应办法就是跟盟邦及伙伴合作,创造中国能有机会参与的更开放繁荣世界;即使中国设下在本世纪中叶前成为世界军事强国的目标,但仍面临巨大障碍。美中永无止境的军备竞赛非最好选项,美国与盟邦合作维持吓阻力才是明智政策。

中国参与国际建制攸关国际秩序存续,美国应鼓励中国参与,採取零和做法只会刺激北京脱离现有体制。最后,一个成功的对中战略须着重跟他国在经济与国安建立持久的联盟。

过去二十多年来,美国两大政党与其所属阵营的分裂已属家常便饭,川普上任后的作为恶化并加深鸿沟。例如,好大喜功的川普在去年六月与金正恩首次在新加坡进行历史性会面之后,就宣称他做到前任美国总统做不到的事。

民主党策士的「反川普」集结诱因

今年五月川普宣布中美贸易谈判陷入低潮,将二千亿美元中国输美产品关税提高到二五%时,也不忘倒打民主党一耙,指控北京想拖延时间,让他输掉连任选举,好跟软弱的民主党总统(例如前副总统拜登)打交道。

由于拜登(Joe Biden)是现阶段民主党选将中支持度最高的对手,其他诸如参议员华伦(Elizabeth Warren)和无党籍参议员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民调也都领先川普,无形中让这些民主党策士有了「反川普」的集结诱因。

据传,民主党主要候选人已经开始招兵买马,广纳竞选幕僚和内政外交政策策士。拜登团队就招揽不少欧巴马的人马进驻。在此刻,「百人投书团」的大动作自然引人注目,有人的确是基于专业不满川普「抗中」策略,有人背后也有着自我推荐的私念。

但仔细分析,包括智库国际战略研究中心(CSIS)的葛来仪(Bonnie Glaser)、小布希时代的副国务卿阿米塔吉(Richard Armitage)、国安会亚太事务资深主任葛林(Michael Green)以及较亲共和党的智库如美国企业研究所(AEI)、传统基金会(The Heritage Foundation)或哈德逊研究所(The Hudson Institute)都未参与。就连柯林顿时期的美国前驻北京大使罗德(Winston Lord)也未连署。

去年美国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在哈德逊研究所演说时,清楚楬橥美国行之多年的对中「交往政策」(Engagement Policy)业已失败,川普政府对中国启动贸易战的背后,也是有意全面防堵中国崛起对美国在经济、安全、军事甚或科技领导霸权的挑战。
民主党须解释他们的中国解方

这些亲民主党的人士也有责任对外说明,为何欧巴马执政时期无法有效约制中国在不公平贸易、南海领土主权争议、甚至迫害新疆人权、打压香港自治、併吞台湾的野心。换言之,民主党最终的总统候选人也必须诚实解释未来如何能够有效让中国接受国际建制的规范。

对台湾而言,单方面押宝川普连任自然有风险。过去几个月来,举凡民进党的桃园市长郑文灿访问华府时,在哈德逊研究所发表演说,台北市长柯文哲也选在偏共和党的传统基金会演讲。民进党外围智库也多聚焦与亲共和党的美国智库互动。最保险的策略仍是採取平衡接触,更重要的是持续关注美国对中政策会否出现「典范移转」的演进,从中做好因应准备。

---

分类题材: 全球政经_gpoleco,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