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填补南大学术评议会历史 二

29/06/19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从1957年3月22日至1959年3月18日的二十四个月之内,英文报报导的相关新闻部分补充了当年南大的历史进程。

其一、大学联合会的来龙去脉

南大有意设立一个大学议会形式的组织,以处理有关政府不承认南大文凭的口头警告。

张天泽认为政府不承认南大文凭的目的是禁止南大生担任公务员的就业机会。张天泽建议南大与马来亚大学的院系共同设立大学联合会,以英联邦或其他大学教学标准来制定南大的教学,并且强调南大是使用英文教科书教学。

殖民政府对南大提出的大学联合会建议表示欢迎。然而,张天泽提议的大学联合会只停留在议论层面并没有展开进一步的落实工作。对此,教育部常任秘书表态说只有在南大首先采取必要行动之后,政府才会处理是否承认南大文凭的官方决定。人民行动党主席杜进才同意设立委员会可以解决南大文凭的承认与否问题。

海峡时报质疑南大有意展延设立大学联合会的决定。此前,教育部表示,南大既没有向政府申请教育经费,也没有申请颁发大学文凭的法定权力。海峡时报强调成立大学联合会是一件紧急任务,是承认南洋大学文凭的一个必要步骤,只有委员会能够决定南大教学是否达到足以被承认的水准。

海峡时报质问南大为何不设立大学联合会,先行评审南大文凭是否具有达到被承认的学术水平,虽然说,第一届毕业生是两三年之后的事。海峡时报更是认为,没有迹象表示南大的教学超出人们的期待。大学联合会仅是一个协商大学教育的机制,不会出现马大欺负南大的事。此外,海峡时报也批评南大如果不尽全力处理好这一件事就显得不明智的愚蠢。

如何解读这一段历史?英文报的报导透露了何种信息?

1、1956年5月2日,殖民地教育部长在记者招待会表示不承认南大文凭。对此,南大当局经过近十个月的考量后,于1957年3月22日对外宣布有意设立一个大学议会来处理有关南大文凭地位的问题。经过了三个月的折腾,张天泽终于在1957年6月3日正式向教育部咨询设立大学联合会。

从张天泽的讲话可以看到,南大更关心的是争取毕业生通过公务员职务参与国家建设的机会。此前,1956年5月4日,陈六使《函教长申论南大与学位》已经对政府不承认南大文凭给予不以为然的回应。陈六使表示,南大生对国家社会的贡献远比南大文凭被承认更为重要。

张天泽也向社会传达南大十分重视英文教学的事实,即南大几乎所有的教科书,除了中国文学与中国古典文学之外都是英文课文。此论点,应该是回应1953年1月30日,华文大学电台辩论会,马大副校长在辩论时提出对华校生之英文水平能否报读马大的质疑。马大副校长是1953年6月2日,官方决定不承认南大文凭的总督三人会议成员,是打击华人办大学的积极参与者。

2、从新闻报导内容来看,南大的大学议会目的是要建立与马来亚大学的一些院系联系,通过与马大的教学合作,也就是,参考马大的教学课程与接纳马大对南大设立学科的建议,来回应官方对南大教学的质疑。

有必要正确认识的史实是,南大建议的大学议会是南大院系与马大院系共同组成一个大学联合会。历史上,这与后来由李光耀编导的南大学术评议会,在形式与性质上全然不同,不可鱼目混珠。

南大定义的大学会议是希望与马大院系进行教学课程方面的对等合作,并非邀请马大对南大进行教学水准的优劣评估。相反的,李光耀编导的南大学术评议会,则是以殖民地大学的教学为标准来评估南大是否也符合殖民地大学的教学模式。

3、英文报是在塑造社会舆论,一再重复强调必须经过大学联合会的审查来判定南大教学是否具备与马大同等的程度。这意味着英文报认为马大教学模式是南大必须遵守的教学水准,而南大是否具备马大水准的问题则要由马大的审查来判断。换言之,英文报舆论与官方立场一致,即马大教学是政府认可的大学教学标准,南大必须仿效马大的教学模式。

英文报的这类错误观点与言论,长期的误导了南大历史的论述。

实质上,就南洋大学历史而言,殖民地教育部长不承认南大文凭的理据与南大教学问题全然没有关系。也就是说,南大教学是否符合马大教学模式并非南大文凭是否会被承认的根本原因。

重要的历史认知是,根据官方说法,南大文凭之所以不被承认是因为南大的公司法人地位,不享有颁发大学文凭的法定权力。明显的,南大文凭之所以不被承认,是因为英国殖民政府拒绝公司法人享有颁发大学文凭的法律权力。换个说法,文凭不被承认是南大公司法人地位的法律结果。

正确的南大历史论述里,南洋大学文凭的承认问题是一个法律结果与大学教学没有任何关系。

由此来看,英文报舆论之移花接木的错误舆论,是要通过迷惑把南大文凭的法律现实变质为南大的教学素质问题,借此,逼迫南大向马大模式靠齐。

4、官方通过英文报迷惑社会对南大教学的错误认知,以塑造对南大文凭的不良印象。

这是另一个必须正确认识的重要史实。南大的建议是在大学教学的课程上尽量学习马大的教学模式,也就是说,南大的教学课程更接近于受官方认可的教学模式。但是,官方与英文报舆论却得寸进尺要求南大接受马大的教学审查,以符合马大教学模式程度的多少来判断南大文凭是否具备受承认的资格。说白了,如果南大教学模式与马大教学模式一个模样,则南大文凭就具备受承认的学术水平。

教学模式与教学结果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前者是纸上谈兵后者是实战成果。大学办学蓝图不能等同大学教学水准。陈六使认为南大生的社会贡献比文凭受承认更为重要,说的就是,实战成果是决定办学成败的唯一指标。

5、官方对南大提议设立大学议会的反应是模棱两可,在表示欢迎的同时也说明官方不会主动参与。不过,从政府发言人讲话来看,政府也在试图通过可能部分承认南大文凭的诱饵,推动组建大学议会的进程。另一方面,当南大表示可能展延大学议会的设立,教育部却又要质问南大为何不优先处理南大文凭的问题。同时,官方也假借海峡时报对南大提出严厉的批评。

仔细解读1957年5月2日,海峡时报《紧急的任务》。一个可能的历史场景是,南大要求与马大对等的教学合作没有取得成功所以不得不将之搁置以便另谋对策。但是,在南大与马大协商过程中,官方却要求南大接受马大大学模式来办学,并且接受马大审查南大教学以决定南大是否符合马大教学模式。显然的,南大拒绝以仿效马大教学模式换取南大文凭的被承认。

陈六使《函教长申论南大与学位》明确表达了南大要独立办学的意愿。同样的,《紧急的任务》也传达了官方急于成立一个大学议会来审查南大的教学的政治心态。这说明了,官方已经有了处理南大的政治方案,并且要通过一个独立的学术调查来落实官方的政治图谋。

是否确实如此?事实是,白里斯葛报告书之后的历史结果正好反映了这一个历史进程。

其二、从大学联合会到南大学术评议会的历程。

自1957年3月22日,南大表示设立大学议会以来,南大不断受到官方与英文报制造的社会舆论压力,要求南大接受马大的教学模式与接受马大的学术调查。为了回应社会的期待,南大不得不设立一个委员会来处理南大文凭的承认问题。

从史料不难发现,南大原本要与马大平等的学术合作被刻意扭曲为制约华人办大学的政治图谋。体制上,一个原本的大学联合会被塑造成一个南大学术评议会。也就是说,一个学术性议会被赋予了政治目的成为殖民政府打击华人办大学的工具。

英文报在报导有关组织南大学术评议会的新闻提供了一些新资料。

五位国际著名的学者的名单首先由大学提出,之后,经由教育部批准。评议会通过调查南大教学来决定政府是否承认南大文凭。

邀请信是由英国殖民地公署签发。调查范畴经教育部和南大同意。五位评委是谢玉铭,梅贻琦,胡思威,白里斯葛,以及,一位美国哈佛大学推荐的人选。

工作时间表从1958年的八月改为九月,再改为十一月。之后,再次推迟到1959年。

最终南大评议会于1959年二月开启工作。评委是白里斯葛(主席),谢玉铭,钱思亮,胡思威,洪业。关世强是评议会的秘书。   

政府会根据报告书决定大学制度是否足以达到受承认的资格。如果调查发现缺点政府则将会要求大学给予修正,以作为文凭受政府承认的条件。白里斯葛说,在考验大学文凭水准的其中一个最可靠的检验是设立校外考试委员会。南大设立校外考试委员会将面对困难,不过,这是一个可以解决的问题,如果南大在后期改用英文教学媒介语。

张天泽表示白里斯葛报告书的部分内容不符现实情况。

英文报补充的这些相关评议会历史有助完善南洋大学历史论述。

1、评议会人选问题有待学者进一步确认。三位华人学者中张天泽与谢玉铭和洪业有师生,同学与同事关系。梅贻琦与后来取代的钱思亮如何成为人选尚未有文献上的记录。洪业是美国哈佛大学推荐人选之说不可靠。白里斯葛肯定是官方人选,此前,曾担任马大的评委。胡思威的来历与为何参与评审缺乏历史文献记录。不过,所有的人选都必须得到英国人的批准。

2、从英国殖民地公署签发邀请信函的史实,可以认识到南大学术评议会确实受到殖民政府的高度重视,也说明了,英国人参与干预华人办大学的深厚度。当然,这也就证实了评议会是一件打击华人教育的政治工具。

3、从白里斯葛在评议会开始之前的报章访问言辞,已经显示出白里斯葛报告书不仅是未审先判,更是指出了南大必然朝向英文教学的马大模式发展。

4、从大学联合会的建议到南大学术评议会的落实,确切证实了政治干预南洋大学的历史历程。毫无疑问,南大学术评议会是以学术的名堂,来落实李光耀打击华人教育的政治图谋。

5、从组成南大评议会的过程来看,官方在时间进程的掌握上出现时缓时急的情况。当南大有意延迟大学议会的成立之际,教育部谴责南大对大学文凭的承认问题无所作为,但是,当南大已经完成评议会的准备工作,却又出现白里斯葛一再推迟的情况。评议工作从原本的1958年八月数度推延到1959年的二月。这种操作上出现的前后矛盾,不是政府行政效率的问题而是政治斗争的必然结果。

唯一的解释是李光耀要在林有福政权时代完成否定南洋大学文凭的政治工作,以便让林有福承担挫折华人办大学的历史责任。另一方面,林有福在英国人的压力下不得不勉为其难的完成为李光耀量身定制的政治方案:李光耀通过华人政治的支持接班英国人的统治权力。林有福的无奈对策是只完成评议会的任务,却把发表白里斯葛报告书的政治任务交还给李光耀去处理。

---

分类题材: 南洋大学史实_ntah , 政治_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