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反送中的美帝因素

21/06/19

作者/来源:王慧麟 明报 https://news.mingpao.com

独立调查委会 找出和解之道

原因是,政府仍不愿正视他们提出的5项要求。例如在「撤回」送中条例方面,政府仍坚持用「暂缓」字眼,只愿意在此字眼上诠释。又例如在「道歉」方面,特首的表现仍然未有如某些建制派所说,有肢体动作方面的宣示,似乎未见真诚。至于撤销「暴动」的政治定性,政府仍在迴避,一哥早前只是解说,没说整个事件是暴动,只是说有5个人涉暴动罪被捕,似乎仍在打闪避球。至于其他的要求,包括释放被捕人士,大家见到政府陆续放人,但就没有答应不会在下年,又或者几年后,秋后算帐。至于设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调查上周三开枪事件之建议,政府没有积极回应,令人相当失望。

不少人误解这些独立调查委员会,在调查牵涉大规模群众冲突事件的作用。反对设立独立委员会的人士认为,这是一个找错处委员会,目的是要官员或警察人头落地。查实,只要处理得宜,这个委员会有助于找出事件的成因、决策过程的失误,为日后改善制度之用。况且,独立调查委员会的另一个作用,是找出和解之道。因为在调查期间,各相关人士提交资料、证人作证等(除涉及最机密资料),均在阳光之下进行,让公众监察,让各方真诚地透过委员会,互相理解对方立场,只要处理得好,不单不会造成二次伤害,反而是让各方可理性地各抒己见,让社会理性地讨论一次事件的始末,在委员会以外,共同找出解决之方桉。理论上,香港是一个文明有序的社会,独立调查委员会是行之有效的文明做法,处理社会重大的争端,为何政府坚持不做呢?政府如此一意孤行,就会让人觉得,是不是政府想隐瞒些什麽?是不是有惊天大阴谋?是不是想袒护某些人士呢?

送中条例急转弯 相信是北京高层命令

当然,相信政府也有其难处:因为此次送中条例急转弯,已重挫政府与建制派的关係,如果政府对市民及民间团体提出的诉求一一同意,建制派的支持者可能更为不满,倒过来对管治的冲击更大。但是,大家也要明白,上周送中条例急转弯的原因,不单是香港内部反对声浪太大,当中最大的原因,相信是北京高层下达的命令。而北京高层思考的,当然不止是香港市民的声浪,而是国际社会,特别是美帝的反应。

简单而言,为了应对下周G20峰会,中美双方,特别是北京方面,一直在营造一个较为和暖的国际气氛。所以,早前,习主席与伊朗总统鲁哈尼会面,近期又国事访问北韩。有些人认为,这是北京有意将中美贸易谈判的经济冲突,提升至地缘政治的对决,北京借伊朗、北韩制美。但现实上,中国是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亦在国际事务上有好大的发言权。北京在居中协调,帮助缓和局势,做和事老,亦是一个有利全球安全的方向,更有利营造中美走向和解的气氛。上周特朗普(侵侵)就说,收到一封来自金正恩的「美丽的信」,意味着侵侵与金正恩有会面的可能。这封信,相信北京在背后居中协调,出力甚大。北京正为G20峰会中美会面之前,营造和好气氛,在上周发功之时,如果因为送中条例出现的大示威及镇压影像打破了,随时坏了大事。日前,北京公布习主席今日国事访问北韩。假如这几天,特首在香港坚持送中条例在立法会表决,香港中环金钟一带出现全武打,国际社会将会关注北京在处理朝核和平,以及促成侵侵金正恩会面的努力,还是直播立法会门外的冲突场面呢?
政府是否没有了大局观?

美帝「借港制中」,已不是秘密。既然如此,我在本栏提过,各界在思考一些重要及具争议的决策时,要一併考虑「美帝」因素。笔者旨在提醒,民主派在处理像送中条例这类具争议政策时,不要陷入「完全亲美」、「逢美必帮」的思考方向,而是要站在香港社会整体利益做考量。但同样,政府是不是没有了大局观呢?在「美帝因素」的情况下,在美帝意在筑起「中、美、港」的三角关係时,政府官员是否都需要站在比较高的高度,有比较大的全局观念,先思考香港的定位及角色,然后作出对应呢?本栏上周引述的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说法,其实值得各界参考。下一波美帝国会主催的《香港政策法》之修订杀埋身了,里面提到的香港官员及可能针对建制派政客之制裁方式也见到了,政府准备好未?有关《香港政策法》参议员版本的分析,有机会再谈。

作者是时事评论员

---

分类题材: 亚洲政经_gpasia,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