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李光耀与南大评议会报告书 七

15/06/19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6-7-2015)

绪言1.10: ‘ 由于各种因素的介入,面对评议会的工作因此更为复杂,可是更加困难的却是我们工作的实在定义。我们的调查范围原规定是在调查大学的学术水准及其地位,但在所有提供的意见及所有我们正式或非正式会见的的想法,多含有一种假设,那就是要我们对承认南洋大学有限公司为大学及它打算授予毕业生的学位,加以评述。照这样便发生一个“何谓承认?”的问题及更进一步的“由谁或何种权力给于承认?”的问题。究竟是承认南大抑是承认它授予毕业生的学位?要解决这问题的意义之复杂性,可能从研究其他大学怎样被‘承认’及其承认的范围怎样,加以澄清。 ’

白里斯葛报告书之睁眼说瞎话的欺骗性在本节文字中赤裸裸的一显无疑。这般的记述先模糊后转移了历史事实的焦点。历史真相是,设立南大评议会的政治目的就是落实英国人早在1953年6月英殖民总督三人会议的决定:彻底否定南洋大学学术水准,摧毁大学名誉。

英国人要通过所谓的学术水准调查来彻底否定南大文凭是一个既定政策。历史上,早在评议会成立之前的两年,英文报章已经一再重复报导设立评议会调查南大教学水准以确定是否承认南大文凭的新闻。

1957年3月22日,新加坡自由时报报导:调查学术水准的目的是争取政府承认大学文凭。此前,周瑞麒是在1956年5月2日在记者招待会上口头表示政府不承认南大文凭。

1957年4月8日,新加坡自由时报报导:大意是,南大有意与马大组成大学联合会共同讨论承认南洋大学文凭的问题。

1957年4月10日,海峡时报报导:人民行动党主席杜进才建议南大设立委员会调查南大教学以解决南大文凭的承认与否问题。

1957年5月2日,海峡时报报导:设立委员会是承认南洋大学文凭的一个必要步骤,只有委员会能够决定南大教学是否达到足以被承认的水准。

1957年6月3日,海峡时报报导:政府考虑设立大学联合会处理南大文凭的承认与否问题。

1958年4月30日,海峡时报报导五位南大评委人选的新闻:‘ 周瑞麒在昨天表示政府愿意承担一半费用,…这有助南大文凭的承认问题能够在明年第一届学生在毕业之前获得解决。’

1958年5月26日,海峡时报报导:‘ 据了解评议会的主要目的是提出建议是否要承认南洋大学文凭。 ’

1959年2月14日,海峡时报报导白里斯葛抵步新加坡的新闻:‘ 根据调查的结果,政府将做出是否承认南洋大学文凭的决定。 ’

证据确凿,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南大学术评议会,必然涉及承认与否南洋大学文凭的判断。这些新闻报导的事实彻底驳斥了评议提出的理由:由于各种因素介入,评议委员会脱离调查范围原规,从而带来不得不涉及是否承认大学文凭的困难。

这一种装模作样之勉为其难的推脱,凸显出评议的极度虚伪心态。掩盖评议会政治目的力图蒙骗社会大众更是极不道德的行径,背叛了学者学术求真的基本品德要求。这一种此地无银的欲盖弥彰,反而披露了白里斯葛报告书的政治色彩。

明显的,将英文报的新闻报导与绪言1.10的文字对比之下,白里斯葛报告书企图通过节外生枝的无关话题,以转移评议焦点来模糊事实真相的欺骗行为,确实是赤裸裸的展现在世人的面前。

绪言1.11: ‘ 按照英国的传统,一所新大学的设立,必须经过国会法案或皇家特许状准许,才能成为一所公众学校,由于该新大学被规定须接受办理完善的大学的指导(此处指继续采用外间考试制度),它的学术水准和身份,自始即受到保障。又由于该新大学法律上自始即被承认为一大学地位,及继续受到资格较深的大学所监督,而后者往往保证前者将会维持一般认可的水准,年青大学的学位亦从开始就自动地被接受和其他英国或自治邦各大学相等,毋须再度有特别承认之举。 ’

这段论述是试图为评议会不承认南大文凭的建议提供一个学术性理据。然而,这是英国大学体制的经验与南洋大学所处的地理环境与时代空间全然不同,不适合用以解释新加坡的现实环境,并非新加坡社会可以采用与遵守的先例。

南大的创办有其特殊的历史背景,是为二战后的东南亚华人子弟提供大学教育的机会。历史真相是,英国人因为政治因素的考量而反对华人办大学。在英国人的殖民统治思维里,南洋大学文凭是华人政治问题而不是社会教育问题,所以拿英国人的教育经验说事无助于解释华人办大学所要面对的政治因素。

绪言1.12: ‘ 在另一方面,在美国设立一所大学,比较说来,是自由得多,虽则在新大学开始办理之前可能需要获得一项州特许状。可是在美国并无一种正式机构来承认学校,或为其系论来维持水准。为了使持有大学学位的人士能合格地担任某种职位,他们必须通过再度考试——州考试或联邦考试——尤其是法律、医学、工程,会计及政府服务等专科为然。由各种私人的专门组织加以严格监督,鼓励了大学达成适当水准,而它们对特定学校水准的批准或否定,便作为指望着前途的学生的指南。 ’

本节与上一节的文字记述前后呼应,先是拿英国人的教育制度否定南大,接着再拿美国人的教育制度否定南大。这些都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伎俩。

南洋大学是东南亚的华人大学。南大的教学制度根基于已经有百年经验的马来亚华文中学的教学基础,有其本土性的时空因素。马来亚华文中学的教学经验与中国大陆与台湾的教学制度一脉相承。因此,南洋大学的教学制度只能和中国大陆与台湾的大学制度对比;而台湾的大学制度也是中国大陆制度的延伸。

由此可见,要否定南洋大学制度就得先行否定中国大陆与台湾的大学制度。五位评委中的三位华人评委都是中国大陆教育制度培育的学者,所以否定南大除了自我否定之外,也等同否定了中国大陆与台湾的大学制度。

显然的,不承认南大文凭是是一个非常不科学的反常建议。

绪言1.13: ‘ 此刻一种混乱的局面乃是南洋大学一方面在设立形式和教学组织上多仿照美国大学形式或仿照中国大学形式之具有美国典型者,一方面新法令赋予约模相等于马来亚大学的法律地位。 ’

这是绪言章的最后一节。南大制度混乱局面之说是不成立的。‘ 南洋大学一方面在设立形式和教学组织上多仿照美国大学形式或仿照中国大学形式之具有美国典型者‘之说,是对南大教学组织缺乏根本理解的误读。

体制上,中国大陆的大学模式受美国大学模式的影响,是美国大学制度的中国本土化。同样的,南洋大学的大学组织是传承中国大陆大学组织的本地化。制度本土化是一个必需的借鉴过程,也是其必然的结果。不同地域的人文环境不可能一成不变的依样葫芦。本土化是一个制度适应在地文化环境之必要与自然而然发生的过程。明显的,南大的教学组织其来有自,脉络有着清晰可寻的轨迹绝非什么混乱的局面。

令人费解的,更是历史学者有必要追究的问题是,评议提及的南洋大学法令是尚在议会立法的辩论过程之中。那么,白里斯葛与众评委何以会得悉一个还未完成立法程序的马来亚大学模式将会与南洋大学有所关系?何以马来亚大学模式会为南大带来混乱的局面?

这是否说明了尚处以林有福政府时代的白里斯葛与众评委,已经事先知道李光耀肯定成为自治邦总理,也必然会全盘接受白里斯葛报告书提出的所有建议,并且将会设立由魏雅龄领导的第二个南大学术调查委员会,进一步跟进与落实报告书提出的建议,以马来亚大学模式改组南洋大学?

回顾历史,不难发现评议会之所以能够未卜先知,正因为李光耀是南大评议会的编导,当然会知道白里斯葛报告书的来龙去脉,以及,此后南洋大学的坎坷命运。

---

分类题材: 南洋大学史实_ntah , 政治_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