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解放军提升中国国际地位

18/03/09

作者/来源:世界报 辛西亚-沃森 http://mil.news.sohu.com

编者按 从参加维和任务到派舰艇赴索马里海域护航,从“军民鱼水情”的光荣传统到98抗洪再到今年年初参与中国一些省份的抗旱工作,中国人民解放军除了加快自己传统军事现代化的步伐外,也在国内外的非战争军事行动中扮演着重要角色,这无疑为维护中国国内稳定和提升中国国际地位发挥着重要作用,这在2008年的《中国国防白皮书》中得到充分肯定。

美国国家战争学院战略学教授辛西亚·沃森目前发表文章,对解放军非战争军事行动的演进作出了自己的解读。本报编译此文,不代表证实文中任何观点及数据,仅供读者参考。

  在过去十年的时间里,西方国家的军队都在努力增强自身的实力,以便参与并权衡他们在“国家建设”、“维和行动”以及其他多种非作战任务中的责任。同一时期,中国人民解放军也开始增加其执行这些任务的次数,这便是中国在其2008年国防白皮书中所提出的“非战争军事行动”。对于中国而言,“国家建设”包括维和、打击海盗、应对环境灾难及社会动荡,而对解放军来说,其任务也包括信息化条件下的传统战斗。“非战争军事行动”概念的出现表明,北京正越来越多地将解放军作为一种治理国家的手段,以便实现基本的国家安全目标,增强中国在全球范围内的存在。中国军队这一角色的增强,会帮助中国回到国际社会的领导位置。

  目前,中国正在为2009年10月举行的建国60周年庆典做准备,中国军队在其任务及使命方面正在获得越来越多的指示,中国已下决心增强解放军在全世界范围内的影响,同时提高中国作为世界前沿国家的国际声望。为军队部署非传统任务的举动表明,未来中国将会作为一个世界强国而崛起,并且解放军的非传统军事能力也会增强。

  任务及能力:推进中国的发展

  中国人民解放军的首要目标仍是实现“国家统一”,其意在阻止台湾地区、新疆及西藏的“分裂分子”以及消除那些破坏国内稳定的威胁。与此同时,解放军仍继续执行非传统任务。这些行动到目前为止都意在通过执行一些特殊任务(如保护阿拉伯海北部水域的海运),来提升解放军在全球社会中的形象。

  如果还是20年前那支军事能力有限的部队,那么中国人民解放军可能很难完成向海外的部署。特别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它曾是一支不但规模小而且能力有限的队伍,而且那时中国的地面部队将其注意力全部放在了传统陆地威胁上。不过,随着国家分配给军队的预算大规模增加,中国军队的现代化建设得到了有效增强,特别是自1998年中国政府下令中国人民解放军从经济体制中的民间商业部门抽身之后。

  解放军试图重新定义自身的角色,增强其作为国际事务管理工具的可行性,这项工作由政府的税收作为后盾,并按照北京规划的战略模式进行。这种国家战略侧重点的明显改变,已从解放军每年军费预算的增幅呈两位数增加以及迅速的现代化中得到反映。因此,北京目前已经具备能够切实发挥作用的军事工具,恰当地利用这一工具,中国便可以实现其成为主要世界强国的目标。

  部署维和行动:加强参与

  成立之初,解放军并不愿意参加维和行动,而更愿意在涉及其他国家的事务中维持一种互不干涉的立场,这是其“和平共处五项基本原则”所阐明的一种政策。这种政策的历史根据主要在1840到1949年形成,这一时期的中国经历了被帝国主义国家侵略的“百年国耻”——这是一个至今为止仍广泛存在于中国安全政策框架内的概念。

  不过,在上世纪最后10年,中国这一“互不干涉政策”却出现例外:1991-1992年间,中国在联合国的支持下,派兵参加了柬埔寨维和行动;1993年,中国又参加了利比里亚维和行动。不过,这一时期中国军队参与维和行动次数和开展行动的范围都很有限,而且派出的士兵不足500人。长期以来,包括美国在内的许多国家都在催促北京,要其积极参与由联合国发起的维和行动。作为联合国安理会的常任理事国,中国一直在为那些有所需求的国家提供帮助,特别是在任务数量不断增加的后冷战时期。现在看来,北京似乎已经针对其他国家的要求做出了反应,否则中国也不会通过放宽不干涉条款的严格规定,直接参与国际社会的行动。

  过去10年的时间里,中国已采取了空前举措参与了全世界范围内的维和行动,期间,中国军队通过参与苏丹及利比里亚的维和行动,巩固了其在该地区不断增加的经济投资及政治参与。这便是所谓的“软实力”,而且将中国的这些举动理解为“北京重新认识到了非战争军事行动的政治效用”或许更为合适。 2004年,中国在北京附近设立维和机构便是其对维和行动所持态度发生变化的最好证明。

  近年来(自2004年以后),中国维和人员在海地的表现已逐渐变得活跃起来——北京将其安全部队人员部署到那里,设法稳定海地内部的动荡局面,帮助其建立一个稳定的民间政府。这一时期,中国安全部队还曾参与过其他维和行动:1995年《代顿和平协定》签署后,中国派兵进入位于前南斯拉夫中西部的波斯尼亚地区;2000年,中国参与执行了由联合国维和部队负责的东帝汶维和任务;中国还于2003年及2004年分别参加在刚果及科索沃的维和行动。其间,中国之所以没有参加自2003年以来的伊拉克军事行动,主要是因为北京不赞成而且也不支持这场由美国发起的军事行动。

  打击海盗行动:新的海外任务

  海盗行动是南海水域长期存在的一个难题,特别是马六甲海峡、新加坡海峡及安达曼海的海盗行动尤其猖獗。2001年至2003年,由海盗行动不断增加而形成的威胁,迫使诸如马亚西亚、新加坡以及印尼等国家开始合作,联合开展反海盗巡逻和其他特别行动。在此过程中,他们得到了国际社会的广泛支持,特别是美国、日本和澳大利亚;但中国当时并未参与该项行动。受此影响(多半可能是由于经济状态得到了改善),东南亚海盗问题得到了有效的解决,但此后其他地方的海盗行动却开始升温,包括印度洋、非洲角沿岸、亚丁湾以及北阿拉伯海(这一海域的情况尤其严重)。

  近来,中国所发表的一些声明也成为了其武装部队明显转移关注重点的有利证据:2008年,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被指派参加由位于阿拉伯海北部问题水域的几个国家进行的反海盗运动。不过,这一“非战争行动”并没有取代解放军海军在保护其国家主权(特别是在阻止“台独”方面)上的传统关注,但是这一引人注目的行动也是一种有利的证据,它表明“非战争行动”在解放军海军行动范围内的重要性正在逐渐增强。

  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所具备的参与远距离作战(距中国约5000海里)的能力,便是其过去一段时期内军事现代化迅速发展的证据。此外,中国舰艇的特殊能力和后勤支援能力也得到了提高,而且中国成熟的海上战略思考也为其军队的远距离部署提供了帮助。2009年1月,中国的3艘舰艇便开始在阿拉伯海北部海域开展反海盗行动,到1月底为止,中国军舰共完成了15项任务,包括保护商船顺利通过那些被海盗所威胁的海域。这些新展开的行动表明,中国在参与国际维和行动方面进行了显著的扩充,而且这有可能是北京愿意作为“负责任的利益相关者”而做出的行动。部署人民解放军执行“非战争任务”,是中国对外政策、军事及外交的结合上升至新水平的标志。

  在过去几年的时间里,中国武装部队参加了抗击多种自然灾害的工作。纵观中国历史,中国军队曾多次向政府部门提供帮助;随着国内技术项目的不断展开,军队所担任的角色已经再次突显出来。1998年,北京调动大部分军队参与了当年夏天发生的抗洪抢险。

  中国政府还曾调动中国人民解放军,应对2002年底及2003年前半年发生的“非典”危机。中国军队为国内医疗部门提供了强大的组织支持及必要资源,使其有效检疫出国内的被感染人群,最终阻止了该疾病的进一步蔓延。

  2007年,中国东南沿海地区遭遇洪水袭击时,北京也调动人民解放军对受灾地区进行了支援。

  2008年1月到2月间,大范围降雪导致中国大部分地区电力和交通陷入瘫痪,当时人民解放军提供了众多人力及装备,完成了这项非传统军事任务。这向中国人民证明,他们愿意而且有能力帮助民众避免灾难的进一步扩散。

  2008年5月,四川地震后救援工作再次证明了解放军这一逐渐增强的任务。当时,因地震而造成的损害是如此严重,以至于解放军及其下属民兵和人民武装警察都无法第一时间到达受灾区域,后来,又遇到了在众多毁坏建筑物中搜寻并解救被困人员的庞大任务。由于最初阶段的救援工作既广泛又复杂,因此需要纪律严明的军队来执行。震区的救援工作持续了数周,不计其数的人民解放军官兵参加了受损财产清理及重建受灾区域的工作。

  进入2009年以来,北京已经下令,要求人民解放军参与江苏、河南以及中北部省份的抗旱工作。中国军队将提供重要工程技术及人力,以便将黄河之水引入缺水的重要农业地区。此外,人民解放军还向国家提供了紧急采取行动、避免情况进一步恶化所必需的重要工程技术。

  结论

  2008年底发布的《中国国防白皮书》,反复强调了人民解放军在非战争军事行动中所扮演的角色,并强调了军队对人民所做出的贡献。

过去十年间,作为中国现代化发展飞速向前的一个关键因素,中国人民解放军明确地增强了自身执行非传统军事任务的能力。尽管这种现代化以提高传统军事能力为主要目标,但是其军队参与“非战争军事行动”的能力也确实得到了增强。

本报特约编译 何适

---

分类题材: 地缘政治_g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