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李光耀与南大评议会报告书 六

08/06/19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6-7-2015)

绪言1.7:‘ 不幸,最后委派的数位评议会委员受到若干延迟。虽则评议会主席于正式委任发表时(1月5日)即曾向南大要求搜集及整理所有有关的资料,但直到我们到达新嘉坡若干时候以后才见到提出,且当时提出的资料并不若我们所期望的完备(例如教授颁受学位日期,在正式名单内并未见载)。此种措施,在我们的脑海里,诚然感觉多少诧异。我们知道委派评议会的意思是于1957年秋间提出,我们假定南大当局将会于评议会委员抵达新嘉坡时将全部最后及完整的提供书提交评议会,乃是极自然的事。假若有关情报能自动搜罗而提交评议会,那么评议会的工作便会便利得多:以大多数大学当局的经验来说,由大学小心准备和提出全部提供书,至少需要七个月的时间,而大多数评议会委员在通常情势下皆坚持于评议会正式会议前六星期,必须接到该提供意见书。 ’

本节借故批评南大行政效率欠佳,塑造大学运作的负面形象。绪言1.4承认评委完全没有执行实际的学术调查工作,只靠观察有关南大的一般情形而提出评议意见。既然如此,又如何知道资料供给不全面的责任缘由?何以资料欠缺不是教育部的职责与效率问题?关世强是评议会的主导者,教育部有责任确保所需的资料在评议会启动之前已经到位。

南大是唯命是从的被调查者,只能按教育部的资料清单行事,所以资料的完整性取决于关世强的资料清单涵盖内容,未必就是南大的行政效率问题。作为被动者,南大行政是无法预知评委对资料细节的要求为何,只能按教育部的资料清单提供信息,何须承担资料不足的行政责任?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例如教授颁受学位日期,在正式名单内并未见载 ’的评议是吹毛求疵。这种可有可无的资料对南大教学有何实质性的影响?教学成果只能靠实地调查学生学习结果定优劣,与教授颁受学位日期没有任何的必然关系。这一种捕风捉影的低素质评议除了体现用意不良之外,更是凸显了评委欠缺基本的审查能力。

绪言1.8:’ 另一特点使评议会工作发生困难的,便是委员们无法亲身看到南大全体师生上课的情形,各班级非至三月的第二星期不克复课,而其时我们的主要工作应该是在集中草拟和修正报告书了。所以,我们无可能观察学生实在担当的实际工作以及教授所应用的正式及非正式的教学方法。但是从我们所能接触的学生看来,他们曽经明白表示他们的意向以及他们准备投身新嘉坡社会担任适当角色的愿望。这一点使我们获得深刻的印象。虽则去年8月曾经指出,评议会有非常必要在南大全体师生上课时举行会议,再由于其他不受我们管制的因素,致使我们无法遵行。’

评委无法亲身看到南大全体师生上课的确实情形是关世强的刻意安排。南大学生的积极学习热情与自强不息精神,正是李光耀所不愿意让外人见到的南大真实教学情境。首数届南大学生主要都是二战后错失深造机会的成年人,理所当然,必然都会认真把握失而复得的求学机会。

南大是东南亚华人社会群策群力办学的成果,所以南大生肩负回馈社会与承担为国家做出贡献的历史责任。人人为我我为人人亦是新马华校生的传统教育素质。这一个实实在在的场景是评委即便只是通过观察也有目共睹的真实情景。

教学是教师与学生的互动,学生学习的积极性是学习成果好坏的关键因素。从南大各个学会出版的学术性论文可以明确判断南大教学的优越成绩。遗憾的是,南大师生的学术成果并不在评委的调查工作之内。也就是说,关世强别有用心的掩盖了南大师生的正面信息。

根据《大学论坛》记述,评委在参观南大图书馆的时候,对陈列在过道上的学生会出版之学术刊物,视而不见,对等待与评委面对面沟通的南大师生感到失望。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评委与南大师生直接面谈的流程并不在关世强的安排之内。

绪言1.9:‘ 当评议会抵达新嘉坡时,发现一宗在新嘉坡法律设立有关入学的法令经已渡过二读及遴选委员会考虑的阶段。这不能不使我们感到多少诧异。管理南大的方法是基本的有关它的生命及健康,而该宗法令,依我们的见解,应该是在考虑我们的报告书之后而言,更为适当。我们同时亦感觉诧异的,就是得悉正当评议会举行会议时,南大当局决定为该年度招收新生约五百名及先修班新生约二百名。 ’

评议会的明文职责是调查大学教学实况,是对教学机构的内在运作情况提出评议。南大法令是制约南大办学的外部环境,不是评委有权力更不是有能力涉及的范畴。

南洋大学法令是政府立法的政治行为,何须没有法律专业资历的评委过问?评审大学是学术范畴与官方立法的政府行为,牛头不对马嘴,为何不仅越权更要给予批评?所为何事?

实质上,南大法令的直接影响是大学运作的规范与约束,与大学教学成果没有必然的直接关系。历史上,传统华文教育就是在资金不足,设备欠佳与备受官方制约的恶劣大环境下,为华人社会培育了做出贡献的众多杰出人才。

明显的,评议会讨论南大立法是另有图谋的在为第3章 1958年南洋大学法令的合理性做好必要的铺垫工作。

此外,报告书对大学决定为该年度招收五百名新生及二百名先修班新生的规划提出质疑评议。意图何在?同样的,这也是超越了评议会的工作范畴与权限。

由此可见,评议会的所见所闻都是关世强的规划,要不然评委如何会知道议会在南大立法上的进阶?南大招生的规划详情?这说明了,评委只能见到与接触到关世强提供的资料与安排的人士。理所当然,这也证实了白里斯葛报告书的政治意图与目的。

---

分类题材: 南洋大学史实_ntah , 政治_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