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用好不可靠实体清单构筑朋友圈

05/06/19

作者/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http://www.p5w.net

国经中心美欧所首席研究员张茉楠:用好不可靠实体清单 构筑更广泛的“朋友圈”

  5月31日,中国商务部宣布,中国将建立不可靠实体清单,具体措施将于近期公布。

  此前的5月16日,美国商务部产业与安全局(BIS)将华为及其非美国附属68家公司纳入“实体清单”,多家美国企业拟据此停止向华为供货或停止相关合作。

  作为一项反制措施,中国建立“不可靠实体清单”有可能纳入哪些企业?对入列企业可能采取哪些措施?带着这些问题,21世纪经济报道专访了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美欧所首席研究员张茉楠。

  建立机制宣示反制决心

  《21世纪》:怎么评价中国即将建立的“不可靠实体清单”制度?

  张茉楠:中国建立“不可靠实体清单”制度是从制度层面来建立一项机制,这是中国在维护国家安全方面的制度创新,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身”的一种回击。

  建立“不可靠实体清单”制度,在很大程度上表明了中方的立场与态度,就是中国不会在国家核心利益上让步,对于明显侵犯中国利益的行为中国有决心建立制度予以反制。

  《21世纪》:商务部表示,中国将依照《对外贸易法》《反垄断法》《国家安全法》等法律法规和行政措施,对列入清单的实体采取必要的措施,可能包括哪些措施?

  张茉楠:《对外贸易法》主要是从关税等市场层面进行回应,比如美国单方面升级关税的话,中国会在关税上予以反制。

  《反垄断法》《国家安全法》都涉及投资、并购等具体企业主体与市场行为,其反制措施主要侧重于监管层面。

  中国一直在推进反垄断法改革,对于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利用其在产业链中有利地位打压中国企业的公司,可能根据《反垄断法》在罚款、市场准入、并购限制等方面予以反制。

  今年“两会”上通过的《外商投资法》提出要建立国家安全审查制度,如果某国以国家安全为名义来针对中国在海外的投资并购与经营行为,中国会考虑做出相应的反击。未来在很多制度设计上,会考虑相应的反制措施,比如出口许可证、保证金等制度。

  此外,“不可靠实体清单”也是一种公开的警示制度,列入这一清单后,中国企业也会主动规避风险,避免与这些企业合作。

  保持理性,避免扩大打击范围

  《21世纪》:此前高通、英特尔、谷歌、ARM等公司都宣称要根据美国的实体清单停止向华为供货或停止服务,中国商务部表示,列入“不可靠实体清单”的行为的头一项就是对中企封锁断供,这些企业是否会被纳入“不可靠实体清单”?

  张茉楠:如果这些企业坚持这样做,答案是不言自明的。中国针对的是那些跟美国站在同一立场上逆流而动的企业,它们听命于美国政府,置商业伦理于不顾,坚持与美国的遏制战略保持一致,中国会予以坚决反击。

  需要注意的是,被美国列入实体清单是华为及其68家关联企业,其合作伙伴非常广泛,现在并非所有的企业和国际组织都是站在美国的立场上,有很多企业做出不同的选择,它们站在道义的立场上,这是中国要团结和维护的力量。

  《21世纪》:美国实体清单对华为的影响,除断供之外,很大程度上在于对其“朋友圈”的隔离,通过长臂管辖,限制其他国家的企业与华为合作,中国现在也出台了实体清单,是否会迫使这些企业在立场上做出改变?

  张茉楠:从立场上,中国在国家核心利益上不可能让步,也许会影响到相关企业。

  从长远看,中国最应该做的是要构筑更加广泛的“朋友圈”。在此过程中,要慎用“不可靠实体清单”制度,防止打击范围扩大化。应保持理性与克制,应着眼长远在道义上去赢得更多的国际支持。实际上,美国恰恰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让中国被世界隔离、孤立,对此中国应避免正中美国下怀。

  在全球化背景下,中国应该在全球有自己坚实的伙伴关系,进一步敞开大门,深化改革、扩大开放。

  《21世纪》:在美国政府的施压下,现在很多企业对于是否限制华为实际上是处于犹豫徘徊、不知所措的状态,有些企业对是否限制华为的表态也发生了一些改变,中国的“不可靠实体清单”是否有利于争取更多的支持?

  张茉楠:最理想的做法就是不启动这个清单,而是成为悬在那些违背商业规则或者伤害中国核心利益的实体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对各方起到震慑作用,起到以战止战的作用。

  如何应对中美关系转向

  《21世纪》:商务部条约法律司司长王贺军称,将企业列入“不可靠实体清单”会有一个调查程序,相关利益关系方将拥有申辩权。清单内企业也会进行相应调整,如何看这种安排?

  张茉楠:美国将华为纳入“实体清单”没有给出证据,这属于无罪认定。而且美方也没有给华为任何申辩的权利,这是从战略上倾其所有予以打击。近年来,美国“实体清单”越来越模糊化、越来越泛化,如果任由美国对华为制裁和断供意味着美国实体清单演变恶性竞争的工具将会对正常的国际秩序产生极为恶劣的影响。

  从中国的角度看,“不可靠实体清单”表现出理性和克制。在制度设计出发点不是主动攻击,而是被动回应。是为了维护供应链、产业链的稳定性,以及美方滥用市场垄断权利对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商业环境的破坏,这与美方通过“实体清单”限制关键技术和产品出口的目的有根本不同。

  《21世纪》:你多次提到对美要分清战术与战略的区别,能否解释下?

  张茉楠:美国对华战略由“接触+竞争遏制”转为“全面遏制”。刚刚在新加坡举办的香会(香格里拉对话会)上,美国对中国的措辞是“全面遏制的对手”,这是以往从来没有过的对华定位。

  美国整体对华政策正在发生根本性的转变,就是原来以竞争合作为导向的那种对华政策,现在已经全面转向对华遏制与对抗,我们不愿意看到脱钩和冷战,但美国的转向是不以你的意志为转移的。美国对华全面遏制正在形成一个战略体系,并在两党、国会,甚至企业、智库都有这样的声音。

  我认为中国应对贸易战的最好方式不是“以牙还牙”式的回击,陷入被动的“被孤立”,反而是更应该敞开大门,通过深化改革、全面扩大开放得到更多国际的支持,这是全球处于十字路口两种力量的较量,也是中国未来40年的战略选择。

---

分类题材: 全球政经_gpoleco,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