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史海求真》后记

02/06/19

作者/来源:伍依 (27-5-2019)

在阅读这本书之前,有几点需要说明:全书收入的文稿,都是曾经发表过的文字,历史信息是贯穿全书的红线。这对个人人生而言,是关乎立场、思想,是个人的安身立命;对国家而言,关乎历史真相。

这不是专业性的著作,只是反映了作为一个曾经参与社会运动幸存者的心得体会。当然,结集出版这些文稿,主要还是为了将来有人要研究我们的历史时可以作为参考。为文时坚持引文必有出处,论点必有根据的原则。

最近几年陆陆续续写了有关历史真相、政治运动的文字,可以说都是些思想火花,包括心得、史鉴、人物、人生等方面。点点滴滴,记录了思想的历程。写这些内容的人毕竟是少数,读这本文集的最大好处是可将其中的思想火花、片断、语录等,直接用于思想修养和了解历史真相。了解历史,使人有所领悟美丽,使人生丰满,使人成熟,使思想久远。

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中说:“无论哪个社会形态,在它们所能容纳的全部生产力发挥出来以前,是决不会灭亡的;而新的更高的生产关系,在它存在的物质条件在旧社会的胎胞里成熟以前,是决不会出现的。”我们的事业没有成功,虽然我们努力过,并且做出重大牺牲,无怨无悔。我们可以自豪地说,在激情燃烧的年代,我们这群人代表的是正义,更有作为一种人物类型自身运转的内驱力,是左翼运动中间不同层次的领导者、参与者,是推动历史进步的潮流中人。即便个人还有这种那种不足,但大趋势大方向始终是正确的。左翼运动推动了历史的迅速前进而不是让历史自发的缓慢爬行。

血胆真情犹可鉴,苍天有感应垂泪。人生因奋斗而精彩,参与社会运动的人,是社会运动的见证者,浑身上下都是历史,这些历史比历史教科书上具体得多,生动得多。当权者没有历史坐标,打着道德的旗号任意诠释历史,阉割历史,他们的道德是苍白的。当政者至今也未对残酷迫害政治犯道歉,那我们就不能替他们掩饰这段历史,更不能因为人民的生活质量有所提高,就否认当年当政者镇压进步力量的罪行。

历史是永恒的,历史也很残酷。不管你承认还是不承认,历史就在那里,不管政治风云怎么变幻,不论历史进展到何种阶段,历史正义是永远不会被颠覆的,是永恒不变的价值追求。历史总会顽强地印记在人们的心中。

“其人虽已没,千载有余情。”(陶潜《咏荆轲》)读史可以明智。因此,这本书主要是让读者长历史知识的书。

本书学术和史料来自《马来亚劳工党斗争史》、《21 老友》网站、《犀乡资讯网》,维基百科和戴旭、温铁军等中国学者的论著。

2019年4月

(《史海求真》已出版面世,马来西亚和新加坡书局均有出售)

---

分类题材: 历史_history, 政治_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