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李光耀与南大评议会报告书 五

01/06/19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6-7-2015)

绪言1.5: ‘ 由于评议会工作的时间短促,显然无法拨出长时间来接见各方面提供意见的人士。但是一个论点或观察并不因继续重述而便成为更准确或更重要。无论如何,我们曾经尝试深深地探讨问题的中心而大大张开调查的网。我们深信我们不曾遗漏任何重要的客观情况以及一般表示的意见。 ’

何人提供了何种意见?多少人提供了意见书?意见是有所凭据的客观论述还是个人感性意识的主观判断?又是些什么样的观点被继续重述?意见书的优劣素质决定意见的可靠与可使用性;胡说八道的意见肯定是毫无价值的废话。因为所有相关调查资料悉数被蓄意销毁,所以这些问题是无解的历史悬案。不过,从已知客观事实还是可以部分还原历史场景。

从绪言1.4 知道评议会主要是通过观察大学一般情况而不是展开实地调查工作,所以与南大师生没有任何形式的接触,以致评议会接见的人士,必定都是与大学师生没有教学关系之来历不明的第三方。

关世强主导评议会工作,所以评委可以会见的人士与阅读到的意见书也是关世强的精心安排。毫无疑问,评委能够接触与听到的第三方意见都是反对华人办大学的立论与观点。同时这类观点被个别的第三方不断重复,不难理解,这些都是质疑与反对南大的意见。别有用心的谋算规划下,有利南大的客观意见是不被允许存在的。

本节最后一段文字:‘ 我们深信我们不曾遗漏任何重要的客观情况以及一般表示的意见’完全是无稽之谈。评委没有实地调查大学教学情况,对南大师生教学实况一无所知,那又如何确保不曾遗漏任何重要的客观情况?

绪言1.6: ‘ 虽则我们刊登广告邀请公众人士提供意见书时并末提示有秘密性质,显然地我们感到倘欲获得有价值的情报及证据,我们必须对所有提出的意见书和提供事项,加以机密保证的必要。故在较后的新闻报导上曾经补充宣布,所有提供的意见,均将被严守秘密。由于这项决定,我们径草拟报告书时,将不把情报来源予以透露,所有机密材料将于评议会解散之前另以毁灭。而通常于附录中备载所有会见人士的姓名一节,亦付诸阙如。这将是一部不平常性质的报告书。倘若不作此决定,相信无法搜集证据以作我们判断的根本。为此,本报告书及其建议,只可由我们的信誉来担保,根据我们所考虑的事实,用无畏及不偏的精神来草拟,且在此复杂的情形的新嘉坡,我们之所以能用客观态度判断事理,是因为它对我们无所损益的缘故。 ’

这一段文字进一步透露了有关评议会实际操作的重要信息。

对南大理事会而言,这是不道德的违约行为,关世强用移花接木干了欺骗勾当。张天泽答应的是一个正当与专业的学术调查,并不是通过与南大师生无关之来历不明的第三方意见书来评议南大教学实况。

学术调查是调查者与调查对象之间,根据一个设定审查标准与检验程序相互沟通,对比教学成果与审查标准的优劣落差,从而得出一个有所凭据的调查结果。利用校外第三方意见书作为教学判断基础,在根本上挑战了审查评议的正当性。通过广告向公众收集情报作为学术调查的工具手段更是一件匪夷所思的荒诞事。

就南大而言,单凭不公开之校外意见书来判断教学实况,等同剥夺了师生本应享有的知情权与辩护权。一个文明社会里知情权与辩护权是基本人权。一个正常的学术调查过程绝对不涉及与教学无关的第三方。即便规定了第三方意见为审查的条件之一,作为被调查对象的南大师生也必须享有对第三方意见给予回应与辩护的基本权力。教育部允许南大师生任人指控却不赋予回应与辩护的机会,无异于在法理上未经审讯就长期囚禁的非文明司法。

关世强提供的第三方资料来自何方神圣不得而知。刊登广告邀请公众人士提供意见书之说也只是一个政治手段,为的是要把那些早已编制好的反对华人办大学的言论意见,通过公众渠道而能够体面的摆上台面成为官方提供之参考资料。也就是说,关世强是假借广告之说,把早已经准备好之反对华人大学的资料,交付给南大评议会用以否定南洋大学。

无疑的,这是把一个反对华人办大学的既定官方政治决策,通过一个有名无实的学术调查工具传递了否定南洋大学的政治判决。可见,白里斯葛报告书确实是货不对版的欺骗伎俩。明文规定的所谓调查学术水准只是一个幌子,用来包装与大学教学无关之第三方意见书。

由此可见,历史真相是,李光耀编导的南大评议会是一个精心设计的政治谋略,假借学术调查的正当理由诱使张天泽同意设立评议会,而在其实际执行的过程中,利用偷天换日的手法以第三方意见书取代南大教学的实地调查,从而得出不承认南洋大学文凭的结论。明显的,整出戏是先有有了结局,之后,回溯编导发展演出剧情。说白了,不承认南大文凭是一个骗局的设定结果。

评议文字:‘ 我们径草拟报告书时,将不把情报来源予以透露,所有机密材料将于评议会解散之前另以毁灭。而通常于附录中备载所有会见人士的姓名一节,亦付诸阙如。 ’令人惊叹。任何正当的调查工作都要提供可以被检验的确凿证据,作为理性判断的基础。如此明目张胆的销毁证据,凸显出调查工作的神秘性,更是证实了调查目的之不可告人的邪恶性。

评委承认,白里斯葛报告书之评议和建议的立论凭据与大学教学实况无关。报告书的可靠性只能由评委们的信誉来担保。面对如此荒诞的现实,难怪评委要坦然承认,白里斯葛报告书是一部不平常性质的报告书。

---

分类题材: 南洋大学史实_ntah , 政治_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