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华为包裹误送不排除华府暗中作梗

31/05/19

作者/来源:大公网 http://m.stnn.cc

“误送”华为包裹到美 学者:不排除华府暗中作梗

据路透社28日报道,华为表示目前正在审查与美国联邦快递公司(FedEx Corp)的合作关系,因近期联邦快递在没有说明的情况下,将华为由日本发往中国的两件包裹转移到美国,并试图将另外两件寄往亚洲的包裹也转运到美国。联邦快递28日就“少量华为货件被失误转运”一事致歉,但同时否认有任何外力要求转运这些货件。有学者表示,联邦快递此举很难用“失误”解释,而美国情报部门早有前科,不排除此次是美国政府暗中作梗。

综合环球网、观察者网报道:华为表示,遭联邦快递“改道”及“扣押”的四个包裹只含文件,“没有技术相关信息”。

根据华为提供的快递跟踪记录,5月19日和5月20日从东京寄给华为的两个包裹,原定于5月23日送达华为却被送往了美国田纳西州的孟菲斯。5月17日从越南河内发出的另外两件包裹,原计划运往华为香港和新加坡的办公室,但在5月21日抵达香港和新加坡当地的快递站后被拦截,原因是“投递异常”。

华为向中国邮政监管投诉

联邦快递拒绝透露此案的例外情况,表示没有接到任何其他方面的要求。然而据华为向路透社提供的一封电子邮件,5月22日,联邦快递驻越南的一名客户服务代表在回覆他们询问时表示,是收到了美国总公司相关通知,要求将包裹保存并退回美国。因此,这批货物并没有交付给收货人,而是被滞留。华为表示,已向中国邮政监管部门提出正式投诉。

快递跟踪记录显示,目前华为已收到一个来自越南的包裹,另一个在途中。华为发言人乔.凯利(Joe Kelly)对路透社表示:“最近的一些经历表明,通过联邦快递发送的重要商业文件没有送达目的地,而是被转移到美国的联邦快递,或者被要求转移到联邦快递,这削弱了我们的信心。”他还表示,由于事件造成的后果,将必须重新审视与联邦快递的合作关系。

早在5月23日,联邦快递(中国)公司曾在官方微博表示,“联邦快递将客户货件没收,并转运至美国检查的消息”与事实严重不符。而28日,同一帐号又就“少量华为货件被失误转运”致歉,但否认有任何外部方面要求联邦快递转运这些货件。

或接美“机密”传票 鬼祟寄回

就此事,上海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副教授沈逸表示,目前来看联邦快递在中国的相关业务也应该接受调查。他指出,“斯诺登棱镜门”曝料者格林沃德也曾透露过类似剧情:美情报部门先拦截内有路由器等设备的包裹,再秘密植入定制信标固件、重新打包发送。

沈逸认为,联邦快递已经明显违反了相关服务的合约,严重损害华为的利益。此举有两种可能:第一,联邦快递接到了美国情报或执法机构签发的“机密”传票,所谓的寄回,实际就是传票要求的配合行动;第二,美国情报或执法机构,直接通过“后门”或者入侵了联邦快递的系统,启动了拦截行动。

中国法学者:国家应支持华为跨境维权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副教授田飞龙博士就此向本报表示,华为如掌握确凿证据证明邮件中的商业秘密和技术秘密被窃取或遗失,可以在服务合同约定的司法管辖地起诉联邦快递。

“这似乎不是孤立的邮政专业服务事故,而是中美贸易战复杂升级背景下多层次冲突的一个缩影。若联邦快递无法给出合理说明及华为有关邮件未被泄露的证据,则美国官方背后介入的嫌疑就难以消解。此案可能涉及美国国家安全权力的滥用,如属实必将严重损害美国自由民主的国际形象及美国企业的契约精神和法治精神,还可能殃及美国快递业的专业信誉和市场占有率”,田飞龙说,国际社会应当密切关注并采取集体行动联合制衡这种类似“国际海盗”的行为。

路透社引述来自华为的消息称,5月中旬华为从日本东京向中国寄出两个包裹,但途中被转运至联邦快递美国总部、田纳西州的孟菲斯市。此外,还有两个从越南寄往中国香港、和新加坡的包裹,被联邦快递仓库扣押。联邦快递驻越南一名客户服务代表,在回复华为询问时表示,是收到美国总公司相关通知,要求将包裹保存并退回美国。华为表示,这四个包裹中只包含文件而“没有任何技术内容”。

田飞龙表示,华为声明显示出对美国窃取其商业秘密与核心技术是保持严重关切的,该声明进一步强化了外界对此次事件复杂背景的猜测和疑虑,为此联邦快递有合同及法律上的正当义务对华为及所有其他委托合约方完整说明此次事件的来龙去脉,否则很难维持委托方群体的基本信任。如果事后发现美国有借助此次及类似操作非法获取华为商业秘密与核心技术的证据,华为有权诉诸进一步的法律行动,国家层面亦应当支持华为的跨国维权行动,而美国“盗窃”华为技术行为一旦属实,必将成为其指责中国盗窃技术的典型反讽。

华为发言人乔⋅凯利(Joe Kelly)表示,“最近的一些经历表明,通过联邦快递发送的重要商业文件没有送达目的地,而是被转移到美国的联邦快递,或者被要求转移到联邦快递,这削弱了我们的信心。”由于这些事件的直接后果,公司将必须重新审视与联邦快递的合作关系。同时,报道还称,华为已向中国邮政监管部门提出正式投诉,中国邮政监管部门正在调查这起事件。

田飞龙告诉记者,华为包裹事件,联系到几年前的斯诺登“棱镜门事件”,或将直接损害联邦快递的企业信誉和市场占有率,也会破坏美国跨国企业的整体公信力和营商影响力,因为它们可能被国际社会合理地怀疑不当或非法配合了美国国家安全机关的长臂调查与管辖行为,给后者留下若干“后门”,严重损害美国之外的企业与个人合法权益。

田飞龙还认为,华为与联邦快递是民事服务合同关系,而后者涉嫌单方面违约。如果华为掌握确凿证据,可在服务合同约定的司法管辖地起诉,中国邮政监管部门亦可根据法定职权进行调查和行政处罚。联邦快递由此陷入“公信力危机”,应当配合中国执法机关及后续可能的华为法律诉讼程序提供足够证据以证明自身行为的合法性与合理性,否则可能面临直接的行政处罚与民事违约责任,更会进一步损害其全球性的市场信誉和营商公信力。

华为包裹事件,引发网络大规模讨论。联邦快递28日傍晚在中文社交媒体上发表声明,称客户每天交付给联邦快递超过1500万个包裹,对少量华为货件被失误转运表示抱歉。联邦快递确认,没有任何外部方面要求转运这些货件,有关货件正在退还至发货方途中。

田飞龙认为,联邦快递这样的声明仍然是不充分的,未能证明转运过程中华为邮件未遭受非法第三方的窃取、窥视或复制,邮件安全仍然存疑。有关此次事件进一步的事实真相及法律纠纷的解决,还是应当回到法律程序予以最终回答,但华为公司显然应当在此特殊时刻加强公司的安全风险管控及技术秘密保护,通过中国法律、公司安全与合规程序及有关技术性措施(包括更换快递服务商的形式)堵截安全风险漏洞,保障自身的商业秘密与核心技术秘密不被第三方非法窃取,保护自身的知识产权安全和正当竞争权利。

环时:美仗势欺人应认真反思

据环球时报报道:针对联邦快递“错投”华为包裹事件,环球时报28日发表题为《联邦快递错投华为包裹只是“疏漏”吗?》的社评指出,大多数人都会把这件事与当前美国对华为的全面打压联系起来看。当然,还有另一种可能性,那就是联邦快递服务质量已经差得惊人,发自两个地点的四只包裹在前后几天里被错误转运,这样的差错率对一家快递公司来说是摧毁性的。

文章说,我们可以假设,如果这件事当下发生在美国的高科技公司和中国快递公司之间,美国舆论会怎样表现呢?不仅美国媒体,美国的议员甚至高官都会跳出来谴责,认定是中国政府操纵了整个事件。

反观中国,华为只是就事论事地向媒体做出披露,表达了可能停止与联邦快递合作的意向,并没有直接指控联邦快递就是在帮美国政府搞华为;中国官方也没有做未经核实的指控。这是中国社会在中美加剧摩擦时的理性表现。相比之下,美方显得咄咄逼人,仰仗自己的实力,对道义显得蛮不在乎,越来越让人担心它什么都干得出来。

文章指出,该是美国社会推动华盛顿的那些政策精英做一些认真反思的时候了。联邦快递这种疑似受到政府干预的“差错”是可以允许的吗?同样,无可信法律依据且严重违反商业道德的对华为断供是应当鼓励的吗?美国这两年破坏了多少国际规则,毁了多少国际条约,这是一个以当今世界的领导者自诩的大国应有的表现吗?

文章最后指,希望美方从中方的克制中看到的不是软弱,而是理性和坦然。作恶总是要付出代价的,美方竭尽力量打压华为这样对全球通信技术做出突出贡献的公司,以及它对中国开展的野蛮关税战是否属于作恶呢?请美国舆论自己揣摩吧。

---

分类题材: 亚洲政经_gpasia,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