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亞洲四龍變四蟲

16/03/09

作者/来源: 杜潔菡 中國窗 http://www.cnwnc.com

出口依賴遭斷奶經濟前景慘過美歐

一場金融海嘯襲來,全球經濟如墜冰窟,就連曾被視為能夠取代發達國家稱為推動世界經濟復蘇引擎的亞洲都「受潮熄火」。最讓人吃驚的是,新加坡、韓國以及中國香港、台灣地區等「亞洲經濟模範生」也傷痕累累,其受創程度更甚於「震中」的歐美經濟體。「亞洲四小龍」因何淪為「亞洲四小蟲」?未來它們將何去何從?

星台出口最糟韓國金融風險大

亞洲四龍傷情重過美歐

在金融海嘯及全球經濟衰退之初,主要國際機構曾認為有「亞洲四小龍」之稱的港、台、星、韓遠離風暴中心,加之過去「底子」厚實,因而或許可免遭重創。但至今年年初,各家國際機構的態度已發生極大逆轉。不久之前,里昂證券拋出「重磅炸彈」——全面調降亞太區經濟體2009年GDP預估值,其中台灣、新加坡、韓國和香港最顯著,分別調至-10.7%、-10%、-7%和-5%。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針對「亞洲四小龍」的最新經濟預測也很悲觀,該機構稱今年美國GDP增長率或為-1.6%,英國預估為-2.8%,而港、台、星、韓四地則是-3.9%,竟比風暴中心的美歐經濟體還慘。

比國際機構的預測更能說明經濟衰退程度的是「四小龍」發布的一系列經濟數據:2月25日,香港特區政府財政司司長曾俊華透露,香港去年全年 GDP增長2.5%,比2007年的6.7%大幅降低;台灣「主計處」2月18日稱,台灣2008年經濟僅增長0.12%,是2001以來最差的年度表現;2月26日,新加坡政府公布修正后的2008年GDP增幅為1.1%,大大低於2007年的7.7%;韓國央行則表示,2008年全年該國經濟增長 2.5%,為1998年以來最低,且僅有2007年的一半。(詳見下表) 根據本報記者收集的多項數據可以看出,受金融海嘯的冲擊,亞洲四小龍未能避免經濟衰退的命運,其中又以台灣及新加坡的情况最為嚴重。新加坡總理李顯龍2月下旬曾預計新加坡今年GDP將出現-5%的增長,3月上旬他將這個數據向下修正為-8%。廈門大學東南亞研究中心主任王勤在接受本報采訪時指出,亞洲四小龍中,新加坡的經濟規模較小且外向度最高,不像韓國有內需市場可以依靠,也不若香港有強大祖國撐腰,因此對「全球經濟寒流」的免疫能力最弱,陷入了 1965年建國以來最嚴重的衰退。至於中國台灣,則主要是受到外需、內需雙衰退,以及信心低迷的影響,而深受衰退之苦。

此外,韓國的經濟前景也不樂觀,除同樣受到出口下跌的拖累外,它自身還有兩大隱憂。其一是外債危機,2006年底韓國的外債約為600億美元,但至2008年下半年已飆升至1800億美元,超過國際公認20%的警戒線,可能成為净債務國。同時,該國的存貸比率也逾130%而大亮紅燈,即現時韓國銀行每獲得百元存款便會將借出130元。當金融市場穩定時,如此之高的存貸比或許風險不大,銀行也可獲得更多利潤,但當金融市場出現危機的時候,銀行的擠兌、壞賬風險隨時可能「爆煲」。

藉助內地經濟增長

港台或率先傷愈

從去年下半年開始,亞洲各國及地區紛紛投巨資救經濟,人們的關注點也從四小龍誰最受傷轉向誰能最快復蘇。目前,香港特區政府計劃投入約 400億港元進行公共建設,與創造6.2萬個工作機會;同時政府今年還將減收上年度民眾所得稅五成,以及將向企業提供的特別信貸保證計劃總承擔額增加至 1000億港元。台灣年初也向民眾發放了人均3600元新台幣的消費券,隨后又推出總額為3300億元新台幣的經濟刺激方案,用以投資城市重建及地下排水系統,并提供15萬個工作機會,把失業率維持在4.5%以下。

星韓兩國大手筆救市

新加坡1月下旬推出205億新元(約1057億港元)刺激經濟方案,用以投資基建工程、發展市中心以外地區及教育和醫療;同時還宣布動用 49億新元(約252.7億港元)外儲來資助户用補貼計劃及實施企業貸款特別風險分擔計劃,以維持就業市場的穩定。韓國則是在去年10月就大手筆撥出 550億美元協助有外幣流動性風險的出口商,總統李明博還承諾未來五年要投資99萬億韓圜,推動該國的出口工業與就業。不難看出,四小龍政府的救市思路十分相似,即通過削減稅率、增加開支、投資基建等手段刺激經濟。此外,韓國還推出了貨幣貶值這樣極具爭議性的「殺手金間」來救出口,而新加坡則是大玩「零升值」概念,目的同樣是救出口。眾小龍法寶頻出,但到底誰能最快實現復蘇呢?對此,有本港業界人士認為,新加坡及韓國兩國政府對經濟、市場的干預力度較大,在應對危機中具體表現為有較迅速的應變能力和執行力,不像港府表面上看似對市場取向采取相對放任的態度,實質上決策拖沓、執行力處處受限。

擴內需自救不可行

專家:四小龍須進化

針對四小龍的慘狀,英國《金融時報》及《經濟學人》等西方輿論大多開出「擴內需自救」的藥方。然而,香港、新加坡、台灣、韓國的人口數量分別為700萬人、460萬人、2300萬人、4700萬人,除韓國外,其他經濟體的內需市場都很小,「擴大內需」是否是一個有效的藥方?

楊立強認為,在目前情况下,四小龍大力開拓新市場以渡過危機是正確的方向,但危機始於歐美,解鈴還須繫鈴人,因此首要是敦促美國重建和維持本國的信用體系,提振信心,防止危機惡化;其次是亞洲的新興經濟體努力消化和轉移過剩產能,大力開拓新市場并挖掘國內市場以渡過危機,以及強化區域合作、摒弃貿易保護以對抗金融海嘯。王勤教授的觀點是「四小龍須進化」,具體方向是出口市場多元化、支柱產業多元化。例如,金融業、旅游業、出口貿易等在四小龍的經濟總量中占比很重,例如香港工業只占GDP12%、服務業占88%(當中貿易占26%),這樣的經濟比例一旦遇到外圍冷卻,本地市場就會立刻萎靡。

因此,四小龍須進化,不能只靠出口,也不能只靠發展旅游業、金融業為支撐。四小龍的合作也被提到非常重要的位置。去年年底新加坡資政吳作棟訪港時就對特首曾蔭權提出「加強合作」的要求。楊立強教授指出,整個亞洲區域應加強合作抗擊金融海嘯。「包括金融領域的相互支援和幫助,例如東盟和中日韓 13國財長上月在普吉島一致透過將區域內的外儲庫從原計劃的560億美元擴大至1200億美元,這樣的舉動很值得鼓勵;此外,亞洲各國、地區間還應更多地建立區域自由貿易區,便利貿易并降低貿易成本;摒弃貿易保護主義,各方加強協調,保證東亞地區生產分工體系的有效運轉。現在,區內的各國及地區是時候放下彼此的戒心,聯合自救了,如果將注意力過多集中在爭奪主導權,將會使亞洲復蘇的時間拖得更長。」

---

分类题材: 亚洲模式_asiamd,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