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新选民要什么?

26/05/19

作者/来源:陈新嶸 2015年08月6日 1 东方日报
http://www.orientaldaily.com.my

新加坡新选民要什么?──从新加坡即將迎来没有李光耀的国庆日说起

新加坡將于8月9日迎来独立50週年。

记得50年前的1965年8月9日,李光耀是含著眼泪宣佈新加坡脱离马来西亚的。那时候,我和一批志同道合反对新马合併、抗拒新殖民统治的新加坡爱国人士,正在印尼过著艰辛、动盪、充满风险和乐趣的流亡生活。

在新加坡被並入马来西亚之前,我受从人民行动党分裂出来的社会主义阵线指派,参加1963年新加坡立法议会大选,当选义顺区立法议员。由于当时的政治气氛,我预感到可能会被逮捕,于是便先躲起来再说。

鉴于电视广播说警方邀请我和另一位当选的社阵议员「协助调查」,我们两人就投函向议长请假,获准之后没有宣誓就职便在几位数位未谋面爱国人士的协助下离开新加坡到了印尼。

那是个反殖浪潮汹涌的年代,我在广大民眾的爱护和支持下,成了所谓的「漏网之鱼」。

当我在印尼听到新加坡脱离马来西亚的消息,我更加坚信:反对不平等的新马合併是非常正確的。

有点歷史知识的人都知道,新加坡独立,並不是「国父」李光耀爭取得来的。李光耀先生根本就没想到会被踢出马来西亚,所以他才含泪宣佈小小的新加坡岛自成一国。

我相信他必定心知肚明:没有英国殖民当局的同意,马来西亚首相东姑阿都拉曼是不可能开除新加坡的。不过,机灵过人的李光耀,很快就在英国人的安抚和大力支持下,安心下来继续当新加坡的总理。

新加坡独立

趁新加坡人民准备热烈迎接独立50週年之际,我认为有必要把歷史事实告诉读者:首先主张新加坡独立的是曾经任「首席部长」的新加坡犹太人后裔,政治明星戴卫马绍尔律师(David Saul Marshall,1908年3月12日-1995年12月12日)。

记得,社阵成立后首次参加新加坡立法议会辩论《元首施政方针》期间,马绍尔曾经走进在野党议员休息室,向林清祥、李绍祖医生和傅树介医生等几个社阵核心领导人建议:应该爭取新加坡独立。

那个时候社阵中央委员会的主张是:先爭取完全自治,等时机成熟,在新加坡人民权益有保障的件条下才和马来亚联邦合併。

我没忘记,在回答马绍尔的建议时,李绍祖医生笑著说:「那就由你领导的工人党公开提出爭取独立吧!」

马绍尔激动地作出反应说:「工人党支持者大多是你们的人呀!」

我看见他举起有一枚食指突出作弯曲状的拳头,同时从他口中发出「虚」的一声,接著说:「只要你们隨时,这样打个招呼,我工人党的支持者全都会跑过去你们那边啊!」。

可见,马绍尔很有感慨地认为,他呼喊「爭取独立」得不到社阵支持,没用!

这就是我亲自见证过的、迄今尚未见之于报章史实。

2006年5月25日,我在泰南合艾写过一首《转籍隨想》的短诗。结尾的几句是:「新加坡呀,新加坡!你可知道?我对你的今天和明天,仍然掛肚牵肠!」际此新加坡国庆日到来的时候,我怎能不关心没有李光耀的新加坡將走向哪里吶!

变成老人国

时移世易,过去半个世纪世界的变化实在太大了。曾经严厉「反黄反赌」的李光耀统治下的新加坡,不也早就在这方面「迎合潮流」而且「遥遥领先」邻近许多国家吗?

曾经逐步把新加坡变成老人国和充当反华急先锋的李总理,这些年不是大量引进中国富豪和廉价劳工,给许多中国移民选举权吗?

人们从最近许多国际媒体的评论可以知道:继承父业、维护家族权势和利益的李显龙总理,正在绞尽脑汁准备提前举行国会大选。

因为他担心,如果把国会大选拖到本届政府任满的2016年才举行,在独立后出生的年满21岁的新加坡年轻人,將会占选民总数的一半左右。他们越来越不听话、不甘做受到条条框框束缚的笼中鸟、不愿意任由当权者摆佈。

在当今各种各样信息分分秒秒便传播到全世界的地球村,要持续沿袭李光耀的一套,以国家机器去抹黑和打压持不同政见者而不需要面对日益剧烈的反抗,同时又粉饰掩盖掌权家族那些见不得光的行为,显然已经不可能了。

这些年,许多跡象显示,一般上比老一辈视野开阔,不愿接受他人思想灌输的新加坡新一代选民,人数越来越多。他们正挺起腰板,要掌握自己的命运!

他们相信只要逐步摆脱一向骑在头上「指点江山」的那个自以为是的家族,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人民,一定能够把社会繁荣景象表里不一、中下层老百姓日子很不好过的国家治理得好好!

我谨此怀著殷切的心情,期待他们的理想迟早能够实现。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社会_societ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