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人民行动党的浮生三劫

26/05/19

作者/来源:从夜暮到黎明 (31-10-2014)
http://navalants.blogspot.com

几乎瓦解人民行动党的浮生三劫(1957-1961)

曾经是左翼的人民行动党

新加坡第一任总理李光耀先生出现在今年的国情日庆典和丹戎百葛的国庆庆祝会,虽然看起来身子孱弱,需要保镖撑扶,但总体气色不错,似乎已经摆脱了失去爱人的哀伤。不过在出席国家图书馆的“争取合并的斗争”展览时(2014年10月11日),报章刊登的图片只看到李先生的背影,看然是坐在轮椅上,而且一反往常,没有拍摄正面。前后两个月,身体状况显然有所改变。

无论您是否认同李先生的政见,以及他对政敌毫不手软的行事作风,今天面对着一位同样将青春奉献给信念,领导他的第一任团队打造新加坡,使我们有继往开来的机会的老人家,我们应该以优雅的大气来献上祝福。

当李先生还是总理的时候,曾经发出豪语,如果新加坡会出现强而有力的反对党,那支反对党就是从人民行动党分裂出来的。

目前新加坡最大的反对党,也是1950年代由马绍尔成立的工人党,并不认为自己具备替代政府的能力。

工人党刘程强取代惹耶勒南的党秘书长的位置,绰号“潮州怒汉”。他吸收了政治老师惹耶勒南的前车之鉴,认识到为反对而反对那种斗士精神所带来的负面效应,行事作风都很谨慎,选择一条类似在国会里服务长达27年的反对党詹时中的中庸路线。刘程强的中庸之道也吸引了林瑞莲的加入,成为党主席。

2011年及日后的补选,工人党以国会议员与非选区议员进入国会的众人中,我们可以看到基本上是温和派,通过实事求是的方式来搞政治。陈硕茂、莫哈默费沙、方荣发、李丽连、余振忠和严燕松都和刘林两人一样,具有相同的特色。

我倒觉得毕丹星这位学术性的博士律师多了一点个人色彩,有时候甚至尝试通过文字狡辩来达到某些目的,跟其他国会里的工人党人显得格格不入。

从工人党最近公布的新执委名单看来,中庸路线已经成型,因对峙而使到工人党瓦解的局面不容易发生。

可是,上世纪50年代中至60年代初,因为跟李光耀格格不入而差点使到人民行动党瓦解,甚至逼使李光耀倒台的大事件至少有三起,分别发生在1957年,1959年和1961年。每两年一个轮回,是巧合还是宿命?

人民行动党由两派左翼人士联合组成,1954年的《五一三事件》为李光耀为首的温和派人士制造了机缘,认识了林清祥为首的工运人物。这群英校生和华校生在同年成立了人民行动党,与林清祥一道的另一位工运领导人方水双是第一届中委成员。

称这群人民行动党创党人为左翼人士是因为在那个战后反殖的年代,主导世界政治思潮的离不开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资本主义为右翼,社会主义为左翼,非左既右,没有所谓的中庸路线。这群行动党人都奉行社会主义,差别只在于谁比谁更左。

行动党甚至在1960年代加入社会党国际执行局,后来欧洲主流左翼工会不认同行动党的高压治国方式,以及逐渐右倾,“迫害”左派及马共。到了1976年,英国工党和荷兰工党提出动议,将行动党被逐出社会党国际。当时行动党通过蒂凡那编纂的《Socialism That Works: The Singapore way》来回应欧洲社会党国际。

1957年第一劫

1957年8月13日,左倾冒险主义分子在PAP第4届常年大会上取得中央委员会控制权,李光耀这一派失势。21日,林有福逮捕了39名亲共份子,杜进才与李光耀等重新掌权,并实行干部党员制。

根据林清祥的说法,如果他们没有被捕,1957年8月行动党中委假羽球馆举行的改选,完全可能不会出现那样的局面。(林清如,《我的黑白青春》)

早在一年前,林有福政府已经对中学联虎视眈眈,林清祥在美世界发言时提到的“打马打”(打警察)及稍后在华侨中学外引起13人死亡的警民冲突,被林有福抓到痛脚。

1956年10月27日,林清祥在公共安全法令(PPSO,1955)下被捕。11月份,多所工会被封禁。警方认为马共己经被打击,失去势力基础。当时被认为是“共产党外围组织”的领导而在公共安全法令下被扣押的包括林清祥、方水双、兀哈尔、蒂凡那、 Jamit Singh、 Dominic Puthucheary等人。

林清祥是否说过打马打,新加坡特别政治部(Singapore Special Branch) 的报告如下:

With regard to police… they are all wage-earners and they are all here to attend this meeting to oppose Lim Yew Hock. (Loudest cheers of the meeting so far) We gladly welcome them, and the more of them that attend will make us even stronger. (crowd cheers wildly) A lot of people don’t want to shout Merdeka! They want to shout “pah mata”. This is wrong. We want to ask them to cooperate with us because they are also wage-earners and so that in the time of crisis they will take their guns and run away. (Laughter and cheers).

Source: Special Branch report

如果单从文字上来分析,林清祥并没有叫群众打警察,反而叫群众跟警察走在一起,这样才可以增强实力,一起反林有福。不过,出席过这类政治性的群众场合的人都知道,很多时候不在于讲话的内容,发言人的语气和现场的情绪起着关键性的作用。只有当事人才可能提供较客观中肯的见解。
1959年第二劫

人民行动党的第二劫来自1959年大选。当时行动党给人希望,竞选纲领如提倡男女平等、打击黄色文化、解决屋荒问题等都深得民心,赢得51个议席中的43个,大获全胜。照理应该是件值得开心的事,问题是原任市长王永元在芳林区获得77%的选票,是全国最高得票率,也为王永元带来了人气。

在全国大选胜利后召开的党中委会议中,王永元和李光耀各获6票,被提名为新加坡自治邦总理人选。主持会议的党主席杜进才行使最后决定权,投特权票给李光耀,李光耀成为新加坡第一任总理。后来在《白衣人》书中,李光耀否认当时曾经出现过这个难堪的局面,当时还健在的杜进才和李光耀信任的王邦文都出面说确有其事,这个争论才告一段落。

李光耀与王永元争夺总理职位,引起两人很深的心结。隔年7月,出任国家发展部长的王永元公开指责人民行动党“不民主”,“独裁”,结果被党开除。

那时候一旦选区真空,就必须进行补选,不像现在可以由总理决定,甚至可以拖延,让席位继续悬空。那场芳林区补选,人民行动党派易润堂参选,由林清祥站台,但还是高票输了给王永元。

世事没有如果,但如果杜进才那神圣的一票投给王永元,新加坡日后的政局相信会完全改观。

(1961年,人民行动党在芳林区补选的群众大会,“保持左翼团结”。

1961年第三劫

人民行动党的第三劫来自1961年的安顺区补选这条导火线。安顺区曾经是惹耶勒南的腹地,1981年蒂凡那辞职当总统,安顺区补选,工人党惹耶勒南以51.9%的选票获胜,进入国会,打破了行动党垄断的时局。1984年,惹耶勒南在安顺区以56.8%的选票蝉联。在更早的1961年7月15日,他的创党元老马绍尔也是凭着安顺区补选,重新步入国会。

那场补选充满变数,本来民意显示行动党的Mahmud Awang应该会轻易获胜,马绍尔突然获得左派势力的支持,以546票击败对手。当时有1500余名原人民行动党支持者没有前往投票。

那个时候,新加坡正在酝酿新马合并,行动党的两派人士各执其词,面临一场分裂的危机。李光耀为了找出窝里反的党内人士,冒险下了一场赌注,在7月20召开紧急立法议会,就信任动议(motion of confidence)展开辩论,持续到隔天凌晨(2.34pm – 3.55am)。

根据国会记录,行动党以27:8赢得信任动议,有16票弃权。在辩论过程中,正方反方的立场分明,行动党计算一下,到时将会是25:25的僵局,于是委派惹兰勿刹区的陈志成前去说服躺在中央医院病床上的实乞纳区议员莎荷娜(Sahorah Binte Ahmat),过后莎荷娜被抬到立法议会投下她的信任票。

莎荷娜说她当时对行动党的行为作风已经感到不满,觉得有一群人过于高傲,容不下他人的见解,本来想投不信任票。但是她一路来很欣赏陈志成脚踏实地,为人诚恳的作风。如果是别人来求她,她就索性一概不理了。

多了莎荷娜那一票,也只不过是26票,还有一张信任票来自何方?投行动党一票的是许春风律师,国会记录为Koh C H。许春风曾经在1957年的丹戎百葛区补选惨败给李光耀,后来在林有福的SPA旗帜下参与1959年大选,成为如切区议员后退党,成为独立人士。当时行动党万万没想到会获得许春风的支持票。后来许春风去了香港,没再过问新加坡国事。

许多书籍都记载这场激烈的战事,说比数为27:24,甚至26:25。我认为应该以国会记录的27:8为准,当时的16张弃权票有13张来自行动党。

在精神层面上,这13名行动党人选择弃权表示没有背叛党,只是对党的做法不认同,跟反对票或不信任票的本质不一样。这个情形就好象近期国会辩论人口白皮书,到头来行动党的宏茂桥区议员殷吉星(Inderjit Singh)选择不投票一样。

这13名行动党人在六天后被开除,他们成为社阵的创党人。1961年8月13日,社阵正式注册,分别由李绍祖和林清祥出任主席和秘书长。根据林清祥的说法,他并不想担任秘书长一职:“社阵中委有五名马大毕业生,我要求从他们当中选出一位来当秘书长,但是大家不接受我的意见,我只好在社阵成立后担任其秘书长的职位。”(林清如,《我的黑白青春》)

当时的51个人民行动党支部中,有35个成为社阵组织,23位人民行动党组织秘书成为社阵党员,社阵的声势十分浩荡。组织这么庞大的社阵竟然江河日落,是另一段风雨路。此乃后话。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历史_histor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