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李光耀与南大评议会报告书 四

25/05/19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6-7-2015)

绪言1.3: ‘ 我们想要保证评议会作详尽完整的建议,势必需要比较四星期更长的时间。但是事实上证明不可能把调查时间延长,因为各委员多在他处事先有预约,无法避免,假使我们有可能把收集的情报,连同接见他人时获得的必要资料,完成初步的讨论,然后回返我们各自的国家,加以整理及融会贯通,再行于日后重临新嘉坡作最后的讨论和准备报告书,那是再好不过的事情。可是由于急切需要早日提出报告书,这种意思便无法实现。 ’

这一段文字指出的事实是,一、评议会的工作有时间约束,二、收集的情报不完整,在尚未整理及融会贯通之前就急切需要早日提出报告书。撰写者不经意的承认了报告书是草草了事的马马虎虎结果。

调查大学学术水准是一件严肃的系统化审查工作,必须是调查者与被调查对象的双方直接互动,调查者根据具体调查内容进行与调查标准的对比,以判断调查对象与调查标准之间的优劣差距。脱离了这一个基本条件的工作就不是系统化审查而是一个主观判断。这证实了评议会报告书的结论,并非来自对南大学术调查的结果,而是对来自收集到之第三方情报的总结判断。

急切需要早日提出报告书之说,也表示了报告书的目的并非是南大教学的审查,而是别有用心。教育是百年树人的大事业,何以教育调查却要如此急躁,非得限时完成?这也明确否定南大评议会报告书是一份学术调查报告书。

按报告书首页:‘评议会委员于2月l2日及17日分别抵达新嘉坡。首次会议于2月17日举行而末次会议则于3月12日举行。’所以评议委员会的实际工作日数少于23天,比较四星期预算少了一个星期。

这一段记述与英文报章报道有些出入。根据英文报,评委在2月l5日之前抵达。第一次会议是2月l6日。如果教育部的新闻稿是正确的话,则迟至17日才抵步的评委是无法出席第一次会议。钱思亮与白里斯葛是在2月l2日抵达,其他委员的日期未祥。

1959年2月l3日,海峡时报的新闻标题是NANYANG DEGREES PROBE TO BEGIN,两则小标题是:Problems;‘Use English’。PROBE这一个词是否适当值得研究。就读报习惯而言,PROBE一般是常见于涉及刑事与贪腐之类的负面罪犯新闻。PROBE与Problems给予的提示具有未审先判的罪犯调查意思。Use English一节是报道白里斯葛发表的讲话。也就是说,白里斯葛在调查工作尚未开始之际,已经有了南大必须使用英文教学的个人主观意识。

这些在英文报刊登的南大新闻,并没有出现在南大历史的记述,换言之,华文报并没有给予相关报道。如果这些缺漏并非是华文报与南大历史的遗漏,则说明了,英文报享有比华文报更多由官方发布的新闻信息。说白了,英国人歧视华文报。

绪言1.4: ‘ 曾经有人随时向我们建议,认为我们对现有课程应作详细调查,万一发觉有重大缺点而需要在首届学生毕业前改正者,可提出改正课程的意见,以便首后修毕四年的毕业生在最后一学年遵行。但是我们认为无论在理论上感觉这项步骤如何需要,在实际上乃是一件不切实际与不可能执行者。再者,于考虑大学的训练与学术水准时,我们不得不强调提出,对于实际教授课程的详细情形或受溶化以便在考试时吐出来的知识范围,并不比充分帮助与鼓励学生使其获得对原理、方法及研究学问的技巧方面更深切了解为重要,换句话说,大学教育的特征乃在训练思想以便从各种源泉中寻求事实,然后应用该项说明的事实,以建立新观念与新原则。光是获得既知的事实与理论,在大学程度上是不够用的。大学训练应使学生不光是获得书本上的知识,还要使他们能够应付可能出现的新事物。大学教育本质上最重要的,乃是一种对方法的训练而非对事实的训练。这里所以认为有旁敲侧击的必要,无非是要坚定指出,对于任何认为发现课程的缺点后,可于最后一年中设法予以补充的意向,不但不切实际,且终归对学生本身或南大没有真正好处。质言之,学术水准的高低,通常从大学教授的态度以及他们担当的研究工作多少,比较从详细考虑对学生教授的课程,更能测验出来。因此,很多我们的观察将是有关南大的一般情形,但是我们所拟提出的该项观察,依照我们的意见,将是对南大的学术水准和地位基本有关的问题。全体评议会委员所关心强调指出的,就是大学教育主要的及根本的任务,和其他普通教育机关完全不同。 ’

这一段文字不知所云,有待教育学学者提供专业意见。评议语焉不祥,逻辑不清不楚的说了好些意见,却始终无法明确交代所要传递的中心观点是个什么东西?为此,将之分为五段做个别的剖析,尽力厘清撰写者所要表达的意思。

从承先启后的顺序来看,本节是要解释为何以第三方情报取代实事求是的调查工作,试图从教学理论来辩护评议会没有对南大实际教学课程给予必要审查的理由。简言之,辩解为何没有按既定方案执行审查工作。

1、‘ 曾经有人随时向我们建议…‘ 这句话令人费解,甚至于无解。从其随后表示关心首届南大毕业生的意思来看,似乎是暗示南大方面试图游说评议会。这是嫁祸南大干预评议会工作。一个李光耀典型之政治挂帅的恶人先告状案例。

随时向我们建议之说不符评议会有既定调查目的之事实。官方有了既定目的,南大如何能够试图改变评议方向?如果此言当真,那也就否定了评议会有既定调查目的之实。换言之,评议会漫无目的可以随时任人游说。

历史上,安排评议会生活与工作的事务由关世强负责。根据《大学论坛》,评议会成员是集体行动,即一起生活与一起工作,所有与外界的接触必须事先得到关世强的许可。有了这一道闸门,南大方面是无法私下与评议会成员会面。换言之,评议会成员只看到由关世强提供的资料,与接触到由关世强安排的人士。另一方面,如果确实有人随时向评委提供建议,那么,这些必定都是关世强的刻意安排。毫无疑问,这些必然都是类同李光耀之坚决反对华人办大学的反华反共人士。

由此可见,有幸《大学论坛》留下片言只语还原了部分的史实,不然,南大还得替李光耀背上操纵评议会的黑锅。

2、 ‘ … 认为我们对现有课程应作详细调查,万一发觉有重大缺点而需要在首届学生毕业前改正者,可提出改正课程的意见,以便首后修毕四年的毕业生在最后一学年遵行。但是我们认为无论在理论上感觉这项步骤如何需要,在实际上乃是一件不切实际与不可能执行者。 ’

就常识而论,设定学术调查之根本目的是:详细调查现有课程,以便发掘重大缺点并且提出改正课程的意见,从而让首届毕业生受益更完善的大学教育。但是,这一个十分正当的大学教育目的却被评委会坚决的反对,何以如此?

评委会的意见是:‘我们认为无论在理论上感觉这项步骤如何需要,在实际上乃是一件不切实际与不可能执行者。 ’令人迷惑的是,为何一个必需的调查步骤却会是一个不切实际与不可能执行的工作?否定一个关键性调查步骤的可行性不就是自我否定了调查工作的正当执行?也就是说,由于调查步骤的不可行性,所以评委会无法进行调查工作。

这凸显出一个客观事实,那就是,评议会既没有详细调查现有课程,也没有提出针对性改善教学的建议。换言之,评议会提出的建议与改善南大教学完全没有关系。诚然,提升南大教学并非评议会的工作目的。想必,南大教学的进步与摧毁华人办大学的政治目的是不相容的。评议会的设立是为了陷害而不是协助南大。

3、‘ 再者,于考虑大学的训练与学术水准时,我们不得不强调提出,对于实际教授课程的详细情形或受溶化以便在考试时吐出来的知识范围,并不比充分帮助与鼓励学生使其获得对原理、方法及研究学问的技巧方面更深切了解为重要,换句话说,大学教育的特征乃在训练思想以便从各种源泉中寻求事实,然后应用该项说明的事实,以建立新观念与新原则。光是获得既知的事实与理论,在大学程度上是不够用的。 ’

看来,应该是再度试图解释为何评委没有执行详细调查现有课程的审查工作。从文字意思推断,大意是,教授课程与考试结果不比对原理与方法及研究学问的技巧方面更为重要。换言之,因为教授课程与考试结果不比研究学问技巧更重要,所以也就没有进行调查现有课程的必要性。技巧上,以形而上的教育理论来替代形而下的具体教学表现。也就是,利用一个无法度量的教学概念,取代一个可以度量的学术成绩调查。这是言行不一之说一套做一套的欺骗勾当。

为了进一步合理化评委不执行调查现有课程的工作,撰写者再提出一个说法:训练思想以建立新观念与新原则比光是获得既知的事实与理论更重要。这是胡说八道。学问的建立是一个渐进的积累过程,宛如建筑是由低层往上构建,没有哪一个阶段比另一个阶段更重要的区别。观察事实需要有理论基础,学生先得充分掌握基础知识才具备构建新观念的基本条件。大学是掌握基础知识的阶段,创建新观念是研究院的范畴。评委是否越格的以研究院的资历条件来评议南洋大学?

4、‘ 大学训练应使学生不光是获得书本上的知识,还要使他们能够应付可能出现的新事物。大学教育本质上最重要的,乃是一种对方法的训练而非对事实的训练。这里所以认为有旁敲侧击的必要,无非是要坚定指出,对于任何认为发现课程的缺点后,可于最后一年中设法予以补充的意向,不但不切实际,且终归对学生本身或南大没有真正好处。 ’

这是试图解释为何调查现有课程以发现缺点再给予补救的方案,是一件不切实际的工作。大意是;基于方法的训练比事实认知更重要。因此,虽然说,调查现有课程是对事实认知的验证,但是,由于方法的训练才是大学教育的重心,所以即便做了调查现有课程与提出补救建议,那也还是无济于事,对学生本身或南大没有真正好处。这也是胡说八道。方法的训练是一个思维上的抽象概念,建立抽象概念的基础是对事实的足够认知。演化是由简而繁,先学会了行走才掌握快跑的能力。撰写者提出如此是非颠倒之认知错误的教学理念,令人叹为观止。

5、‘ 质言之,学术水准的高低,通常从大学教授的态度以及他们担当的研究工作多少,比较从详细考虑对学生教授的课程,更能测验出来。因此,很多我们的观察将是有关南大的一般情形,但是我们所拟提出的该项观察,依照我们的意见,将是对南大的学术水准和地位基本有关的问题。全体评议会委员所关心强调指出的,就是大学教育主要的及根本的任务,和其他普通教育机关完全不同。 ’

学术水准高低要从大学教授的态度以及研究工作多少来断定之说,是胡说八道。学术水准高低是多方面因素的综合结果,岂能简化到单看教授的态度及研究工作多少来断定?教学是两个个体的互动结果,学生的学习精神与努力是关键因素。钱思亮任职的西南联大是一个逃难中的大学,却为中国大陆培育了许多建国一代的杰出人才。

本节的最后一段文字,不经意的承认了:由于评委完全没有执行实际的学术调查工作,所以只能靠观察有关南大的一般情形而提出建议意见。

总的来看。绪言1.4 还原了一件重大的历史事实,那就是,白里斯葛报告书的所有建议都与提升南洋大学教学完全没有关系。更为重要的是,报告书的所有建议并非来自评委对南大实地调查的结果。历史真相是,南大评议委员会只是凭借观察南洋大学的一般情形而得出不承认南洋大学文凭的建议。

---

分类题材: 南洋大学史实_ntah , 政治_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