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李光耀与南大评议会报告书 三

18/05/19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6-7-2015)

李光耀编导与关世强执行之南大评议会,是摧毁南洋大学的一个致命性政治黑箱作业。由于所有一切相关档案文件等等可供参考的资料都被刻意全数销毁,所以仅仅剩下一份南大评议会报告书作为历史见证文献。

如果评议会是光明正大,磊磊落落,那就不会有彻底消灭证据的必要性,相反的,作为剑桥法律优秀生的李光耀肯定是要把确凿证据展现在世人面前,堂堂正正的证实南大教学水准真相。

如此重大的政治事件,只留存一份非得保留不可的审判书之事实本身,说明了至少三件事实,一,无法提供不利南大教学的真凭实据。二,评议会有名无实只是一个陷害南大的政治阴谋。三,整个政治过程的手段极为卑劣的不堪入目兼且法理不容。简言之,评议会是一个精心设计之居心叵测,违法乱纪的政治谋算。

然而,通过一些宝贵的民间智慧,比如说,此地无银三百两,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水落石出真相大白,告诫了试图掩盖事实真相是十分愚蠢的自欺欺人。官版南洋大学历史正是一个欲盖弥彰的典型案例。

基于此,做为唯一的珍贵历史文献,研究学者确实很有必要将白里斯葛报告书之每句话的每一个文字都给于加倍细心的揣摩,推敲,诠释,要想方设法尽力还原当时可能存在的客观现象。

第一章绪言十三小节虽然在三件调查工作方面全然无所奉告,但是,却在其不经意之处折射出对不当处理调查进程的批判意识。绪言的非正规内容独树一帜与其他章节针对性的非议南大有着明显不同。因此,绪言内所有涉及调查工作的文字记载,正好提供了窥探历史场景的一扇窗口,有助了解当时的一些实际历程。

为此,查验所有有关调查工作的历史记述,先从中厘清个别历史场景,再将之拼接还原一个被李光耀刻意埋葬的整体历史现场。说白了,尽可能重现评议会如何被操纵之不可告人的整个历史过程。

绪言1.1:‘ 于提呈南洋大学评议会报告书的时候,我们首先愿就面对工作的复杂与困难的情形以及工作下的环境,提出一般的意见。’

问题是,何以会有工作的复杂与困难情形?是些什么情况?如何理解这段文字?

如果是一个科学性的学术事实调查,凭借委员资历是不会有技术层面问题。如果是就事论事的认真调查也不会产生工作上的道德困惑。换言之,一个认真的科学性学术调查是不会带来复杂与困难的工作环境。反而言之,当年的个中情况应该是调查工作的不正当性造成了道德困惑。也就是说,由于事实并非学术调查而是政治陷害,以致部分有良知的委员在道德上不愿同流合污参与到一项败坏华人教育之数典忘祖的勾当。

洪卫廉持有神学硕士学位是一名活跃传教士,而正是此人向贺光中揭露了调查工作的荒诞性。谢玉铭是基督教会创办泉州培元中学学生后回校任教。谢玉铭的学生张天泽著有培元中学神父校长传记,说明了,培元具有宗教教育色彩。

否定南大师资更不是三位华人委员在学养与道德上所能接受的评议。南大师资与三位华人委员都是同根同源,彼此有着同学与同事的密切学术关系。否定南大师资等同三位华人委员否定自我。自取其辱肯定是不行的。钱思亮是北大与西南联大教授和台湾大学校长,如此资历的学者不会随波逐流,任人摆布和利用。

根据《大学论坛》第10期的记载,五位评议员中有两位建议南大停办。最后签署报告书时有一人拒绝押名。由此可见,李光耀后悔没有早点关闭南洋大学之说并非虚言,即便是一个尚未执政的李光耀就已经建议停办南大。看来,钱思亮拒签的可能性最大。或许,可以寄望钱思亮的三个儿子,也都是台湾学术俊杰,填补这一段历史空白还原钱思亮经历的评议会历史场景。

绪言1.2:‘ 评议会是由代表多种文化——美国、英国、中国及荷兰——的大学传统的各委员所组成。因此,虽则我们共同具有一大学概念的一般了解,以及共享以高度学术水准的重要作为大学主要特征的共同信念,但各委员仍然不免有个别不同的观点,原因是他们乃是自身经历的大学的产品。在实际办理上说,虽则美、英、中及欧洲大学都是旨在向着同一目标进行,那就是说训练社会上具有天才的青年,但各大学的组织、行政、方法和课程编制的基本方式,都大不相同。鉴于这项原因,各评议会委员实行互相了解每一成员的传统观点,本身就是一项有趣味的工作:再把这种互相了解的结果应用于审查及分析在南大获得的现有情形,诚然是一项错综复杂的课题。 ’

语焉不详,词不达意。大意可以理解为基于委员的不同背景,所以无法达致一个大学概念的共识。这段文字反映了一个客观事实,即评议会无法对如何执行调查南大的三件工作设定一个标准。理所当然,既然没有评议标准也就必然不会有评议流程。这明确证实了评议会报告书是无中生有的凭空杜撰。

评议会代表多种文化即五名委员代表了四种教育文化是夸夸而谈的忽悠,虚构学术权威假象意图蒙骗。事实上,白里斯葛早年在山东中学当了约一年的生物学教师,二战后担任大学舍监;如此资历就代表了英国大学文化?这是个笑话。

问题是,何以要拿远离亚洲的大学文化来对比东南亚的大学文化?南洋大学是东南亚的大学,何以不拿马来亚大学或者台湾的大学作为教育文化的比较基础?

当年的客观现实是,南洋大学招收之华校生的学术程度优胜马来亚大学招收的英校生。南大的大学文化和台湾的大学文化基本雷同。否定南大教育也就是否定台湾的大学教育。反而言之,承认台湾的大学教育也等同承认南大的学术教育。想必,这就是三位华人评委的共识。可想而知,这三位评委绝对不可能接受否定南大文凭的建议。这应该也是钱思亮拒签的根本原因。

---

分类题材: 南洋大学史实_ntah , 政治_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